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距离脱离游戏后整整一周的时间。

    黑泽一手托着下巴, 虚着眸子看向讲台前方的黑板,却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上面。

    失去了一群朋友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就像是完整的心脏破碎了一小块, 连呼吸之间都有些隐隐作痛,即使已经过去这么久的时间,他仍旧没有从那悲伤中脱离。

    脑海中愈加浮现休息室中的场景, 虚幻的恍若泡沫,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把脸颊埋在自己的臂弯之间,用力合上了双眼, 企图排除多余的杂念。

    这幅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全部都被后座的御子柴尽收眼底, 意识到最近的黑泽都十分反常, 御子柴则更加担忧的把目光频频投向他, 并犹豫的伸出了手臂,小心翼翼的怼了下他的后腰。

    感到身后有动静,黑泽疑惑的扭过头,挑了下眉。

    只见御子柴把手掌竖在嘴边,先是偷偷瞄了一眼还沉浸在演讲中的老师,随后小声的向他询问道:“身体不舒服吗,看起来最近没有什么精神呢。”

    “……没什么事情。”黑泽对上他关心的眸子, 不自觉露出了点点笑意:“不用担心, 好好听课。”

    说罢, 便率先转过身, 一眨不眨的看向讲台了。

    “……”被一句话打发的御子柴只好把未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郁闷的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又泄气的抓了抓自己的红毛。

    然而等到终于下课了的时候,他便又一次叫住了黑泽,这次可是正大光明。

    “最近没有见你课堂上睡觉呢。”他把自己的疑惑脱口而出:“游戏不玩了吗?”

    “……”面对这句无心之言,黑泽的心却顿时一紧,抑制不住的伤感猛地爆发,眼中也有些酸涩起来。

    最后还是他强忍着涌上来的情绪,才慢慢回答道:“啊,不玩了。”

    “永远不玩了。”

    他这句话的语气似乎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感情,让御子柴不禁奇怪的看过去,然而黑泽的表情上只是一片平静,根本没有让他看出任何破绽。

    于是御子柴放弃了纠结,笑着拍了拍黑泽的肩膀:“那也好,人应该面向现实对不对,我最近也打算暂时戒了galgame!专心制作……”

    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御子柴猛然身体一僵,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扭曲起来,到嘴边的话连忙憋了回去,干笑着打着哈哈。

    但是这却无意中挑起了黑泽的兴趣:“制作什么?”

    “欸?!……呃。”御子柴冷汗嗖嗖的往外冒着,敷衍的摆了摆手,转移着话题:“什么都没有!说起来马上就要到情人节了呢。”

    此话一出,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刚说完制作什么东西结果又马上提起了情人节,这不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还好黑泽并没有把这两者联系到了一起,听御子柴这么说,便也不再追问,顺着他的话题接口道:“这么一提我才想起来,原来到了这个日子了吗。”

    他看着明显有些紧张的御子柴,下意识调侃道:“到时候会有很多女生送给你巧克力吧,啧啧,真是羡慕呢。”

    “……就算是给我我也不会答应的!”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御子柴的脸颊上瞬间升起一道红晕:“我可是很有原则的!”

    他这种脸红炸毛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可爱,黑泽不禁勾起了唇角,顺手摸了摸那头柔软的红毛,没有说话。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的手掌放在御子柴的头顶时,御子柴的眸光却猛地亮了起来,闪烁着希翼的光芒。

    ……

    放学后,黑泽动作自然地提起了书包,刚想叫御子柴一起回家,转过身后却发现对方的座位上已经没有了人影。

    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觉得有些奇怪,以往都是御子柴主动邀请他回家的,这次竟然不在什么的,还真是少见。

    而当他走到走廊里时,却正巧看见了跟佐仓千代聚在一起小声嘀嘀咕咕什么的御子柴,不禁放大了些音量喊道:“御子柴,一起回家吗?”

    似乎是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所惊到,黑泽明显看见了御子柴瞬间手臂一僵,神情不自然的扭过头后,挠着脸颊道:“不了,今天我有点事。”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刹那,同时从后方响起了野崎清冷的声线:“啊,佐仓,你在这里啊,要一起回家吗?”

