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尸说鬼 第六十四章 无声的危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LM小说网:s.lmz8.cn】   这个说法一经流传就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并且带带相传,到了近代只是因为时间过于长久并且各家各派的文化在十年浩劫里经历了损毁破坏,这个消息才逐渐被人遗忘。
  不过作为当年那场战争的受害者,萨满派却坚定不移的把这个事情口口相传了下来,其目的不只是为了想要找到无名仙家,狂子说每一代萨满大祭司不遗余力的寻找这个线索,更多的是为了当年那个出走的弟子。
  二代大祭司曾经说过,整个萨满派都欠那位弟子一个道歉,是当时他们的实力不够,没能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弟子。
  其实听到这里我明显能听出狂子对二代大祭司反对,因为那场战争直接导致原本强盛一时的萨满派直接堕落成偏居一隅的二流门派,并且当时全天下的道门还与萨满派定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以山海关为界限,出马仙只能在东北关外这一代活动,如果想要进关必须得到道门的同意。
  可以说这件被尘封了数百年的往事,一直都是萨满弟子最不愿提及的伤痛,这一次要不是胡三娘的出现,狂子也不会跟我说起这段故事。
  不过我听了狂子的话,心里一下生出了好几个疑点,首先根据狂子所说,当年的那个无名仙家应该是一位男子,而胡三娘确是实实在在的女儿身,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一个人,可是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那?是妇女还是爷孙?
  其次那位无名仙家从开始到消失一直都没有出过手,即便萨满派遭受灭顶之灾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冷眼旁观,他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再有他为什么会选择当年那个名声不显的萨满弟子,这一切的背后又有什么秘密...?
  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而且听完狂子的故事,让我对胡三娘的身世更加感兴趣,特别期待跟她的下一次联系。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她主动联系我,或者是把我拉到她身边,或者是通过三尾狐玉给我传音,所以我只能被动等待。
  “李大哥下次这位要是再联系你,你可一定要叫我。”对于狂子的要求我自然是满口答应,不过从这之后一直到很久我才搞清胡三娘的真正身份,至于狂子他到死都没有见到胡三娘一面。
  胡三娘的事到这里也就暂时告一段落,而我和狂子对于这个望离村地宫的征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我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小山魈,心里渐渐萌生了退意,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如果不是我草率的做决定,小山魈好好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除了继续往前我们根本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单就是那个寒潭以我们三个现在的状态都不一定能游上去,更别说寒潭里面的那几个剥皮鬼了。
  “狂子,你说我们三个会不会死在这...”
  说实话这一次我对我们这个小队真的没有了一点信心,老弱病残除了老,其他的我们都占全了。而且根据之前巴蛇说的话可以推断,这里面不定还有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看着前面黑洞洞的通道,我竟然第一次丧失了继续前进的胆量。
  “死,老子还没活够,怎么能死......”或许是太累和太紧张的缘故,一句话没说完狂子就躺在地上睡过去。
  听着狂子和小山魈的呼噜声,我竟然稍稍感到了一丝心安,在不知不觉中也睡过去,不过在睡着之前我在我们三个周围拉了一圈小铃铛,以防有什么东西突然对我们发起进攻。
  梦里我昏昏沉沉感觉到有一个重物压在我胸口,无论我怎么挣扎就是没办法把它从我身上推下去,它就像一块磁铁紧紧吸在我身上。
  我挣扎了一会,就在我感觉要力竭的时候,那个黑影突然往我脸上一倒,虽说是做梦,可是我清楚的看见一双人类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我从这双眼睛里并没有看出什么邪恶、仇恨、怨毒,相反我从里面只看到了慈祥、恋爱、心疼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情。
  在那个黑影完全砸到我脸上的一刻,我一下被惊醒,猛的从地上坐起来,警惕的环顾一下四周,这才知道刚刚只是一个梦,不过那双眼睛却如此真实,就连它表达的情绪还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
  我刚准备站起来活动一下,突然手边碰到了一个凉凉的物体,我明明记得睡着之前,这里什么都没有,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一个东西。
  我迅速打开手电,往旁边照了一下,紧贴着我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突然出现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我绝对不会认错,就是之前狂子弄丢的那把萨满派世代相传的法器,因为它之前一直贴身放在我怀里,所以对于它我再熟悉不过。
  它明明已经丢失,怎么会出现在我身边,难道刚才有什么东西直接走到我身边不成,这么一想我突然全身都冒了一层冷汗。
  如果说那个生物能无声无息的靠近我,给我送了一把匕首,那是不是也证明,它可以无声无息的把我弄死,甚至于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看不到。
  我急忙把狂子摇醒,把手里的匕首扔给他看,他接过匕首也是满脸不解,连忙问我是从哪里把匕首找回来的。
  我把整个事情都跟他描述了一遍,狂子听完之后,也不顾伤痛,直接从地上跳起来,拿着手电快速的扫了一周。
  “别白费劲了,刚才我都看过了,什么都没有。”狂子还是不信邪的又转了一遍,直到发现真的什么都没有,才缓慢坐下。
  “李大哥你说这是什么东西……”狂子一边说一边习惯性的把匕首从刀鞘里拔出来。
  “等一下……”我一下制止住狂子,因为我发现在匕首和刀鞘之间不知道被谁塞进去一张纸条。
  “李大哥看看里面写的什么……”
【LM小说网:s.lmz8.cn】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