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二十三章 兰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车帘从里面拉开一条缝隙,还未见得天光,便闻得马蹄声渐渐远去。

    听闻禀报的长宁侯也走了出来,他下朝后就回府,也比容昭和叶轻歌早那么一步而已,如今还未曾换下朝服,他一出来就看见容昭绝尘而去,有些愕然的站在原地。直到叶轻歌下了马车,他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叶轻歌,眼中毫不掩饰对这个女儿的厌恶。

    叶轻歌对他的表情视若无睹,礼貌性的唤了声。

    “父亲。”

    长宁侯年轻的时候是个美男子,高鼻深目剑眉如墨,薄唇紧抿如一条线,多年官场生涯历练沉淀的威严气度便无形散发开来。再加上一身肃正官袍,神情冷淡,岁月不减容色更添成熟魅力的他往那淡淡一站,便端的是芝兰玉树风度翩翩。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言语中没有半分关切,只有毫无感情的公式化询问,也没半点想知道答案的*。

    叶轻歌也不在意,依旧微笑从容。

    “和表妹多年未见,甚为想念,不知不觉便呆得时间长了些。”

    长宁侯皱了皱眉,淡淡道:“你和清妃虽然是表姐妹,但她如今是皇妃,君臣有别,宫规森严,礼仪为重,你切不可忘了身份,以免让人看了笑话。”

    画扇想为自家主子抱不平,被叶轻歌先一步打断。

    “父亲说得是,女儿记住了。”

    长宁侯嗯了声,便负手往回走。踏进大门后,他才不紧不慢的又说道:“我听说今早轻眉为了你的事儿受罚于你祖母。你们是姐妹,你又年长于轻眉,理当尊长爱幼护佑妹妹。从前你年幼不懂事犯下弥天大错,如今罚也罚了,便也过去了。轻眉素来知书达理乖巧懂事,所行所言也不外乎是为了你好,即便不小心说错了话也是无心。你这个做姐姐的,当多包涵体贴才是。”

    口气听起来还算温和,但言语之中哪有商量之意?更多的是自以为是的命令和强硬。

    画扇已经冷了脸,叶轻歌却面不改色,笑着点头。

    “这是自然。”

    见她如此温顺,长宁侯神情稍霁,口气也缓和了很多,继续道:“此事因你而起,待会儿你便去寿安堂与你祖母说说,免了轻眉的禁足。她从小便身娇体弱,未曾受过责罚,今日已是蒙羞于下,受轻贱于阖府,于日后名声有碍。若再因此郁郁寡欢,伤了身子,你母亲又要伤怀…”

    叶轻歌脚步顿住。

    长宁侯察觉后便住了口,回头看着她,“怎么了?”

    叶轻歌神情沉静,眼神深得像看不见的黑夜尽头,永远琢磨不到天光何时才会莅临,普耀世人。

    她忽然一笑,“父亲的顾虑很有道理,可有一件事容女儿提醒父亲。”笑容渐渐收敛,只余一丝若有似无的流光挂在唇边,又扬起一抹讥诮在眼底缓缓流淌,极深的漩涡逆流加之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威严混合,竟有震慑人心的力量。

    “我只有一个母亲,她姓江,是安国公府的嫡女。从此以外,别无他人。”

    长宁侯宠短暂的震慑中惊醒,闻言面染薄怒。

    “放肆!”

    叶轻歌却没有丝毫惊惶,神情淡淡而无畏。

    “这两个字,从三年前我第一次回府祭拜母亲,父亲就一直挂在口中。”她眼神里波流转,艳光四射,倾泻笑光而淡淡嘲讽。

    “如果父亲记不住,女儿不在乎多说几次提醒父亲。或者父亲也忘记了,明日便是您结发妻子,我母亲的忌日。在此时此刻,您却让我尊称其他女人为母,让早已故去多年的母亲情何以堪?”

    她慢慢上前一步,直视着因她后一句话而僵硬的长宁侯。

    “父亲您可以有很多妻子,也可以有数不清的女人。但女儿的母亲,只有一个。”

    “你…”

    长宁侯复杂的看着她,眼神里闪现无数情绪。怀念,凄楚,悔恨,遗憾,痛恨…最终都化作虚无和无奈。

    叶轻歌说得没错,从三年前开始,她便已经不再唤楼氏为母亲,只尊夫人。当时还对她怀怒的老夫人和长宁侯因此更加厌憎于她,但令他们诧异的是,从前一直沉默寡言胆小懦弱的叶轻歌对这件事却鲜见的固执,无论如何责骂都不松口。

    当时长宁侯气得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楼氏在一旁做和事老温言细语化解尴尬,免了叶轻歌受罚,却让她更不受长宁侯府待见,楼氏也因此得长宁侯更加怜惜和信任。

    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既博得了大度宽容的名声,又让她更加落魄狼狈,还巩固了自己的地位。

    楼氏这一招,用得巧妙而恰到好处。

    “再者—”叶轻歌语气一顿,开口时笑意盈盈,“今日祖母发罪于妹妹全因其出言不逊轻狂傲之。父亲想必也知道,祖母重侯府名声,断不容轻纵。如今父亲让我去求祖母免了妹妹的责罚。那么请问,女儿拿什么理由和说辞去让祖母食言?长宁侯府乃是勋贵名门,礼法严谨,上下有序,府中也因此得以安稳。如今祖母之令才过了几个时辰,轻易反之,只怕威信有碍,长久往之,府中之人怕是轻浮不知所谓,何以维持大家风范?”

