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那一天的江湖 四十 公主闹剧欲复仇 落叶佛陀试天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萧卿转身冷哼道:用不了多久我就让你好看。

    洛小乙和楚茗曦聊到夜深两人方才有些睡意,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洛小乙两人回房,萧卿立刻起身准备行动,她先将事先准备好的衣物穿好,随后用脂粉涂了满脸,取一根长绳一端系上石头,扔过洛小乙房后一根树上,随手解下石头将绳子两端系在腰间,伸手用石头打在洛小乙后窗上,快步的奔跑随后借力抓着绳子将自己荡起,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响。

    洛小乙刚回房熄灯躺在床上,闭眼不久便听到后窗传来声音,洛小乙立刻起身向后窗望去,片刻后一道黑影一闪而过,随后传来“呜呜呜”的声响,洛小乙起身将后窗推开,便看到了一个身着白衣的身影飘来飘去。

    洛小乙轻笑摇头,他早已不是那个刚出凌波城的少年了,双脚离地也未必就是鬼怪,不说洛寒衣,就是楚茗曦的轻功恐怕都在那个白影之上,洛小乙从怀中拿出一根银针,对着白影的头顶,刚要射出却停手了。

    洛小乙在刚刚借着月光依稀看见白影肩上似有一根绳索,洛小乙略一思量,便差不多想明白了,鬼怪之说子虚乌有,那就只能是人了,白影身形不像男子,又不是楚茗曦,那这宅中便只剩下一人了。

    洛小乙手中银针射出直接将绳索射断,“砰”的一声,白影直接摔在地上,洛小乙翻身从窗边翻出去,一落地便听到前方传来女子的哭泣声,洛小乙立刻快步跑过去。

    萧卿见洛小乙开窗心中大喜,洛小乙没有反应在她看来便是被吓傻了,她常用这法子吓唬宫中的嫔妃、太监和宫女,那些人被吓后会惊恐大叫跑开,可毕竟都不是男子,所以她便觉的洛小乙也是被吓住了,她便更加用力的荡来荡去,殊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过一番了,银针飞过她也没看到,绳子断裂,她便被甩出摔在地上,惊吓过后,身上疼痛,便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洛小乙来到近前不禁感叹,这也就是这般的深宅大院,她都哭成这样了也没引来旁人。

    洛小乙从怀中拿出火折,接着火光拨开她的头发,看见脸后,洛小乙不禁笑出声来,他这一笑,萧卿哭声更大了。

    洛小乙摆摆手说道:别哭了,哭声再把其他人引来,看到你这幅模样,可就有趣了。

    萧卿听完立刻便收声了,只是低低的抽泣,洛小乙微笑道:这也就是我,换成其他的几个人估计你连命都没了,下次想个高明些的办法,试着站起来看看,有没有那里受伤?

    萧卿听完缓缓站起,却发现左脚踝疼痛,无法发力,又跌坐会原地,萧卿抽泣着说道:左脚疼。

    洛小乙伸手扶着萧卿,随即转身说道:上来。

    萧卿右脚用力,双手在洛小乙背上一按,便被洛小乙背在身上,洛小乙背着萧卿回到她的房间,将萧卿放在床上,随后蹲下伸手按向萧卿的脚踝,萧卿痛呼了一声,洛小乙点点头说道:没什么事情只是脚崴了而已,明早不肿也就好了。

    萧卿看着洛小乙,这一句感谢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来。

    洛小乙微笑道:我还是那句话,今日之事你若是想要报复,还是换些新招,我都接着,而且自己注意一些,别再伤到了。

    洛小乙说完一笑转身便离开了,萧卿越想越气,嘴唇撅的高高的,气得小脸通红,刚刚背她回来的些许好感顷刻间便散尽了。

    洛小乙在这里住了七天,期间萧云深三离三回,也没有在和他有什么交流,倒是萧卿对于用各种方法恶作剧乐此不疲,但奈何洛小乙从小和高胖子斗智斗勇,前几日又从黎山微雨那里学了些皮毛,一次次反制萧卿,也算是为这几日的无聊生活填了不少的快乐。

    北梁,落叶镇茶摊,一个小和尚和一个紫衣男子面对面而坐,正是圣玄和帝衍天,圣玄刚到落叶镇便感到一抹肃杀的剑气,没过多久就在这里等到了帝衍天,而帝衍天在此杀了陈烁的第二个目标,太子一党在此访友的太子太傅严瑾。

    圣玄疑惑的问道:你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你也不在乎什么权势、地位,为何会愿意帮他杀人?

    帝衍天反问道:反正都是杀人,什么原因很重要吗?

    圣玄摇摇头说道:不重要,不过不少人已经在商量着如何对付你了,你还要这般杀下去吗?

    帝衍天冷冷的说道:无所谓,他们可以尽管来,我懒得去找他们,来一个我杀一个,一直杀到。

    圣玄打断道:凡凌云准备好和你一战是吗?

    帝衍天微微点头,圣玄皱眉说道:若他避战,你就真的要杀尽天下人吗?

    帝衍天点头说道:也未尝不可。

    圣玄自视帝衍天说道:我会拦着你的,不能让你这般杀戮无辜。

    帝衍天感叹道:你这性子七分像慧文,剩下三分倒是不知像了何人。

    帝衍天感叹完对上圣玄的双眼说道:凭你也配。

    圣玄微笑道:试试?

