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二十七章 惊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果不其然,当晚老夫人就松了口,将叶轻眉放了出来。

    翌日,江忆薇的忌日。

    按照规矩,祭拜死者之前,是不能吃东西的。所以叶轻歌一大早就起来后换上了素净的衣裳,便空腹去了前厅。

    楼氏和叶轻眉也早已收拾妥当,都穿得素净,连头上的金钗手腕上的玉镯子等全都摘了下来。

    叶轻眉见到叶轻歌,眸子里划过嫉妒,面上却一派柔和,缓步走过来,轻声细语道:“昨日是妹妹不懂事,出口冲撞了姐姐,还望姐姐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妹妹计较。”

    她眸光楚楚,泫然欲泣,一副委屈的模样。

    叶轻歌温柔浅笑,“我记性一向不大好,睡一觉便忘了,难得妹妹还记得那么清楚。”

    叶轻眉一愣,瞧她一副淡若止水的样子不似作假。自己这般小意委屈的样子,倒是显得娇柔做作。

    心中暗恨,却不得发作,只得尴尬的笑。

    “姐姐说得是,倒是妹妹我庸人自扰了。”

    楼氏抬眸看了叶轻歌一眼,和善道:“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

    到了目的地,一行人依次下了马车。

    这个地方安静而偏远,周围也没什么草木,平地上立着一排排的墓碑,上面刻着长宁侯府历代先祖的名字。

    重生以后,叶轻歌来过两次。眸光一扫,便看见了江忆薇的坟墓。

    叶轻眉走上来,“姐姐,你怎么了?快走啊。”

    叶轻歌见她接过丫鬟手中装各种祭祀用品的篮子,淡淡道:“妹妹可有斋戒七日?”

    叶轻眉怔了怔,抓着篮子的手微微一紧。

    名义上她该叫江忆薇一声母亲,实际上她生母安在,她何须尊一个死者为母?说是祭拜嫡母,也不过是走一个过场罢了。怎么说她都是侯府的嫡女,庶女是没资格祭拜嫡母的。

    “姐姐,我…”

    叶轻歌依旧没看她一眼,“罢了,我娘清净,也不喜欢这么多人来打扰她。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们便在此等候即可。”

    她说完也不待叶轻眉以及走过来的楼氏反应,径自带着画扇往前走去。

    叶轻眉恨得咬牙切齿,“贱…”

    楼氏握住她的手,给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叶轻眉咬唇,目光不愤。

    “娘,你看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我…”

    楼氏如何不知道女儿的委屈?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今日非常时期,你且安分点,莫惹事,等回府再说。”

    叶轻眉纵然万般不愿,也只能按捺心中不愤,静候在此。

    ……

    江忆薇的坟墓被打理得很干净,周围没有丝毫杂草丛生,光秃秃的,倒是显得有些寂寞。

    换了瓜果,点了香。

    叶轻歌跪在坟前,一张张的烧着纸钱,用只有她一个人听得见的声音低声说着:“叶夫人,我又来看你了,你还记得我吗?”

    也只有对着死去的人,她才能诉说自己深藏于心的秘密。

    “你的女儿去了,我占用了她的身体。”顿了顿,轻飘飘道:“你们母女…在天上重逢了么?”

    她唇边含着一抹苦涩,“知道吗,每次来这里,我就会想起我的母后。”

    机械的往火盆里丢纸钱,看那白色的之前被微弱的火光吞噬,恍如那年深宫大火,烧毁了她鲜活的生命。

    “我的母后…她是一个很美的女人,也很疼我,从小待我如珠如宝,舍不得我受一点苦。”她眼眶有些酸涩,“可我不是个好女儿,我是个不孝女…”

    她声音渐渐低弱下去,嘶哑的颤抖。

    一串火跳跃而起,灼烧了她的指尖。她指尖一颤,却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痛楚,只化作眼角一抹涩然凄苦的痕迹。

    “她死得那么惨,我却连给她安葬都做不到。”

    胸口积压的疼痛闷闷的传来,让她几乎喘不过气。

    “所以我总是想着…我来祭拜你,便是问候她,她会看见的…是吗?”

    水雾在眼眶泛滥,模糊了视线。

    她浅浅而温柔的笑,“你的女儿虽然去了,但我会代替她好好活着。那些人欠她的,欠你的,欠你们母子三人的,我都会帮你们讨回来。你不要责怪您的女儿,她只是被人蒙骗利用,我会替她报仇的。你…放心。”

    靠近墓碑,她指尖触摸着那几个大字,她闭了闭眼,任心口的疼痛蔓延至全身。

    父皇,母后,你们在天上团聚了么?