    长宁侯一直静静的听着,此时两父女已经来到正院,两侧种着银杏树,此时已冒出了新芽,不多时就会繁茂昌盛郁郁如盖。

    他就站在银杏树下,衣袂飘飘发丝入冠,偶尔有树叶飘落,竟衬托出他背影淡淡寂寥孤独。

    叶轻歌站在他身后,没再说话。

    这么多年以来,父女俩人还是第一次如此安静的单独相处。

    风声伴随着花圃中的玉兰花香浸透空气,漫过深墙府邸,渡出几分初春凉雪之清寒。

    良久,长宁侯府才怅然又叹息的说了一句。

    “轻歌,你是不是…恨我?”

    最后两个字,他慢慢转身,神情难得的没有了厌恶,反而覆上看不懂的复杂和悠远。

    真正的叶轻歌是否恨这个父亲她不知道,不过大抵还是有怨的吧。

    她看着庭前深井,旁边立着一颗槐树,从前也是枝繁叶茂碧绿葱葱,此时却早已光秃不见新叶,于这初春回暖的季节格格不入,平添几许萧索。

    而这深井,早已因不知道勾走了多少冤魂而干涸,渐渐的无人问津。

    就像她这个长宁侯的嫡长女,早在丧母丧兄的那天开始,便成为了长宁侯府中所有人眼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父亲您心疼女儿,看不得她伤及一分,可谓慈父情怀。但当年大哥逝世之时,父亲可有半分心疼?您如今娇妻美妾在怀,尽享齐人之福,可有想过母亲芳魂永逝,阎王殿里孤冷凄清?”

    她回头,看着长宁侯一霎震动渐渐渡上阴霾的脸,率先一步打断他的怒斥。

    “母亲和大哥到底是不是我克死的,我想,这个世界上,再没人比父亲您更清楚。”

    长宁侯欲待出口的责怒就这样被她堵在了喉咙口,神情似雪山皴裂,又冷又寒,却不知是伤怀曾经挚爱却红颜薄命的妻子和怀抱所有希望疼爱的长子,亦或者为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矛盾挣扎甚至痛恨而无奈所致。

    叶轻歌却不放过他,一字一句说得十分清晰。

    “当初您也曾八抬大轿迎娶母亲过门,也曾伉俪情深恩爱甚笃。如今不过才二十余年,父亲您便忘记她了么?大哥也曾是您怀抱期待所出生的儿子,他四岁夭折您未曾伤怀未曾痛惜反而在外面流言四起之时将罪名加注您无辜的长女身上。”她目光清亮,却铮铮如电,语气没有质问没有凌厉,却刺得长宁侯脸色渐渐发白,神情愈见苍茫痛楚。

    “母亲尸骨未寒,府中白绫未消,您便迎新人入门,如胶似漆。大哥死后不足一月您便因喜得爱女大摆筵席,邀请同窗好友,歌舞升平。我丧母丧兄孤苦无依为人欺凌您却不闻不问依旧对您所爱的夫人和女儿百依百顺疼爱有加。我遭人非议的时候您冷眼旁观甚至雪上加霜将我赶出候府自生自灭,我大难不死回府后您没有半句只言片语关切甚至一度对我厌憎痛恶恨不得不曾有我这个女儿。”

    长宁侯几次想张口反驳却说不出一句话,在她清透却暗含讽刺的目光下越发心虚难堪,狼狈的瞥过眼去。用一种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口气说道:“轻眉…她总归是你的亲妹妹…”

    话未说完便听叶轻歌一声笑。

    “对,她是我的亲妹妹,也是父亲您爱若珠宝的女儿。”笑意从眼中慢慢消失,她姿态平和语气从容,整个人端庄而沉静,再配之绝世容颜,怎么看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那我和我大哥呢?难道我们都不是您的孩子?我娘就不是您的妻子?叶轻眉不过只是出言不逊被祖母责罚抄写女诫您便如此关切甚至让我不惜冒着触怒祖母的危险替她求情,而我在水月庵三年凄苦,您又可曾问过一句?您口口声声训诫我要懂得尊老爱幼扶持妹妹。那您可曾想过,您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女儿,是否尊敬爱护过我这个姐姐?今日她但凡对我这个姐姐有丝毫的敬爱互助之心,也不会有所谓的‘好心提醒’我三年前究竟犯了如何‘十恶不赦’的大罪以至于为家族所不容。”

    她神情渐渐渡上冷意,为这侯府人心凉薄,也为眼前这不明是非偏心的父亲。叶轻歌何其无辜,蒙冤被逐依旧性命不保。而这些人,却心安理得的活着。

    凭什么?

    所以有些话,得让那些心安理得的人听见。有些报应,得那些幕后主使承担。

    这是她借叶轻歌的身体重生应该赋予的报酬和感激。

    “三年前的事我不想多说什么,总有一日您终归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她转身,背影清华羸弱,却生生站出几分傲骨之姿。

    “当年我犯了错,惩罚就是被赶出家门三年不得而归。如今叶轻眉也犯了错,禁足,抄袭女诫,也该是她为自己犯的错应该承担的代价,我不会干涉分毫。但您若硬要给我扣上一个不仁不义狭隘阴狠的罪名,我也无话可说。”

    长宁侯被驳得哑口无言,连带着因她提起三年前那桩事儿而升起的愤怒也消散于无形。

    ……

    叶轻歌带着画扇回到了自己的潮汐阁,门前站着一个模样老练的丫鬟,见到她,目光一震,立即毕恭毕敬的行礼。

    “兰芝见过小姐。”

    ------题外话------

    好伐,表示斗渣模式尚未开启,不过快了,某些事情还是得交代清楚的,嗯,遁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