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张静回到房间里,将自己往床上一扔,刚才付漂亮的画面一直在她脑子里转来转去。

    刘静长得很漂亮,西北的丫头片子或许还带着少数民族的血统,浓眉大眼的在配个鹅蛋脸。如果不是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当年校花评比就没那个校花什么事了。

    高智勇一开始为了追她而经常去接近刘静,这是她后来才知道的事情,那时候他们都以为高智勇想追的是刘静。毕竟两个人兴趣爱好都相同,而且长相也都是一等一,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儿,结果当刘静将高智勇的情书递给她的时候,寝室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哈?为啥你们会认为他想追我?拜托,他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刘静在知道所有人都以为她和高智勇在一起的时候直接笑岔了气。

    “不知道智勇有没有后悔过找我....”

    刘静的兴趣真的和高智勇很像,两个人同样喜欢旅游、运动,还有丰富的知识。

    以前在学生会的时候每次活动,都是他们俩一起出主意,真不知道他们到底长了个什么样的脑子,各种主意从来都不带重复的。

    “振作点啊,张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消极了”

    好不容易从颓废的情绪里挣脱了出来,张静又陷入了为自己刚才颓废消沉的想法而感到羞愧万分的自我厌恶中。

    折腾了一会儿之后,躺在床上打量着这间住了几天的房间。

    很有海岛风情的装修风格,大大的落地窗可以观赏到外面的景色,到底是中国人开的,和国内的酒店的标配没什么区别。

    “明天就要回去了啊”

    张静躺在床上安静的看着这间房间里的一切,他们来到这里已经一个星期了,从智勇那里听说自己似乎昨晚做了个很可怕的噩梦,但是她却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高智勇觉得这是因为她在现在的单位工作压力太大的缘故,虽然没有直白的说出来,但是张静明白,自己的男朋友一定希望自己可以去他们家的企业里上班,肯定不会给很大压力的工作,大概会给个清闲点的职位。

    张静并不喜欢这样,那感觉自己像是被养起来的金丝雀。但是如果自己真的像和智勇结婚的话,这也是必须考虑的现实。

    智勇的父母虽然没有催过,但是她知道他们一定很希望早点抱上孙子。翻了个身继续烦恼着。

    “要不,休整一段时间,和智勇先把婚结了生个孩子,休整休整在工作?”

    一想到自己上司那张脸,张静就一点都没上班的心情了。

    毕业后她拒绝了智勇提议去他们家的公司上班的建议,凭自己的本事进入了这家当时很被看好有潜力的公司,而自己也凭着自己的能力在公司中做到了现在的位置上。

    一切从两年前开始突然变得不那么正常了,原本运行良好的公司突然被卖,买家空降了很多管理层高层的人士下来,然后他们这些跟着企业一起成长的老骨干就开始受到各种的排挤。原先那些老伙计们一个个受不了能走的都走了,自己不甘心就这么将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企业就这么被毁掉所以一直在里面耗着。

    她现在的那个上司如果不是想办法让这家企业毁掉,那就一定是脑子有毛病,那种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笑话的项目居然被通过,甚至还被重点培养....

    “回去之后辞职吧”

    这个社会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个人意志而运转,有时候学会无奈的屈服也是一种成长。

    目光又扫了一下最终放在茶几上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奇怪,我不是把它收起来了么?”

    看着那个漂亮的瓶中城,张静奇怪的爬起来走过去。

    夕阳的阳光斜斜的照射进来,刚好落在了瓶子上反射出一圈光晕,原本看起来有些阴暗的瓶中城,现在看起来却像是散发着圣光圣地。

    “真是个漂亮的瓶中城”

    昨天晚上光线不太好,今天又没仔细看过这个瓶子,现在张静才发现这个瓶子的精致之处。

    瓶子本身的颜色并不是纯透明的,感觉有点掺杂着隐隐约约的颜色在里面,里面的泥土也不像是普通材质的东西,在阳光下似乎还泛着一点紫色。

    看起来混乱一片的环境,却那么的真实,破碎的门廊上面的裂纹,锈斑还有那些碎裂的的木刺,一切都是那么的逼真。

    “这个一定很贵,丢了的家伙一定心疼死了”

    视线从里面的废城转移到了玻璃瓶本身上的那条蜈蚣。

    逼真的造型,也不知道是什么工艺雕刻上去的,在这层薄薄的玻璃层里硬是雕刻出了立体感。她以前也见过很多立体雕刻,但是这只蜈蚣是最棒的一个,连它的头上的两根长长的触须和那对巨大的钳颚都那么逼真,似乎还能从里面看到快要低落的口水。

    “在看什么?”