    过奈何桥的时候,可会恨你们不孝的女儿?

    ……

    身后有轻缓的脚步声响起,是楼氏。她点了香,跪在地上,满面悲悯。

    “姐姐…”

    叶轻歌悠然睁开眼睛,面如冰霜,生寒冷冽。

    “走开。”

    楼氏一怔,这三年叶轻歌虽然对她冷淡,也拒绝称呼她为母亲,但从来没有用如此冰冷的语气对她说话。而且前两次祭拜江忆薇,她也没对自己表示出任何反感。

    “轻歌,你…”

    “我让你走开。”

    叶轻歌眉眼笼罩着戾气,眸光深如幽潭,似有陡峭森寒的冰刀,看得楼氏遍体生寒,忘记了反应。

    许嬷嬷这时候在旁边数落指责,“大小姐,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夫人再怎么说都是您的长辈,您怎么可以…”

    “画扇。”

    叶轻歌骤然一声轻喝,画扇悠然出现,身影快得出奇。

    “替我教训这个僭越犯上的老刁奴。”

    “是。”

    画扇反应奇快,不待楼氏主仆反应过来,反手就是一巴掌落在了许嬷嬷脸上。许嬷嬷惊呼声还未出口,画扇直接将她扔了出去,恰好扔到小步走过来的叶轻眉脚下,吓得她花容失色。

    楼氏霍然站了起来,眼神微沉,语气也带上几分警告的味道。

    “轻歌,你是侯府长女,理该懂得规矩。许嬷嬷纵然有错,也是我身边的老人,断然容不得你越俎代庖代为惩戒。”她深吸一口气,音色又染上几分凄苦的味道:“我虽非你亲生,但我与你母亲情同姐妹,今日你德行有失,也怪我没有教导好你。也罢,今日之事我会一五一十的告之你父亲…”

    叶轻歌在笑,笑得讥诮而冰冷,语气依旧那般散漫不经。

    “当着我娘的面,亏得你好意思说和她情同姐妹。”

    楼氏还未说完的话顿时戛然而止,带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叶轻歌。

    叶轻眉已经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自然是听到叶轻歌说的话,顿时满面怒气。

    “叶轻歌,你说什么?你敢对我娘不敬,你——”

    叶轻歌悠然回头,似笑非笑的眼神刺得她竟心生慌乱和害怕,下意识的后退两步。随后想起眼前之人一惯懦弱被自己欺压多年,怕她作甚?还未熄灭的嚣张气焰顿时高涨,颐指气使道:“看什么看?别以为你回来了就万事大吉。今日之事我定要告诉爹,看你如何跋扈。”

    叶轻歌冷着一张脸,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神平静而漠然。明明那般不温不火不凉不热,却给人居高临下的感觉。仿佛眼前所有在她面前不过蝼蚁,甚至得到她的一个回顾都是奢侈。

    这样的认知让楼氏和叶轻眉同时怒从心起,叶轻歌却又开口了。

    “在我娘即将临盆之时勾引自己的表姐夫做下苟且之事,如此败德伦丧心怀叵测的女人,好意思自称和我娘情同姐妹?”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将楼氏满面怒火熄灭,带着万分惊怒和慌乱以及嫉恨的看着她。

    叶轻眉则是一呆,上一辈那些事情她自是不十分清楚的。

    叶轻歌抚了抚衣袖,“一个区区贱婢,敢妄断主子是非,本就犯上。若非今日是我娘的忌日,不宜沾惹血腥,我便是杖毙了她也是理所应当。”

    她轻轻的笑,眼神刺得楼氏胸口憋火。

    “你若是不怕祖母怪责身为当家主母未曾约束好下人致使身边之人奴大欺主还包庇纵容为区区一罪婢状告我这个嫡女,丢尽侯府颜面,就尽管去添油加醋告状。届时你可以赌一赌,到底是你这个侯府主母的威严重要,还是侯府的名声重要?究竟是你身边一个多嘴的老刁奴重要,还是我这个嫡女更娇贵。”

    楼氏被她一番话惊得心中波浪翻滚,却找不到话反驳。

    “父亲向来不理会后院之事,这么点小事你都处理不好而去劳烦她。传到祖母耳朵里会如何?会不会觉得你这些年老眼昏花已经打理不好侯府中馈了?嗯?”