    “诶诶??”被点名的佐仓也变得异常慌乱,无措了半晌后,才犹豫的拒绝道:“抱歉,野崎……我今天有点事,下次再说吧!”

    说罢,她便拉着御子柴快步的朝大门走去,脸上还带着僵硬的笑容:“再见!”

    “……”

    被留下的黑泽和野崎面面相觑,根本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泽更是奇怪的蹙起了眉,御子柴先不说,那个佐仓竟然没有选择野崎而是跟御子柴跑了,这其中绝对有什么猫腻!

    然而空纠结下去也没有结果,两人默默的凝视着彼此几秒钟,同时点了下头。

    好兄弟,一起走!

    就这样,黑泽跟野崎便一起提着书包,往家中走去。

    一路上不时能听见有女生们讨论情人节巧克力等事情,也打开了野崎的话匣子。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吗!”

    注意到他明显有些激动地情绪,黑泽好笑道:“原来野崎你也会期待这一天啊,真意外。”

    “是啊。”野崎兴奋地握紧了双拳:“巧克力的包装啦,告白啦,真是一年才有一次的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他默默的掏出不知道放在哪里的照相机,身后绽放出灿烂的小花:“我要全部照下来!今年的漫画彩色封面就有救了!”

    黑泽:“……”给我享受情人节啊混蛋。

    “对了黑泽,要不要情人节那天给我当助手。”野崎突然如此说道。

    “不,我才不要。”黑泽马上嫌弃的往远处站了站:“照相一个人就足够了。”

    “虽然这么说。”野崎的目光忽然平视远方:“但是我一个人的话,有很大几率会被当成变态的……”

    看着他痛苦的捏着眉心仿佛想到了久远的回忆,黑泽嘴角一抽,更加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死活没有松口。

    毕竟他可不想也被当成变态啊!

    没有办法,野崎只好退而求其次:“那么反正你一定会收到很多巧克力,先让我拍下照,怎么样?”

    这倒是让人无所谓,黑泽只是略微想了下便点头同意了,但同时还笑着提醒道:“我也许不会收到巧克力的哟,野崎,到时候你可别失望。”

    事实证明,他这句话就是多余的。

    情人节那天的早上,还没有到学校的时候,黑泽便被两位从未见过的女生羞涩的叫住了,随即入手了两枚新鲜的巧克力。

    而到了学校后,更是掀起了一场巧克力风波,不仅有在校门口拦截的一小堆巧克力,就连鞋柜、课桌里都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包装。

    等黑泽艰难的抱着成山的巧克力一股脑的塞进书包后,仍有许多都装不进去,只好默默的摆在了桌面上。

    而当他扭头看向自己的身侧时,正巧也看见了同样堆得犹如小山一般高的鹿岛的课桌,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眸中看出了一丝无奈。

    “果然还是你厉害啊,这么多巧克力够吃一年了吧。”黑泽调侃着身为女性的鹿岛:“你的巧克力呢,有没有给堀前辈?”

    “下课就去给。”鹿岛笑着从口袋中掏出一盒巧克力,从空中扔给了黑泽:“这是你的份。”

    “我也有?”黑泽一把结果,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睛:“谢了。”

    他把这枚巧克力特意放到了书包最内层,与其他的隔了开。做完这一切时,御子柴也总算姗姗来迟,迈进了教室。

    身为与黑泽鹿岛并称班里的三大帅哥,御子柴自然也收到了许多的巧克力,满满的放在书包里,鼓鼓囊囊的。而他的手里却也紧紧的攥着一块巧克力,因为捂得严实,黑泽只能看见一小块红色的包装,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果然收到这么多巧克力了呢,不愧是御子柴。”

    “……还好了。”面对黑泽的夸赞,御子柴头一次没有得意洋洋起来,反而有些无措的垂下了头,匆匆回到了座位上。

    他小心翼翼的打量了黑泽的课桌一眼,看见那么多巧克力摆在上面,有些郁闷的瞥了下嘴,把手攥的更紧了些。

    黑泽注意到他的神情,以为是觉得自己的巧克力比他多了,他不开心,偏头想了想,忽然压低了声线,安慰道:“我的巧克力太多了,你喜欢吃巧克力吗,放学后可以多给你一点,怎么样?”

