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轰隆隆”一声炸雷响彻天际,耀眼白亮的闪电,将漆黑的夜空贯穿,大雨滂沱,雨点似豌豆一般砸在地上,瞬间开出一朵朵土色的泥花。

    桑梓村街道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少女,她一身的纱裙被雨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裹住了双腿,行动艰难。

    山野乡村的路,十分泥泞,湿滑难行,要不是那少女身手矫健,不知道要摔多少个跟头。

    她拧了拧湿漉漉的衣衫,手搭凉棚往前瞅了瞅,瞧见山坡下一个安静的小村庄,有几座灰色的屋顶,在闪电中时隐时现,少女松了一口气,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很快,少女便进了村子,村头一户低矮的农院,房门紧闭,少女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看了看夜色,秀美的脸上露出犹豫。

    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乡野村民向来早睡,估计大家都睡了吧,此时要是敲门,岂不是扰了人家休息?

    少女本打算敲门的手,缓缓放了下来,她往门口缩了缩,努力将自己湿漉漉的身子缩进屋檐下,想要躲躲雨,但是那屋檐的遮雨效果,实在不容乐观,雨水在檐草上汇聚,然后形成更大的雨流,哗哗落下来,在地上溅开泥花,将少女的白靴染上土色。

    少女眼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由心一狠,又冒雨往前走去。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冰冷的雨水浇在头上身上,让少女忍不住打了哆嗦,她觉得她十有是要感冒了,可是她实在不忍心半夜吵扰到村民。

    前方忽然出现一座破庙,少女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快跑几步,钻进庙中。

    庙里积了很多灰,显然很久没有人打扫过了,不过还算解释,屋顶并没有漏雨,雨水只能浇到廊檐,少女退进庙里便浇不到了。

    少女松了一口气,这才开始打量这座简单的庙宇。

    庙宇只有一室,室内供着一尊佛像,落满了浮灰,供桌上空无一物,也落满了厚厚的灰尘,但是供桌前有个蒲团,应该是之前这里还有人供奉的,只是日子一久,不知为何废弃了。

    少女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狼狈的自己,也顾不上那蒲团落满灰尘,便坐了下来休息。

    现在的天气并不算太冷,只是下雨了才显得有些凉,少女又浑身湿透,这才觉得浑身害冷,她缩在蒲团上,将自己瘦削的身子抱成一团,想要感受写温暖,但是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阿嚏!”少女忽然打了个喷嚏,浑身更加抑制不住的发起抖来。

    “轰隆隆”一道闪电劈过,映出了少女的脸,年轻美丽的脸上,苍白一片,一双明亮的眼睛格外引人注意,眼下湿湿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痕。

    “哎!”少女轻轻叹息一声,忽然转身,对着身后的佛像虔诚的跪了下来。

    “救苦救难的菩萨,如果您真的能感知,请保佑白大哥无病无灾,平安健康,信女沐汐,愿从此食素,决不再杀生。”白衣少女沐汐虔诚的说完,身子一软,忽然倒在了蒲团上。

    风雨还在肆虐,寺庙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闪电划破天际,将黑夜照亮,映出泥道上一个匆匆行走的身影。

    那身影穿着厚厚的蓑衣,戴着斗笠,雨水哗哗的顺着斗笠和蓑衣往下淌,将他的鞋袜和裤脚都打湿,脚下的路又泞又滑,他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跋涉,一个不小心,猛然摔了一跤,他连忙挣扎着爬了起来,看了看大雨滂沱的天,忍不住咒骂:“哎,这不长眼的鬼天气!”

    这一跤似乎摔得很重,他右腿隐隐作痛,简直寸步难行,他看了看前面的破庙,挣扎着往破庙走了过去。

    那人似乎对这破庙很熟悉,抹黑在庙宇一角摸出一根残蜡,又从贴身的衣服里摸出一块磷石,对着地上一划,将残蜡点着。

    蜡烛幽幽的亮了起来,慢慢将庙内情形照亮,那人举着蜡烛四处一打量,猛然瞧见庙里沐汐昏倒的身影,吓了一跳。

    “妈呀!”那人怪叫一声,蜡烛猛然脱了手,室内顿时又黑了起来。

    那人忙不迭的往外爬去,直到爬到门口,也没见有人追上来,这才渐渐安定下来,疑惑的停下了爬动的身子。

    他定了定心神,又壮着胆子往回摸,在黑暗中摸到了那截被他扔掉的蜡烛,又点了起来,捏着蜡烛,他小心翼翼的往沐汐身边蹭去,举着蜡烛去照沐汐的脸。

    幽幽的烛光下,映出沐汐那张秀美的脸,五官被雨水冲洗过后格外精致,只是一张小脸毫无血色,苍白的吓人。

    他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探沐汐的鼻息,感觉到微弱的气息喷在他的手指上,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忍不住低低道:“哎,还好,还没死!”