    楼氏脚下一个踉跄,脸色青白交加。老夫人不喜欢她,她早就知道,早就有剥夺她中馈之权的心思。若非侯府中没有合适打理中馈之人,老夫人只怕早就寻个由头夺走她手中的权利了。

    “娘…”

    叶轻眉眼看自己母亲被叶轻歌欺辱,怒从心起,刚准备怒骂,却被楼氏拉到自己身后,镇定自若的微笑。

    “轻歌,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听来的谣言污蔑于我。也罢,你年纪小不懂事,我不会和你计较。许嬷嬷既然惹得你不高兴,处置了便是,也没什么大不了。”她一顿,又幽幽一叹。“只是你快要出嫁了,晋王府不比咱们侯府,你一个大家闺秀,当得端庄淑娴,温柔仁善,方可为夫家敬重,上下和睦。今天的事就算了,我不会告诉你父亲,但你日后得谨记自己的身份,莫要…”

    面目慈善,苦口婆心,不在乎自己受到的辱骂反而温柔的替女儿遮掩的‘任性娇蛮’。

    好一个宽厚的慈母情怀,好一个捧杀的温柔陷阱。

    叶轻歌笑得比她还温柔,不急不缓的打断她。

    “这里不是侯府,除了画扇,周围都是你的人,如此卖力的演戏,你不累,我看着都替你累。”

    叶轻眉再也忍不住了,怒道:“叶轻歌,我娘好心劝说于你,你别不知好歹。”

    画扇陡然历喝,“放肆!”

    她站出来,目光里注入了一道冷意,刺得叶轻眉这个色厉内荏的娇娇女顿时气焰消失,惊惶的倒退两步。

    “长姐如母,辱者当如长。昨日的教训,二小姐还没记住吗?”

    想起昨日老夫人当着众人的面惩罚自己,叶轻眉眼眶立即红了,害怕和恨意交织在眼眶,再加上原本对叶轻歌的嫉妒,让她再也顾不得其他,张口就骂:“你这个贱婢,由得你来教训我?来人——”

    她一喊,原本就站得不远的的几个丫鬟立即走了过来,个个脸色不善。

    “给我好好教训这个贱——”

    啪——

    清脆的把掌声响彻耳膜,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楼氏慌忙拉过被打蒙的叶轻眉,眼看女儿红了半边脸,她脸上亦是戾气阴狠上涌,厉声道:“叶轻歌,你竟敢——”

    叶轻歌拍了拍手,慢悠悠的说道:“好好的一个大家闺秀,却出口成脏毫无闺德体统,也不知道成日里学的那些女诫女则都忘哪儿去了。若是祖母知晓,怕就不再是抄袭一百遍女诫那么简单了吧?”

    楼氏呼吸一滞,怀中叶轻眉在嘤嘤哭泣。她长那么大,从未受过如此委屈,当即对叶轻歌的愤恨上升到最高点。

    “叶轻歌,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她不可置信而满怀愤怒,一只手捂着受伤的脸颊,扭曲的发号施令,“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把这个贱人…”

    画扇悠然一闪,风声掠过,止住了叶轻眉的骂声。

    楼氏惊恐的看着掐着女儿脖子的画扇,又惊又怕的厉声道:“叶轻歌,你要做什么?她可是你的亲妹妹…”

    叶轻歌眼睫低垂,曼声道:“三年前我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她可没想过我是她亲姐姐。”

    她终于看了楼氏一眼,竟是婉转一笑,潋滟无霞。

    “楼佩英,还记得宋至修是怎么死的吗?”

    楼氏霍然一惊,原本的气焰刹那消失,连带着身子都在颤抖。

    “你…”

    叶轻歌缓缓的上前,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你抢走了我娘的男人,迫害了她的子女,坏我清誉将我赶出家门凄苦三年,如今却心安理得的享受荣华富贵。呵~”她又浅浅而瑰丽的一笑,却笑得楼氏心惊胆战。

    “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她伸出一只手,放在楼氏肩膀上,并没有怎么用力,然而她眼神里那般神光摇曳却威慑力十足,天生的威仪,让楼氏惊怕得不知所措。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她纤纤素手微微用力,竟压得楼氏差点摔倒。叶轻歌手指弯曲,抓住她的肩,自己则更靠近她,在她耳边低语。

    “老天不给你惩罚,那么,就由我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