    他这句话的音量只有附近的两人能够听见,没等御子柴表态,鹿岛便自告奋勇的迈出了一步,同样道:“我的也可以给你,说实话我不太爱吃巧克力,正愁怎么办呢。”

    他们两人说的轻松,闻言,御子柴却呼吸一窒,有些艰难的握紧了手中的巧克力,力度大的差点没有把它捏碎。半晌,他才低着头,声音有些闷闷的问道:“……得到的巧克力,你们都怎么处理?”

    “对这件事我也有些为难。”黑泽摸了摸头发,想了想:“太多了吃不完,当然也不能扔掉,所以只好大量的送人了。”

    “送人是最好的办法。”鹿岛附和的点头:“大家一起平分。”

    “……是吗。”然而听了两人的回答,御子柴的心情又下降了不少,他心情酸涩的吸了一口气,默默俯视着手中自己花了几天才做出来的巧克力,不知所措起来。

    虽然想着借助情人节的日子跟黑泽表白心意,但是如果黑泽拒绝的话怎么办,或者他就这样不在意的把自己的心意送给别人怎么办。

    他无法忍受,那样的结果。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送的时候,隔壁班的野崎却突然走进了教室,径直朝三人组走了过来:“哟,黑泽,说好的让我照相还记得吧。”

    对上他迫不及待的目光,黑泽无奈的勾起了唇角,往一旁侧了侧,露出了身后的巧克力山。

    野崎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而当他注意到同样成堆的鹿岛的课桌时,一向不露喜色的脸上也难得笑的心花怒放,猛地扑过去开始连拍。

    待他满足的拍了几十张后,才把目光投到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御子柴身上:“说起来御子柴也收到巧克力的吧,让我也照一下。”

    他眼尖的看见了御子柴手中的巧克力,动作自然的伸手去拿,而还处于恍惚中的御子柴一不留神,手中的巧克力便跑到了野崎的手里。

    还没等他慌乱的想去抢,已经看清了巧克力全包装的其他三个人都不禁愣了。

    没办法,谁让这个巧克力包装实在是太丑了。

    虽然是红色的心形巧克力形状,但缎带歪歪扭扭的系在上面,破坏了美感,且红色的包装也是皱皱巴巴像是反复用了多次的感觉。

    望着这样一个不符合美感的巧克力,野崎立即嫌弃的放了回去,以行动拒绝了它的出镜:“我还是照点别的吧。”

    一旁的鹿岛也同样没心没肺的惊呼道:“唔啊,送这个巧克力的女生还真是粗心,也太难看了吧。”

    他们每说一句话,御子柴的脸就黑了三分,等到全说完后,御子柴已经处于即将爆发的边缘,任何人用心做出来的心意被这样践踏,都会心痛不已。

    见他们说话毫不留情,黑泽忍不住想要替这个做巧克力的人申辩几声,然而他刚开口发出一个音,就看见御子柴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中紧握着那枚巧克力,过长的额发遮挡住他悲伤的眸子,只能从他咬着唇的表现中看出他的心绪。

    “黑泽这个大笨蛋!!”

    他大声的吼出这一句话,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单薄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瑟,不经意间泪珠滚过在课桌上,溅起了一片涟漪。

    黑泽有些愣了。

    等下,他好像全程都没有说话吧!!

    黑泽一脸懵逼。

    为毛会扯上他??

    正在他茫然到极点时,教室门外却忽然走进了一个粉红色的身影。头顶戴着粉红色缎带的佐仓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见黑泽他们后,连忙指着门口说道:“刚才我看见小御御哭着跑出去了,难道是巧克力没有送成功吗黑泽!”

    黑泽莫名的眨眨眼:“什么巧克力?”

    “欸——?!”听到他的疑惑,佐仓睁大了双眼,左右徘徊了一会儿,才凑到了黑泽的耳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御御说要送巧克力给你,所以我帮他指点了几天,是心形红色包装的巧克力,他没有送给你吗?”

