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可惜顾喵喵是被她背在背上的, 她再怎么喊它叫妈妈,只要它不喵喵叫,她能知道它是什么反应、什么表情?

    这可不少了许多乐趣吗?

    于是, 简悦懿又把背包褪下,改成背到自己胸前, 笑眯眯地对顾喵喵说:“天猫殿下,就算你再如何了得,你也是有妈的猫啊。在你妈妈面前, 你还得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来, 喊一声‘妈妈’。”

    顾喵喵:……= =|||

    “妈——妈!喊呐~, 你怎么不喊?是不会说人话吗?那你可以用汉语拼音来拼,来,妈妈教你。摸啊妈, 摸——啊!”

    她一个不小心, 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顾喵喵猫脸都快笑烂了,你是叫我摸你吗?还摸啊摸~。它很给面子的站起来,在她脸上摸了一爪, 还顺便在她下巴上勾了一记,十足十地把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的姿态做了个足。

    摸完,还开了金口, 学着她的腔调说了句:“摸——啊——”

    把简悦懿完全听得怔住了!

    半天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你会说人话!原来你会说人话的!叫妈妈!叫妈妈!”

    顾喵喵歪了歪猫嘴, 你怕是忘了我一开始就跟你介绍过, 说天猫是会说人话的……

    “快, 叫妈妈!今天你必须叫我妈妈!”深觉自己被欺骗了感情的简悦懿不依不饶地道。

    顾喵喵配合地叫了一声:“摸——凹——”

    “……这明明就是猫的拼音!重新叫!”

    “摸一凹——”

    “这是喵!不过关,重新来!”

    好吧,怎么叫你都不让我过关,我就只好……“我是你爸爸。”顾喵喵说道。

    简悦懿:……

    你这只死猫!

    “你不是我妈妈。你要是我妈妈,我又是你爸爸,我们之间的辈分可就错了。”顾喵喵继续道。

    然后又是一场人猫大战……

    等战完,简悦懿突然沉着脸对它道:“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说人话比较好。一点都不可爱了……”

    因为这件事,这几天,简悦懿又把背包调整到了背后去。

    她一点都不想看到它的猫脸……

    可现在遭遇到政治迫害,她还得求助于可爱的顾喵喵。于是她把背包褪下,把猫抱出来,对它道:“猫殿,你主子遣你到我这里来,就是要你来保护我的。你看,我现在遇到了这么大的危机,你一定要帮我啊!”

    猫殿用鼻子哼了一声,不理她。

    自从简悦懿把背包调整到背后之后,它也觉得自己好像过分了点,就想方设法主动讨好她。

    比如,有时候站起来,用肉掌轻轻碰碰她的脖子啦,撒娇似地“嗯喵——”一声啦,用小脑袋蹭蹭她的后背啦。

    瞧,它为了讨好她,表现得多像一只猫啊!

    可她就是不高兴。

    它没办法了,使出杀手锏,往床上一跳,然后特别羞耻地做出翻肚皮给她看,再用脑袋去蹭床单的邀宠之姿。这种姿势,你说那不是跟青楼女子跟女票客说: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了?想煞奴家了!快来嘛~!

    跟这种情况有什么区别?!

    它都这么羞耻地做出这种姿势了,她居然还不理它!

    气死它了!

    现在有事情就知道来找它了,呵呵哒。

    简悦懿才不管它生不生气呢,这货就是傲娇,你给它顺顺毛,它很快就好了。

    于是,她一边狗腿地给它做按摩,帮它轻轻捏爪爪,捏大长腿,一边问它:“猫殿,舒服不?”

    它不理她,但很快就开始打起猫呼噜来,两眼轻轻闭着,很是享受的样子。

    “你会不会用手/枪啊?”她问。

    它右眼轻轻掀开一道缝望她。

    这时,魔王松鼠君蹦了出来,激动地对自家主子说道:“主人,主人,这么简单的工作,让我来做吧!”

    在牧场一举端掉邪/教之后,它就一直没有机会跟主子表忠心了。现在主子怀揣青石大佬,身边又有可怕的天猫,还有一只狗腿的人参精天天撒娇,它要是再不好好表表忠心,主子怕都把它给忘了!

    你看,主子现在多疼那只猫啊!还给它按摩!

    它都没有过这种待遇,哼叽!