    帝衍天眼中杀机闪过,不过片刻后便消失了,帝衍天摇头说道:何必求死,十年后的江湖自然是你的,若我是你早就远远的避开了。

    圣玄微笑道:你难道不会恨自己晚生了十几年吗?

    帝衍天疑惑的问道:为何?

    圣玄答道:你幼时霍辛无敌于天下,你年少时,霍辛已死,若你早生二十年便可和霍辛一较高下。

    帝衍天微微点头,圣玄一笑说道:既然如此我为何要等你十年,我可不想神栖巅峰,不敢一战分高下,夕阳迟暮,握剑徒叹无敌手。

    帝衍天说道:我等你,你迈出那一步后,我陪你一战。

    圣玄前探笑道:战前先试下深浅,省的我高看了你,你小瞧了我。

    帝衍天点点头起身向镇外走去,圣玄微笑起身紧随其后。

    两人相行走出落叶镇,直至荒野,帝衍天回首看向圣玄说道:来吧。

    圣玄一步跨出右手一拳击出直奔帝衍天,只是简单的一拳却带起刺面的劲风,无论是沈天擎还是南楚会谈的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一拳恐怕都会有些手忙脚乱,出手无招,内劲充沛,最好的方式是躲开,可是一旦躲避便不免要面对对手连续的压制,可是如今圣玄面前的是帝衍天,是这个时代最强的人。

    帝衍天纹丝未动,但圣玄却感到了扑面而来的剑气,圣玄倒退两步,脸庞、手背、手腕上缓缓裂开三道剑痕,伤痕处渗出血迹,圣玄微微皱眉,这一拳虽然只是试探,但是对方的强大已经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了,圣玄不禁暗叹一声,自己还是托大了,自踏入江湖以来,自己手下没有一合之敌,自己的战斗经验并未磨炼,却反而养出了一丝狂傲。

    帝衍天并未出手,站在原地低声说道:空有一身内力,宛若幼子手持绝世名剑,却只知胡乱挥砍,若你只有如此还是算了吧。

    圣玄微笑道:这才刚开始啊前辈,不带这么小瞧人的。

    圣玄双手合拢胸前,口中低喝佛号,身后一尊千手佛陀浮现,佛陀千手同时击出直指帝衍天,佛陀千手同时攻入帝衍天身侧三尺,却忽然开始破碎,不过半尺的距离却恍若天涯咫尺,佛陀千手皆破碎殆尽,同样一招菩提千叶却也看到了帝衍天和沈天擎的差距。

    圣玄面色微变,他眼前仿佛不再是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而是一柄长剑正在缓缓出鞘,长剑冷冽,剑锋锐利,仿佛可以开山断河。

    圣玄手掐佛印,口中不断念诵经文,身侧三尺金光外放,宛若天佛临世,可即使这般的防御圣玄依旧紧皱着眉头。

    帝衍天右手抬起,口中低喝:斩凡。

    剑气斩在三尺佛光之上,佛光只扛了片刻便被剑气一分为二,七情殿老者和秦千冥费劲全力都无法突破的“禁区”却在帝衍天一剑之下宛若无物,圣玄双手分开口中接连怒喝,一掌接着一掌的击出,每一掌都带起硕大的卍字。

    圣玄一连七掌,后退七步,双手合十,长出了一口气,剑气在圣玄面前一寸散去了,圣玄紧皱着眉头,他终于明白为何慧文会担心他,洛小乙会提醒他了,他寰宇巅峰的修为距离若神只差一步,可在帝衍天面前自己真的就好像是个孩子,他才明白凡凌云为何会那般无力的说出自己赢不了。

    帝衍天收回右手点点头说道:如今天下能接我这一剑的只你一人,后生可畏,不过你还差的远,你走吧。

    圣玄忽然一笑抬头直视帝衍天说道:多些夸奖,不过机会难得,还请天帝在接我一掌。

    圣玄话音刚落,右手抬起直指苍天,身侧三尺佛光猛地大放,佛光映照之下宛若无数佛陀形态各异的悬浮在圣玄身后,圣玄口中低喝:千佛渡厄。

    圣玄身后所有的佛陀同时出手,恐怖的气势直指帝衍天,帝衍天面色如常,纹丝未动。

    所有佛陀的攻势都和之前的菩提千叶一般在三尺剑气中缓缓破碎,帝衍天微微摇头说道:若只如此,不必再试。

    帝衍天忽然皱眉,圣玄身侧佛光全部溃散,上千佛陀同时化为上千颗舍利,舍利汇聚化为一只巨掌,巨掌直指帝衍天,圣玄紧随其后,手中卍字轮转时隐时现。

    帝衍天身侧三尺微微扭曲,可这般威势惊天的巨掌却也只是近了一尺便步了之前两招的后尘,可圣玄随后的一掌却近了两尺,以到帝衍天身前一尺,掌力剑气交织,圣玄口中怒吼。

    帝衍天皱眉左手缓缓抬起,横挥而出,剑气所至皆一分为二,剑气消散,帝衍天面前早就没有了圣玄的人影,帝衍天忽然一笑微微摇头,这一战虽然虎头蛇尾,但也算畅快,帝衍天没有追他的兴致了,不过他倒是有些期待,圣玄今日此举是来试他的深浅,等到圣玄准备好便会来和他真正一战,若是他真能超越自己,倒也是一件好事。

    帝衍天面带微笑转身离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