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大逆当道 第一卷:太平局(上部) 第一百二十章、离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到凝聚在夜酩头顶的劫云,张老铁神色复杂。

    在上一个轮回里,他并没有见过这番景象。

    他很肯定,这会是一条全新的时间线!

    从刚刚那一刻起,一切注定会和他之前所见不同。

    但其中是福是祸,他根本无从判断。

    没时间犹豫,张老铁飞掠到坠地晕厥的夜酩跟前,手掐拜月印,从其体内御出神器陨月,又一掠而起。

    现在,纵然有千言万语憋在肚子里,中年汉子也再来不及多说哪怕一个字!

    就算他已然兽神变,跻身人间道九境巅峰,也没把握抗下这样的天劫,唯有冲入其中,凭借神器陨月将其瓦解,方能为夜酩争得一线生机。

    但就在他反身冲向劫云时,一道粗如天柱般的紫色闪电当空劈落。

    张老铁体内气机瞬间流转万里,一刀朝头顶斩出。

    一条黑色剑罡顺着刀锋飙起,由一条涓涓细流刹那化为沧海,泼墨般晕染整片天幕。

    不过短短一刹,便将那势能撕裂天地的闪电吞没其中,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这一幕无比诡异。

    在一阵恍如石闸开启般怪异的雷声从高空传到地面时,犹然半跪在地的秦广神色已震惊到极点!

    看到昔日宿敌挥手间使出出自他修行宗门的逆瀑剑诀,秦广托着断腕,面容萧索,心中一时涌出万千感慨。

    同样是亡国,同样是用剑,同样成名于南北大朝会,更同列为太玄榜十大高手。

    他一直自认与张凌寒相差不远。

    可看到眼前这一幕,他才醒得其中差距之大。

    徐福也很是惊骇。

    不仅仅是因为张老铁这一刀吞天。

    更因为他认得那把刀,那乃是大越定国神器,传说能毁天灭地,再造乾坤的陨月!

    在这世上,恐怕只有大周国器“帝杖”能正应其锋。

    “天石已毁,走!”

    徐福当机立断,搀起身受重伤的秦广,催动手中金鳌,脚下荡起一圈玄奥符文,眨眼消遁不见。

    ……

    此时,夜酩也从晕厥中惊醒。

    但他眼前所见,却已然和适才截然不同。

    现在,他的周围全是云雾,到处雷光电闪,凄风呼号,恍如一座雷池地狱。

    少年一时不明所以,只感到一股难以名状的巨大压迫感正笼罩全身。

    那感觉就像是有人正用纤薄的刀片一层层切削他的神魂,令他头痛欲裂,仿佛脑壳都要炸开。

    他听到从天幕之外传来许多诡异人声,说着令人难解的话语。

    夜酩蓦然惊觉,想到他毁掉了天石,高高在上的“伪神”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他,忙运转气机抵挡,却愕然发现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才意识他正在阴神出游。

    少年忙默念护道金铭,一瞬间跌出云雾,眨眼回到祭坛之上,犹然惊魂未定,却见他爹张老铁手提陨月,一瞬没入劫云。

    夜酩大惊,想要阻止,却已然来不及。

    天地间骤然响起一声高亢兽吼。

    劫云中亮起一道道闪电,就像是其中有无数条蛟龙正在纠缠搏斗。

    无数天地元气凝聚成彩色炫光如雨般从劫云中洒落。

    夜酩鼓足气力,冲向劫云,却被一阵喷涌如潮的罡风倒卷而回,瞬间遍体鳞伤。

    他咬紧牙关,再次冲起!