    高智勇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了出来,吓了张静一跳。

    “智勇?你吓死我了”

    张静带着嗔怒的抱怨着。

    “你看的那么投入都没听到我进来,我吃醋了哦”

    看到张静又看着那个漂亮的模型瓶,高智勇一边半真半假的抱怨着,一边拿走了那个瓶子。

    “真奇怪?”

    看了一会儿之后高智勇总算察觉到了这个瓶子有什么地方和普通的纪念瓶有些不太一样。

    “哪里奇怪了?”

    “一般的纪念品瓶塞都是廉价的塑料,昂贵一点的也就是软木,这个瓶子的瓶塞为什么是磨砂玻璃呢?”

    那枚看起来有点像廉价塑料制品的瓶塞,在摸上去的时候才发现它是由磨砂玻璃制成的。

    “不好么?”

    “..也不能说不好,但是这种塞子很容易丢失或破损,也容易把瓶口弄坏,所以很少有人会这么配”

    高智勇一边说着一边使劲的想要把瓶塞拔出来,但是使了半天的力气,那枚玻璃瓶塞却纹丝不动的镶嵌在瓶口处,连一厘米的距离都没挪动。

    “..该不会是焊死了吧”

    高智勇对于这挫伤了他的自尊的瓶子有些没好气的说着。没有听到张静的回答,奇怪的抬起头来却看到张静一脸恐惧的望着他。

    “怎么了?静儿”

    “那..那个..那个蜈蚣在看你...”

    张静昨天晚上的时候就觉得这瓶子上的蜈蚣似乎在看人,在刚才她确实看到了高智勇在拔瓶子的时候蜈蚣的眼睛确实在看他。

    “嗯?你说这个啊”

    高智勇听到张静这么说,看了看手中的瓶子之后笑了笑说到:

    “这是一种工艺了,只要蜈蚣的眼球部分做了特殊处理,所以无论你从哪里看都会感觉它在看你”

    一边说着一边还似乎为了证实他的话而将瓶子掉了各个。

    “你看,是不是感觉它在看你?我从这里一样感觉它在看我”

    是这样么?高智勇的解释似乎很有道理,但张静总感觉似乎哪里被忽略了什么。

    “走吧,今晚最后一餐大家都打算卯足劲了吃个够,去晚了可就吃不上饭了”

    将瓶子放回了茶几上,高智勇拉起张静的手,为了捍卫他们的晚餐权利而走向了今晚晚餐的宴会现场。

    夕阳挂在海边上,给海岸线镀上了一层火红的光芒。

    酒店的服务员,将他们定好的晚餐逐一端上来,众人坐在沙滩上开心的吃着美食赏着着难得一见的美景。

    “啊...明天就要走了啊”

    不知道是谁说了第一句抱怨的台词,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

    “啊,又要上班了”

    “不想上班”

    “好想睡觉”

    “你都睡了几天了还没睡够啊”

    “就让我睡死在床上吧”

    “好了好了,别抱怨了,我来给大家照个相,留作纪念好了”

    刘静一句话打断了所有人的抱怨声,原本懒散的人群立刻生龙活虎的跳了起来,在夕阳下摆着各种奇葩姿势让刘静的相机记录下这难得的美景。

    “我就说她是大姐头吧”

    高智勇看着那一群闹哄哄的家伙们,笑着跟张静说道,引起张静一阵的轻笑声。

    “喂,你们两个别恩爱了,再不来照相太阳就入海了”

    刘静已经给大家拍的差不多了,太阳也已经一半沉入了水中,她转过头来问着这两个不合群的家伙,提醒他们在不照相就来不及了。

    “...来了”

    高智勇和张静两个人对视了一下之后,向着刘静走了过去。半个太阳将海水浸染成了火红的颜色,两个人在夕阳下深情的凝视着对方,刘静很给力的找了个很好的角度,那半个还没落下的太阳变成了两个人的装饰框,被夕阳浸染成火红的海水像是一条通向幸福的红毯。

    第二天,上午大家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开始在海岛上搜刮着各种纪念品。然后用这些小东西将他们带来的行李箱塞得满满当当。

    中午时分,吃过简单的午餐之后众人就来到了码头上等着那艘连接着这个海岛和机场的渡轮。

    “为你们看,那朵云想不想只蜈蚣”

    不知道是谁说出了这个发现,无聊等待着船的众人不约而同的抬起了脑袋,那条呈现长条形的白云在碧蓝碧蓝的天空中格外的显眼。

    “我看像撇条”

    “恶,你能有点想象力不”

    “你从哪看出来像蜈蚣的啊,我看像毛毛虫”

    “切,懒得理你们,刘静你看像啥?”

    “嗯.....香肠?”

    刘静的回答引起了一阵的哄笑声,众人的笑声中,渡轮终于停靠到了码头上,一群人又笑又闹的上了渡轮向着机场岛驶了过去。

    张静又看了一眼天上那片具有争议的云,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那片云像是眼睛的部分在盯着她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