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二十九章 命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长宁侯满面冰霜,哼了声。

    “来得正好。”

    他一拂袖就准备出去,老夫人回头棱了他一眼。

    “你给我站住。”

    长宁侯脚步一顿,回头道:“母亲,您可知眉儿今日受此折磨均是那逆女做的?”

    老夫人脸色更冷,清凌凌的看了还来不及收回眼中愤恨的楼氏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那你现在要如何?让轻歌也折一只手,来给你的宝贝女儿报仇?”

    长宁侯哑口无言。

    老夫人默了默,淡淡道:“后院的事情你不懂就别管,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可是母亲…”

    “够了。”

    老夫人眉头紧拧,儿子这两年越发糊涂了。

    “轻眉是你的亲生女儿,轻歌也是。她既然回来了,前尘往事便如过眼云烟,谁都不许再提。此事你只听凭了一面之词,如何断定轻歌有罪?刑部审查案例还有个过程,如你这般断案,不得让多少人蒙冤?”

    楼氏听着老夫人话里话外暗指她无事生非挑拨离间,当即走过来道:“母亲,您的意思是儿媳无中生有搬弄是非吗?”她气得胸口上下起伏,老夫人也太偏心了些。

    “今日出行的这么多人,全都亲眼目睹。她身边那个丫鬟身怀绝技,不但重伤了许嬷嬷,还一怒之下折断了眉儿的手,此事断不得做假。母亲若是不信,大可以审问一番,到底是儿媳别有居心还是有人心狠手辣不容嫡亲。”

    她理直气壮,丝毫不退让。

    刚好去请医女的丽香也回来了,接口道:“老夫人,是真的,奴婢们亲眼所见。大小姐对夫人出口不逊,她身边的丫鬟还仗势欺人,制住了奴婢等人,夫人也受了不小的惊吓。”

    长宁侯一听,更是怒火万丈。

    “这个逆女,简直无法无天。三年静心礼佛竟还是没能洗去她恶毒的本性,如今连嫡母和妹妹都不放过。今日不给她个教训,她便不知…”

    “你要如何教训她?”

    老夫人却是要冷静得多,“把她逐出家门,还是杀了她抵命?别忘了,她如今可是有圣旨赐婚在身。若有个好歹,日后皇上和晋王府追究起来,十个长宁侯府都不够抵罪。”

    长宁侯一噎,“可是母亲,她做下如此丧尽天良之事,难道要放任不管?”

    “当然不能。”老夫人深吸一口气,对楼氏警告道:“好好照顾轻眉,这件事我会处理,收起你那些小心思,若摊上整个侯府,你也落不得好。”

    楼氏气闷,却也只能咬牙忍着。

    “是。”

    老夫人带着贴身丫鬟和嬷嬷出去了,长宁侯紧随其后。

    叶轻歌正等在花厅,长宁侯和老夫人出来后就看见了她,想起宝贝女儿还在受苦,再看叶轻歌跟个没事人一样云淡风轻,长宁侯心里就止不住的火冒三丈。早先还觉得她离家三年受尽了苦,便心软怜惜几分。谁知道这个孽障不知悔改竟变本加厉,实在是可恨。

    他一出来就怒道:“孽女,还不跪下!”

    叶轻歌抬头看了他一眼,规规矩矩福身道:“女儿给父亲请安本是无可厚非,但观父亲之容,可是女儿犯了什么错,以至于父亲如此怒形于色?”

    长宁侯见不得她做此大恶以后还能如此云淡风轻,“你好意思问你犯了什么错?好,我问你,轻眉的手被人折断,是不是你指使你身边的丫鬟所为?”

    他一双凌厉的眸子直直站在叶轻歌身后的画扇,杀气满满。

    老夫人倒是气定神闲的坐了下来,老练的眸子看似无波无澜,实则暗含威压。

    叶轻歌依旧不卑不亢,“是。”

    老夫人先一步制止长宁侯的怒火,问:“为何?”

    叶轻歌眉眼不抬,知晓老夫人不是个不分青红皂白之人,便道:“她口出恶言,败坏门风,还意欲对我出手。我身边的丫鬟看不得我受委屈,一个不慎便折断了她的手。”

    “胡说八道。”

    长宁侯当即怒道:“轻眉幼承庭训,知书达理,如何会辱骂于你?你自己德行败坏还敢攀诬他人。”他气得浑身发抖,“枉你是名门闺秀,自幼学习规矩礼仪,怎的如此心狠手辣不容于亲?”

