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又是向妖孽仙尊求救的一天 第46章:说法又变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钟锦初被扔出来了。

    在绝夜尘絮絮叨叨的时候,她忍不住悄悄眯了眼,本只是想让双眸稍微休息休息,然而怎么也不曾料到,她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甚至睡得像猪一样死,一点感受也没有。

    再醒来时,便身处这寂寥无人的树林之中了。

    此时已夜深,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苍穹,气氛倒更显诡异。

    一阵阴风吹过,叶子便也“嚓嚓嚓”的作响,钟锦初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的手臂,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双脚也烦躁地跺了跺,跺在铺了满地的落叶之上,又是一阵“咔擦咔擦”的细碎响声,在这静谧的夜里,格外刺耳。

    绝夜尘实在是太没气量了。

    不过就是在他讲得痛快时小眯了一下,怎么就至于将她丢出来?

    丢出来便也罢了,丢回随风院不好吗,做什么将她丢到这毫无人烟的地方?

    她是真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莫非修为高深的人都有小肚鸡肠的特性?

    譬如那白离,跟他说话可是要将心提到嗓子眼的,指不定哪句没说好便被他冷眼相待、冷嘲热讽。

    再譬如这绝夜尘,不过是不听他讲故事,便被毫不留情地丢了出来。

    这些高人的想法,实在是钟锦初一个小姑娘不懂的。

    “该死的绝夜尘。”

    小姑娘只能呲牙咧嘴地咒骂一句。

    “还有该死的景尘。”

    若不是景尘,她何至于此?

    也不知那景尘发了什么病,像条疯狗似的咬住她便不松口。

    非说她修炼了邪功!

    “笑话,我若是会什么邪功,定然是第一个把你熬成一锅骨头汤,还轮得到你在这……”

    小姑娘忿忿不平,既然如今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又受着夜间冷风的吹,身体上不痛快了,那嘴上定是要讨个痛快的。

    反正也无人听见,此时不骂,更待何时?

    只是她骂得正痛快,却不知从何处,传来了又惊恐又愤怒的一声:

    “谁?”

    听这声音,应当是个年轻男子。

    小姑娘皱了皱眉,丝毫未察觉到那男子是在问她,下意识便也吼了一句:

    “谁谁?”

    难道除了那个男子,这里还有什么旁人?

    听那男子的口吻,怕还是个来者不善的。

    小姑娘虚眯起眸子,警惕地环顾四周,浑身俱是紧绷了起来,右手暗自摸上腰间锦囊,脑中迅速回想着这锦囊中是否有什么能用得上的。

    并未察觉任何异常,倒是那声音,又传来了:

    “谁、谁谁?”

    钟锦初:???这男子怕不是年纪轻轻就傻了?

    小姑娘一时语噎,那男子却也不说话了,林中霎时便又是一阵静谧。

    ……这男子总不会在等小姑娘接一句“谁谁谁谁”吧?她是这么无趣的人吗?

    小心翼翼地往前迈了一步,小姑娘双手叉腰,深吸一口气,大吼:

    “什么人装神弄鬼的,出来,我们可不怕你!”

    虽说她与那男子也并不相识,然如今可是有个危险的“第三人”在场,她谎称与那男子一伙的,也好吓唬吓唬那“第三人”。

    这般做法虽不知能有多大成效,却也是小姑娘当下能想出来的最好法子了。

    只是她不知,此番话一出,那不远处同样满脸谨慎的年轻男子便又是浑身一抽搐,紧了紧手中握着的剑,只是冷汗不断从额角滑下,甚至掌间也紧张地出了不少汗,一片湿腻,感觉手中的剑似乎更握不住了。

    这放言要将别人熬成骨头汤的家伙,竟然还有同伙?

    他这么弱小,不然还是趁踪迹未暴露,快些逃吧 ≧ ﹏ ≦ 。

    脚下步子微移,双眸依旧如临大敌地盯着周围,见无人察觉,猛地转头,正想离去,恍然间却不知想起了什么,那脚步蓦然地便又停了下来。

    最终,他咬紧牙关,吞咽下一口口水,再次举起手中剑,在月光的照射下,剑刃上亮光一晃而过,剑尖却不知该指向何处,只能警惕地缓慢转移着方向,以防不知从何处突然窜出什么危险的人物。

    小姑娘正疑惑着怎么突然没了动静,却又听那男子开口了:

    “宇、宇玄宗的、五、五具白骨,是、不是你、你做的好事?”

    此次话长了些,只是颤抖不已,又停停顿顿的。

    听着着实是累人。

    好歹是个男子,怎么胆儿比她还小?

    他方才不开口便也罢了,如今这么一出声,还如何唬那“第三人”?