    黑泽:“……”

    那个巧克力是御子柴亲手做的?还要送给他?

    ……为什么?

    不,答案已经知晓了不是吗。

    佐仓剩下的话他已经完全听不见了,此刻脑海中浮现的满是御子柴捏着巧克力失落的样子,御子柴送他巧克力的含义不用想他也能知道,有些不可思议的同时不知为何还有一丝欢喜。

    原来御子柴一直是抱着这样的心思吗。

    他要……回应吗?

    “谢谢佐仓。”黑泽认真的朝佐仓道谢:“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也要加油。”

    说罢,他朝佐仓飞快地眨了眨眼睛,便一头往外面跑去。

    被戳中心事的佐仓满脸通红,一手拿着属于自己的那颗包含心意的巧克力,用余光偷偷瞥了眼野崎,也下定了决心。

    ……这次,一定要让野崎收下!

    ——

    另一面,御子柴一边哭着鼻子一边跑到了教学楼后面无人的角落,抱着头缓缓蹲了下来。

    他看着手里那块早已在掌心升温而有些化掉的巧克力,鼻子更加酸楚,发泄似的用力把它摔在了地上。

    随着清脆的‘咔嚓’一声,巧克力折在坚定的地面,随即散落了一地,露出了漆黑的外表。

    这颗破碎的巧克力就象征着他承载满满情意的心也碎了一般,不知为何,御子柴的心中又隐隐的有些后悔,他伸手想要去抓起最近的一块巧克力,然而伸出一半后,又放弃了。

    碎了的东西是不可能复原了的。

    他想要对黑泽表白这件事也永远不可能成功了。

    清晰的意识到这一点,他便无比痛苦的咬紧了牙关,小声啜泣着,一时间仿佛天地都抛弃了他,孤独的处于黑暗中,任由黑暗把他吞噬。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仓促的跑步声,御子柴耳朵一动,反射条件抹了把眼泪。

    “原来你在这里啊,御子柴。”来人竟然是追过来的黑泽,此刻,黑泽有些急促的喘着气,平复了下呼吸,饶是他的速度,几分钟搜遍了整个学校也疲惫不已:“找你很久了。”

    “……你来这做什么。”御子柴把头埋进臂弯中,不可否认的是,在看到黑泽的一瞬间,他竟然有些高兴。

    “当然是接你回去。”黑泽勾起了一抹笑容,揉了揉那柔软的红毛,视线落在地上时,却看见了已散落一地的巧克力碎块,不禁同样蹲了下来:“啊,多浪费。”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顾地上的尘土,伸手捡了一块,毫不犹豫的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注意到他的动作,御子柴本来想要阻止,还没行动就眼睁睁的看见他咽下去,顿时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好甜。”黑泽的神情没有什么波动,等咽下一块后,他又从地上捡起了第二块:“不过我喜欢吃甜食。”

    “不要吃了,都已经脏了!”这回,御子柴连忙扣住了黑泽的手腕,想要打掉了他手中的巧克力。

    然而黑泽却没让他得逞,依旧平稳地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没关系,很好吃。”

    他正视着御子柴有些通红的眼睛,微微笑了笑,琥珀色的眸中仿佛蕴藏着星河:“谢谢你的巧克力,我很喜欢。”

    “……”闻言,御子柴微微一怔,各种情绪瞬间涌上了心口,使他已经停住的眼泪仍旧在眼眶打转:“但是……包装……很难看。”

    黑泽无声的将手掌揽过他的脑后,往自己的肩膀带去,声音柔和的安慰着:“没关系,谁都有第一次,而且你的心意并不在包装上,不是吗?”

    耳边的声音温柔的让人想要落泪,御子柴顺从的将脸埋进他的颈窝,同时手掌紧紧的攥着他的上衣,仿佛抓住了黑暗中的最后一丝黎明:“恩。”

    “我、我喜欢你。”

    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哽咽的开口。

    黑泽几乎能感到他身体颤动的幅度。

    “是吗。”他轻轻的摸了摸御子柴脑后的发丝,唇边扬起一丝宠溺的笑意,半阖上了双眼:“那还是真巧呢。”

    “我也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