    他忙把沐汐身子从地上扶起来,让她倚着桌角,躺的舒服一点,又见她一身衣服都湿透了,他忙将庙里一些杂物归拢到一起,用蜡烛点燃,室内顿时亮了起来,寒意也慢慢被驱退。

    把一切都弄妥当,那人才开始解身上的蓑衣和斗笠,斗笠和蓑衣除去,露出一张年少的脸,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清俊,唇红齿白。

    少年犹豫片刻,这才小心翼翼的探手摸了摸沐汐的额头,却在触上她额头的瞬间,忍不住惊呼一声:“妈呀!这么烫!”

    少年连连在身上一通翻找,半天才摸出一颗白色的药丸,小心翼翼的喂进沐汐嘴里,过了片刻,再去摸沐汐的额头,已经没有那么烫了,少年不由松了一口气,得意道:“哎,也是你命大,要不是遇上我容玥,你这条小命可算是要交代在这无人荒庙里了!”

    少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俊秀的脸上闪过一抹愁容,今夜估计是没办法继续走了,他腿受了伤,又遇上个发烧昏倒的姑娘,少不得得在这里将就一夜,等明日再上山去。

    没过多久,退了烧的沐汐幽幽转醒,瞧见室内大亮,猛然醒过神来,戒备的四处张望,一眼便瞧见火堆对面的少年,忍不住沉声问道:“你是谁?”

    那少年见沐汐醒了过来,神色一喜,不由道:“咦,你醒啦!看来我的水平越来越厉害了,赶明我得跟师父好好说说,省得他总觉得我学艺不精。”

    沐汐脑筋转的也极快,听他的话,似乎自己是被他救的,不由问道:“你救了我?”

    少年得意道:“当然啦!要不是遇见我,我敢保证,你今晚肯定会死在这的!”

    沐汐摇了摇还有些昏沉的脑袋,下意识问道:“我怎么了?”

    “你?你被大雨淋发烧了,是我用药给你退烧,才保住了你的小命!”

    沐汐微微一愣,打量眼前这个比自己看上去还小几岁的少年,不由有些不信道:“你?你才多大,会制药?”

    那少年似乎被沐汐不信任的表情激怒了,不由眉目一正道:“你笑什么笑,不然你以为你怎么好的?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小瞧我,我可是顾神医的徒弟!我的医术虽然不及我师父,但是那也是出神入化的!”

    沐汐狐疑的道:“你师父?顾神医?”

    那少年用力点头,提到自己的师父,他似乎很自豪,眉飞色舞道:“说起我师父,那可以鼎鼎有名,这附近谁人不知?神医顾先生,生死人,肉白骨,起死回生,妙手回春!”

    沐汐忍不住撇撇嘴,心底并不是十分相信,一个山野大夫罢了,能有多么高超的医术,要说医术高超,还要数白子陌白大哥,他的医术才叫出神入化呢!

    那少年见沐汐不信,不由脸上现出恼色,怒道:“你别不信,明儿个等天亮了,雨停了,我带你去见我师父,保准叫你心服口服。”

    沐汐见那少年是真的恼了,不由收起脸上的不信之色,毕竟少年救了自己,她是感激的,忙道:“好好好,我信,我服还不行吗!我还有急事呢,可不能陪你去见你师父!”

    沐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支玉簪子,递给少年,真诚感谢道:“小兄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只是我出门在外,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支簪子是我平日常带之物,也值几个银子,算是答谢吧!”

    少年却连连摆手,严词拒绝道:“不行!我不能收你的东西,师父向来悬壶济世,从不收人一分钱,我是他的徒弟,自然也不能要别人的东西!”

    沐汐一愣,没想到这少年的师父,倒是个侠义心肠,不由多生出几分好感来,但是她沐汐也是向来不欠人情意的,忙道:“你别急着拒绝,我不单单要谢你救命之恩,还要跟你打听个事呢!”

    少年愣神间,沐汐依然把那簪子塞进了少年的手里,问道:“你们这里近半年可有什么生人来过?”

    那少年想了想,下意识回道:“半年内啊!那可多了,虽然我们这里是乡村,但是经过的人也不少,不知道姐姐你要找什么样的人啊?”

    沐汐想了想,忙道:“一个二十岁的男子,喜欢穿一身白衣,儒雅,英俊,会医术。”

    那少年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这里呆了也有半年了,从没见过你说的这个人。”

    沐汐一双美目顿时生出浓浓的失落,已经找了大半年,依然没有白大哥的消息,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一夜大雨,终于在天色见亮的时候,停了下来,沐汐告别了少年,决定继续往前寻找白子陌。

    望着沐汐离去的背影,少年忍不住幽幽道:“她要找的人,怎么那么像师父啊!不过师父说过,不要随便暴露行踪,他不告诉那个姐姐,应该是对的吧?”

    自言自语一番,少年也起身出了破庙,往山上走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