    人参精啃着炸鸡腿,啃得满嘴是油,还抽空说了句:“你?算了吧~,就你那小身板儿,能抱得动手/枪?要保持平衡都难。你还是别为难主子了~,当心贼人没射到,倒把主子给误伤了。咔滋咔滋。”

    说完继续啃鸡腿。

    不止它在啃,屋子里一堆松鼠都在啃。

    松鼠君在牧场的时候,为了让广大野生松鼠听它号令,帮主子保住那些“圣女”不受迫害,而跟这些松鼠许愿:跟对了人,以后是有肉吃的哦~。

    所以,从牧场一事了结后,这些野生松鼠就跟着简悦懿一起迁徙到了华盛顿大学。

    这些小家伙在树林里生存都不易,找坚果都要找很久才能找到一颗。可现在,突然有各种各样的肉天天敞开供应,这简直是掉到了福窝里头啊!

    一只只野生松鼠们没过多久,就养得膘肥体壮的,皮毛都油滑了不少。

    一只野生松鼠“吱”了几声,对松鼠君表示:大佬,放心!你要用□□,我绝对给你打下手!

    另一只野生松鼠也吱了吱:一只松鼠力气不够,一堆松鼠力气总够了。

    不一会儿,屋子里所有的松鼠都在吱吱叫。

    猫殿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一堆耗子,还敢跟猫抢功。左眼一抬,却发现简悦懿满脸欣慰,似乎就要答应松鼠君的提议。

    它浑身一僵,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跟那只死耗子暗度陈仓。伸出右爪就按在了她的手背上,猫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简悦懿当然不会真把希望寄托在松鼠君的身上。她要的可不仅仅是会使用手/枪那么简单。

    她这不是就在等着猫殿吃醋吗?

    猫殿一用爪子按她手背,她赶紧就对松鼠君说:“你的心意,我很清楚。可是,人们要是看到一堆松鼠在耍弄□□,会被吓到的。这事还是让天猫殿下来办吧。”

    顾喵喵这才满意地收回了肉爪。

    不过,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了,松鼠君满腹委屈,叨叨着:“人们看到一只猫耍刀弄枪的,不也一样会被吓到?”

    顾喵喵本来是趴在床上的,听到这话,它缓缓地改变了姿势,变成坐势了。而在这个过程中,它的猫眼一直紧紧锁住松鼠君,眼里的厉芒在宣称着它对“猫捉老鼠”这个游戏,此刻有多么地感兴趣。

    松鼠君打了个寒颤,夹着大尾巴赶紧躲到鼠群里,跟大家一起啃鸡腿压惊。

    而简悦懿的事情也就就此敲定下来。

    ***

    当天晚上,华国驻M大使馆就派了一辆车,从华大校园里接了简悦懿去了机场。

    他们打算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地点,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林肯纪念堂——选这个地方是有特殊意义的。

    顾喵喵在她临走前,就已经离开她,自行前去准备了。

    她这会儿手中无猫,心情又因为等会儿发布会的事而略嫌紧张,习惯性地伸手摸猫,却没能摸到猫,顿时心里就有些空落落的。

    华大位于西雅图,而林肯纪念堂却在华盛顿。这么远的路程开车要耗掉50多个小时,搭乘飞机却只需要花4、5小时。

    她在机上休息了一阵,抵达华盛顿,由接机的大使馆工作人员送她去了为她准备的酒店房间。她送走工作人员后,立即打开电视看新闻。

    新闻上倒是一片风平浪静,显然阿尔.科尼尔斯还没来得及向媒体曝料。不过,这倒是让她觉得有点诧异。事实上,她也是做好了两手准备的。万一阿尔直接就向媒体曝料,那她也将马上召开记者招待会——反正大使馆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

    但这样一来,她事前准备好的那场戏就来不及加了。

    现在阿尔.科尼尔斯没有直接向媒体曝料,倒让她觉得,这人恐怕是在暗地里准备着什么,好给她来一个致命打击。

    她心里有点担心,但这个时候担心无用,便强逼着自己倒在床上闭目休息。

    睡了不过两三小时,天就开始亮起来。

    等她洗漱完毕,已经有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驾车来接她去林肯纪念堂。

    去纪念堂的沿途,她看到街边已经有报贩开始贩卖今天份的报纸了,赶紧请工作人员停车,自己下去买报纸。

    果然,在扫视各报后,有一份报纸的头版头条写着《假圣人第二?“天父之子”疑似利用信众信仰谋取经济利益》,内容正是国会议员阿尔.科尼尔斯的主动爆料。

    而《华盛顿邮报》的头版头条也登着《天父之子斥责政客:不要把肮脏手段用在玷污宗教信仰上!》

    她忍不住在心里对摩莉说了声谢谢。

    把两份报纸买下,目光扫过路边的咖啡厅。厅里有一台彩电正在播着访谈节目,而喝着咖啡,吃着甜点的客人们也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

    电视上一位男主播正在用掌声欢迎他的特邀嘉宾。

    简悦懿一看到那名嘉宾,忍不住迈步进了咖啡厅。而厅内电视中的访谈依然在继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