    一次,两次,三次。

    眼看着云中电光越来越多,雷声已化作一片汪洋。

    最终也未能见功的夜酩力竭坠地,口喷鲜血,陷入一种深深无助中。

    他跪在地上,仰头望着天空,愤怒嘶吼着,却是连自己发出的声音都听不到。

    少年的心中满是不甘。

    他拼命地想要将脑海冒出的可怕念头挥去,却根本无济于事。

    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

    然而,也就在夜酩万念俱灰时,头顶巍峨如山的劫云却忽像是被人从内部抽空,由外向内急速收缩。

    一瞬间,整个天地似乎都朝其靠拢而去,天幕就像是被人扯起一角的幕布,赫然间出现许多褶皱,无数天地元气如湍急的水流,相互激荡相撞,在空中接连发出一阵轰鸣。

    祭坛上许多石基、石柱、还有散落的碎石,全都像是失去重量,朝高空飘去。

    又在劫云彻底消散的刹那,全部从空中坠下。

    夜酩看到张老铁浑身浴火,如同一颗陨石般砸落在祭坛上,闪电般冲到他爹身旁,将其托住。

    此时,张老铁双眸紧闭,面无血色,周身正往外散发着星辉。

    夜酩见状,猛然抓住张老铁的手臂,拼尽所有力气,默念出护道金铭。

    “狗屁宿命,我不相信改不了!”

    夜酩嗓音嘶哑的大吼。

    天空中那两个巨大石环再次缓缓转动。

    张老铁终于恢复了神志。

    然而,还没等夜酩高兴,一道狠辣剑光已朝他后心刺来。

    这一剑太过突然,完全是凭空乍现。

    让少年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但在这电光火石间,张老铁却未卜先知般用力一扯,让夜酩避过了这一剑。

    噗的一声。

    中年汉子的右胸瞬间被一剑贯穿。

    夜酩目眦欲裂,如遭五雷轰顶,狂摧护道金铭,却为时已晚。

    少年一瞬暴怒,周身气机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顺手抓过他爹手中的陨月,连看都没看,回手就是一刀。

    按说,夜酩尚无法驾驭陨月,就算只是用手提着,都会感觉极为吃力。

    但这一刀挥出,却如臂指使,毫无凝滞。

    一道纵横百丈的黑色刀罡当空落下,瞬间将祭坛一断为二!

    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一条残臂当空抛起,却是未见行凶之人身影。

    半面祭坛沿着刀痕向下塌陷,跌落万丈高空。

    夜酩转身,看到地上残留的那截断臂,已然知道刚刚出手之人是谁,又想到刚刚阴神出游时听到的话,蓦然间想通了一切。

    他生平从未像此刻这般感到愤怒,只感觉满腔热血似都要从血管中喷爆而出。

    本命陨月骤然响起一声震天彻地的高亢兽吼。

    随着少年朝天挥出一刀,无数被吸入刀内的天劫紫电从刀锋前喷薄而出,瞬间凝成一道射向天幕的雷箭!

    如果刚刚张老铁那一刀还算是人力所为,夜酩这一刀可就已经完全超出人间道理。

    天地有大道。

    与人论仁道,与神自然要讲天道。

    紫电雷箭一瞬洞穿天幕,如同巨石投湖,一时激荡起云气千层,重重如浪。

    ……

    山腰处,一处露台上。

    云浪一干人等刚从水晶洞一处隐秘通道出来,正看到一道星芒刺破天幕,所有人都异常震惊。

    这次寻宝局对他们而言可谓一波多折,怪事频出。

    刚进入昆墟,他们就被大周幽察司鹰骑发现行踪,一路追赶。

    之后又在玄圃上遭遇埋伏,迷失道路,几经辗转来到灵金藏,又遇到秦广一行人守株待兔。

    好在他们手里有张王牌,很熟悉灵金藏地形,才跳出圈套,来到这灵金窟。

    却又在山谷、入口接连遭遇袭击,竟还遇到了墟神。

    进入天石城后,又发现通往地下的道路已被彻底封死,不得不另寻出入进到水晶洞内。

    结果刚出来,又见到这令人震惊的一幕。

    狄莺手拄锄头,仰望天空,轻啧道:“难道他娘的天石藏在天上?”

    绿袍道人孟继常低头看看手中罗盘,微叹道:“命盘错乱,五行颠倒,无解啊”

    一脸虬髯的叶青山道:“什么无解?”

