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冯洛德灵异悬疑系列 第一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午夜十二点整,当所有人都已进入到沉沉的睡梦之中,65岁高龄的李大爷依旧像往常一样在民政局大楼的收发室内上夜班。

    这份工作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晚上值班,白天睡觉,工资最多2000元人民币,职工食堂负责一日三餐。

    有人曾问过李大爷这样黑白颠倒的生活是否太过辛苦,李大爷却哈哈一笑道:“不辛苦不辛苦,我做这份工作都十五年了,早就习惯了,像我这个岁数还能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已经算是家里祖坟冒青烟了!”

    不得不说,李大爷在民政局执勤的这十五年来,兢兢业业,以身作则,一直都没出现什么特别的状况,受到了历任局长的高度评价。

    可是最近三楼的计划财务科办公室内却接连发生了好几起电脑盗窃案件。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就有好事者风传,说李大爷工作不称职,即将要被替换掉,虽说收发室的待遇并不高,不过这对于工作十五年如一日的李大爷来讲,他无儿无女又没有老伴儿陪伴,民政局大楼就好比是家一般温馨的存在。

    “老子活了这么大岁数,这辈子钱虽然没赚多少,但是这面子却必须要赚回来!谁敢在我管辖的地盘上撒野,谁就是不给我老人家面子!”

    李大爷被这事儿闹腾得精神上萎靡不振,彻夜难以入睡!失眠的他切身地感受到假如自己不能当场抓到那个盗窃贼,也就等同于失去了人生的全部意义!

    “这该死的王八蛋,偷电脑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连续好几次在计划财务科那一间办公室内犯案!这他妈就是在挖社会主义墙角啊!他难道当我老李头儿是白痴吗?”

    凌晨两点钟,这已经是今夜的第三次巡逻了。整个民政局大楼一如往常一般,走廊依旧寂静无声,房门全部上锁,没有任何异常。

    “这个恶贼可真他妈聪明!我不甘心,我好不甘心!你敢不敢当面给我滚出来!”李大爷喃喃自语地出口成脏。

    漆黑的深夜,孤寂的办公室,行走在回廊内的脚步声,跟着那节拍的韵律,一遍遍敲击在李大爷心房。他为的就是立刻抓住这个无耻的盗窃贼,所以才强制让自己时刻保持着警惕,每分每秒都不松懈。

    眼看今天的努力又将成为徒劳,李大爷心下忿忿不平,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个盗窃贼缉拿归案的计划恐怕也要泡汤了。

    正当他走下楼梯时,却听到自楼层上方的窗户位置传来了“咔咔咔”的响声,像是那种用扳手敲击钢管的声音。

    李大爷快步跑向二楼阳台,从窗户缝隙望过去,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正顺着室外的排水管道攀爬行至三楼外侧的缓台处,那动作极为娴熟,一看便知是惯犯。

    “今回真是老天开眼,可算捉到你这个小兔崽子了!”

    李大爷赶忙从厕所门口拾起一把铁锹,飞速地跑到三楼缓台,倾斜着身子凝神屏气地等待着……

    那名惯犯刚从三楼窗户外进入到阳台内侧时,只听到“咣”的一声响,就被李大爷迎面一铁锹给砸晕了过去。

    当你们看到这段文字时,心下是否会有所怀疑呢?

    一个盗窃他人财物的小偷和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故事又会有什么关联呢?

    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们,岂止是有关联,而且是莫大的关联!

    应该说整个《玉灵》的情节发展都是围绕着这个中心人物来推动的。那是否李大爷就是我们故事里的第一主角呢?

    当然不是了,而是另外一个!就是那个被李大爷一铁锹砸晕的窃贼!

    如果这个窃贼是其他人的话,冯洛德也就不会认识,更不可能会有那段紧随其后又惊心动魄的故事!

    第二天早上,冯洛德刚进办公室,就听到几个同事正在议论些什么,一个个说得是眉飞色舞,仿佛把自己当作成事件的中心人物。

    冯洛德不愿意凑热闹,就在一旁的座位上静静地浏览着网页。

    “就算经济上再怎么困难,也不能通过盗窃的手段来换取金钱,这是做人的底线!”未见其人却先闻其声。

    随后科室的一把手罗科长刚进门就恶狠狠地瞪着那双牛眼:“这个韩彦文,我本以为他会接受上次的教训从而改过自新,没想到他仍是继续做这些偷鸡摸狗的无耻勾当!”

    在罗科长愤怒情绪的带动下,同事们又重新七嘴八舌地议论这个话题。

    原来那几起丢失电脑的盗窃案都是韩彦文做的,冯洛德和他还算熟识,他们曾经在同一个科室内共事过。

    韩彦文生性孤僻,很少结交朋友,作为科室的前辈,他在工作上给予冯洛德许多的帮助,但却在一年之前,被这位新上任的罗科长抓到把柄而被勒令辞退,好好的铁饭碗就这么没了!

    虽然后来也曾通过几次电话,但都是那种借钱急用之类的尴尬话题,要么就是抱怨社会不公平的牢骚话,弄得冯洛德都不愿意再继续联系了。

    “我刚刚接到电话,你之前丢失的电脑已经找到了,下班后去一趟公安局吧。”

    罗科长走到冯洛德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张科长手底下的人怎么全都是这幅德行。”

    他口中所说的张科长就是计划财务科的上一任科长,两年前因被人举报贪污渎职而卸任后,罗科长顺利成章地从副科升为正科。

    冯洛德属于实干型人才,并不喜欢说人是非,可一提起这事儿,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罗科长确实很不会做人,屡次逼得员工主动辞职。

    以自己这三年的工作经验来看,员工辞职的理由不外乎三点:工资和辛劳不成正比;学不到新技术;人际氛围紧张。

    那些主动辞职的同事说到底还是对科室的领导心存不满。

    计划财务科的罗科长学历不咋高,手段倒还真不少,满脑子的封建集权思想,最擅长的就是挑拨下属关系和树立自身的绝对权威。

    在他升官以前,哪怕是对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清洁工都彬彬有礼,对顶头上司更是客客气气地从没有半句怨言。那时科室里氛围非常好,同事们常常在下班后聚餐唱歌。

    但在他升官以后,不但将这类活动明令禁止,一旦发现违规,就逐个约谈,然后就扣奖金,甚至是警告处分!

    他还专门在科室规定,科室员工结婚,同事一律不准参加,不准给红包,哪怕是100块都不允许!

    当他发现老员工不好管理时,就每年招一堆和有他利益往来的关系户进科室。

    然后像养蛊一样,用升职加薪做诱饵吊着这些单纯可怜的孩子,然后让他们互相争斗,互相揭发。

    作为民政局的普通科员,冯洛德自然斗不过那些整天趾高气扬的关系户,平时也和这些喜欢嚼舌根子的小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哪怕你做得再好,可人家还觉得你这个人不合群,你冯洛德不是上任科长的心腹爱将么?于是他们就想尽办法给罗科长吹耳边风。

    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官僚作风下,冯洛德所在的计划财务科已经陆续有好几个老员工主动辞职了,哪怕砸了铁饭碗都不愿意再受这一肚子的窝囊气!

    他们都知道,就算现在不辞职,将来颇通权术的罗科长也能找出借口来逼你辞职!

    张科长曾经给予厚望的老员工也都被其陆续排挤走了,韩彦文便是权利斗争下的牺牲品。

    “你一个正科级‘草根’干部,还真把科室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了?

    冯洛德暗骂了一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