    小姑娘心中暗骂这男子蠢笨,同时放轻脚步,猫着身子往旁边走去。

    无论是那男子还是“第三人”,她总得寻着人。

    “怎、怎么不出声了?我、我告诉你,做人、做人要敢作敢当。你、你既然、既然害了人,那就去、告诉别人,就说,说那些人是你害的,不、不要连累、了、路宛。”

    小姑娘一边轻着步子往旁处走,手又要时不时地将挡在眼前的树枝缓缓移开,同时又要屏住呼吸,免得被察觉,可不是一般的费神。

    正无精力理会那男子,却恍然间听见了熟悉的名字。

    路宛!

    那个失踪的宇玄宗弟子。

    据传她平日里一惯沉默,只是恰巧与那最终沦为白骨的五人有过节,又恰巧的在那五人出事后失踪了。

    呵呵呵,这么恰巧,谁信啊?

    反正她钟锦初是不信的。

    只是这男子如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连累了路宛?

    一时间,小姑娘蹙紧了眉头,甚至顾及不得什么第三人,霎时便挺直了腰,问道:

    “什么连累路宛?你说清楚,路宛怎么了?”

    循着那男子声音的来处,小姑娘加快了脚下步伐。

    “你、你装什么?你不是修、修炼了邪功吗?归、归虚功法是、是你炼的吧?

    现、现在众人都说是、是路宛修炼了邪功,又、又杀了魏听蓉那、那五个人,还、还说要将她逐出、逐出宇玄宗,你快、快出来澄清。

    路、路宛现在、行踪不明,不能、等她一回来就、就发现自己受了这么大、大的委屈。”

    小姑娘依旧赶着路,如今她算是听明白了,这男子分明是在与她对话的,这里估计是本就没有什么“第三人”。

    只是那男子误会了她的话,将她当作了修炼归虚功法之人。

    呵,又是这个归虚功法。

    她怎么就与这归虚功法纠缠个没完了?

    只是这男子所言,依旧令人迷惑。

    众人都道是路宛杀了另五人?

    如今不该传言是她钟锦初害了那五人吗?

    毕竟那日众目睽睽之下,伏魔金针从她的体内逼出了魔气,更有告发信与景尘的所谓“证言”。

    虽说她觉着那金针定有古怪,告发信亦是来历不明,甚至景尘所言更是栽赃陷害。

    然而这般情况下,不明真相的众人传她钟锦初乃是修炼邪功之人,实则才顺理成章吧?

    自她与绝夜尘提及要回随风院后,心中便想好此次回来定是会被众人误会挤兑甚至恶言相向的,再严重些,许是还免不了一场打斗。

    却怎么也不曾想过,如今众人传的,竟又是之前那说法?

    路宛才是罪魁祸首?

    小姑娘心中,当然是赞同这说法的,实则她正是对那路宛怀疑得紧,甚至还就这事儿,与钟锦媛打了赌。

    只是这说法却来得莫名其妙。

    此处林子里的树着实不少,枝枝干干的挡了小姑娘不少视线,也使得她行进艰难,半晌,分明察觉与那男子越来越近了,却始终不见人影。

    “为何又说路宛修炼了邪功?你又是路宛的何人,为何替路宛说话?”

    她只能隔着不知多远的距离,冲那男子喊话。

    “我、我是路宛……”

    “你是路宛Σ(っ °Д °;)っ?”

    “路宛的、的同门师兄。”

    “( ̄_ ̄|||)……”

    钟锦初扶了扶额,与这人沟通当真是困难,好在也并非一无所获。

    他是路宛的同门师兄,那自然便是宇玄宗的弟子。

    只是……

    “我问你如今众人为何又说路宛修炼了邪功?还有这里究竟是何处?”

    小姑娘皱眉,很是焦躁。

    她本无意于管这些破事的,只是前有与钟锦媛的赌约,后有景尘莫名其妙的栽赃,如今又有送上门来的线索,不问白不问。

    “你、你到底是何人?为、为何不知晓这里是何处却、却身在此处?你、你是、怎么来的?”

    那男子却又深吸一口气,极力稳下心神,觉得如此坐以待毙不是好法子,于是缓缓抬起脚,小心翼翼地往一旁移去,正与小姑娘方才的动作如出一辙,猫着腰,放轻脚步,甚至呼吸也收得缓慢而绵长,只是手中多了一把长剑罢了。

    钟锦初便仔细听着,总感觉那声音方才还在近处,如今却又越来越远,更不知来处了。

    (╯‵□′)╯︵┻━┻ 搞什么?

    “逃过来的。”

    小姑娘没好气地答了一句。

    “逃?”

    “是啊,逃。我本与爹娘住在一山庄里,今日庄里突然闯了个凶神恶煞的人进来,要抢我们的地。爹娘不肯,那人袖袍一挥,便将我阿爹阿娘变成了两具白骨。我太害怕了,转身便跑,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这里。”

    小姑娘编起谎话来,脸不红气不喘,一席话说完,甚至觉得意犹未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