    孟继常道:“命迹,我们这些人的命迹,孛星划空,大凶之征”

    罗通一提手中鱼竿,看向云浪身旁的吕姓少年:“小娃,你家先祖既然是此方地祗,何不将他请来,给咱们指条明路,到底要到哪里找天石,免得瞎耽误工夫,错过出去的时辰”

    狄莺低头瞥了眼白发老者,揶揄道:“老罗,你老小子一来就收了一条仙舟,这会就想脚底抹油,不地道吧?”

    罗通眯眼一笑,也不生气,只缓缓道:“我这也是为大家安全考虑”

    黑衣少年扭头看一直在仰望山巅的云浪没反对,从怀中拿出一块翡翠玉牌,手掐拜神印,口诵真言。

    只看一团炫光从玉牌中射出,却只见强光耀眼,听到一声惨嚎。

    “毁天石者,必遭天谴,就算你能颠倒乾坤,也救不了你爹,天道之上,铁律犹在!”

    黑衣少年一下傻在那里,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玉牌已化为一缕青烟。

    众人见状也是一惊。

    云浪亦看到这一幕,剑眉深凝,略微琢磨一阵道:“老孟、老罗,你们几个先走,出去之后,立刻回城,切莫耽搁,这件玄器对我们很重要,我和了然去找锁匠和君莫笑”

    几人纷纷点头。

    云浪又对身旁黑衣少年:“吕慕白,你带他们出去,记住,能避则避”

    黑衣少年惊醒,脸色有些痛苦:“那你们怎么办?”

    云浪缓缓摇头,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一直双眸低垂,默诵佛经的了然:“大和尚,咱们上山”

    了然僧微微点头,又对众人打了个佛手,仰头望向山顶,将手中禅杖朝上方一点。

    倏忽间,两人已消失原地,掠向山顶。

    ……

    夜酩和张老铁离开天石,来到山巅祭坛,见云剑正站在石门旁等他,脸色有些冷。

    一切都是循环。

    张老铁却像没事人一样,伸了个大懒腰。

    云剑看张老铁朝他偷偷挥手,转身默默离开。

    夜酩看着云剑的背影,皱眉道:“这是你们第几次来这?”

    张老铁摇头:“记不得啦”

    夜酩将眼光瞥向远方,望着缓缓下沉的落日,心头五味杂陈,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宿命的铁律就像这日升日落,依然无法改变。

    对于这样的结局,他什么都做不了。

    张老铁轻叹一口气:“有什么想要对你爹娘、干娘亲说的,我可以捎话给他们”

    夜酩握紧双拳,呼吸有些粗重,轻轻摇摇头。

    中年汉子有些尴尬,却一时再找不到什么话题,能让气氛轻松些。

    人,只有到生离死别时,才知很多话根本说不出口,并非不愿说,而是不知从何说起。

    两人默默离开祭坛,走入石城,一路来到地下。

    随着夜酩走过,业已坍塌的地穴顷刻恢复原貌。

    少年与他爹纵身掠入水晶洞中,将陈瞎子留下,拦住一直默默跟随在后的云剑。

    半个时辰后。

    夜酩沿着水晶洞崖壁下那条通道来到山外,神色有些萧索。

    少年看到云剑和陈瞎子正等在外面,对云剑道:“你说来修正一些错误,其中也包括我爹吧?”

    云剑微微点头。

    “若他做了有碍将来的选择,你会怎么做?”

    云剑摇摇道:“不知道,但若是之前,或许我会杀了他”

    夜酩冷笑:“你倒是坦白”

    云剑淡淡一笑,抱拳一礼,以表歉意。

    夜酩道:“走吧”

    云剑又望了眼少年身后的洞口,似有担忧。

    夜酩一笑:“怎么,不信我?”

    云剑微微摇头:“能问一句,你爹这次去了哪里吗?”

    夜酩眉梢轻轻一挑:“你猜呢?”

    (上部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