    叶轻歌也不说话,等着他发泄完。

    同样身为女儿,待遇便是如此天差地别。

    叶轻眉在他眼中便是听话的乖乖女,她叶轻歌在他眼里便是心胸狭隘狼心狗肺的孽女。

    呵呵~

    还是老夫人够镇定,一声轻喝制止了长宁侯越来越过分的怒骂。

    “行了。事情都没调查清楚,你发什么火?”

    “母亲,她自己都承认了,您还袒护她?”

    长宁侯黑着脸,十分不满母亲这时候袒护叶轻歌。

    老夫人面色也很是冷漠,“子不教父子过。她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骂她德行败坏也就是你自己没教好。就算被关押的犯人也有申辩的机会,你听人一面之词就断她罪过。如今她给出了理由你却根本没有调查就否认,你说我袒护她,那你何尝不偏心?”

    长宁侯被母亲一番教训的话给刺得脸色涨红,不服气的反驳道:“母亲,轻眉是什么品行,您是知道的,她怎么可能…”

    老夫人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眼中不无失望。

    “你就只知道轻眉是个什么品行,却不知你这个长女是什么性子。”

    长宁侯又被噎得哑口无言。

    见此,老夫人也不为难他,看向叶轻歌,眼神骤然凌冽。

    “我听说你昨儿个回来的时候中途遇见盗匪截杀?”

    对于老夫人的突然转换话题,叶轻歌显得没丝毫意外和惊讶,依旧不卑不亢道:“是。”

    老夫人又看向长宁侯,“轻歌遇刺,你可有去大理寺卿挂案?”

    长宁侯一愣,这事儿他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而且经过楼氏提醒,他早就认定那所谓的刺杀是叶轻歌自作自受,况且她并没有生命危险,挂什么案?

    “母亲。”

    他拱了拱手,声音严谨。

    “此事稍后儿子再与你细说,眼下…”

    “为何要稍后细说?”老夫人眉梢一挑,威严顿生。“轻眉不过折了一只手你便为此怒责轻歌,轻歌险些丧命你却不闻不问。亏得你侯爵在身官拜一品,身在朝廷却不知为女儿讨回公道抓刺客入狱接受审判。你自己说说,有你这么做父亲的吗?”

    老夫人语气严厉,质问一个个接踵而来,刺得长宁侯面皮有些发热,狼狈的撇开脸。

    “母亲,此事太过蹊跷…”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眸子里精光一闪,直直刺向叶轻歌,“刚才你母亲说你身边这个丫鬟身怀绝技,也就是说,对付昨天那几个刺客绰绰有余。”说到此,他语气一沉,冷声道:“你倒是藏得深,有个武功高强的丫鬟在身边时刻保护着,还冤枉眉儿对你动手,你是何居心?”

    这次老夫人没说话,眉头紧皱,带几分探索的看着叶轻歌。

    叶轻歌面不改色,眼神却有种浸泡寒冰冷窖的森凉。

    “冤枉?”她轻笑一声,漫不经心道:“也是,这几年我不在侯府,俨然成了外人。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在父亲眼里,只怕也是居心叵测罢了。既然如此,父亲又何必审问?您的宝贝女儿折了手,父亲想要如何为她讨回公道?同样折了我的手给她报仇吗?还是把我划出族谱永不得踏入家门半步?”

    “你…。”

    长宁侯被她一番连讽带刺的话气得手指颤抖,气急败坏道:“来人,给我请出家法来——”

    “侯爷。”

    楼氏忽然冲了出来,脸上泪痕未干,抓着他的手,凄苦却隐忍的摇头,“不要,轻歌…轻歌她只是对妾身有所误会,才会…您不要责罚她…”

    长宁侯原本就怒火中烧,此刻见她受了委屈还为叶轻歌求情,更是又怒又怜惜。

    “这与你无关,这个逆女不服管教私德有亏,如今就敢对长辈不恭又不容于幼,来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连累整个侯府。今日…今日我非要给她个教训,让她知道…”

    叶轻歌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父亲想不想知道我在来听雨阁之前做了什么?”

    长宁侯此刻心怀愤懑,哪里顾得上她说什么?

    “你给我闭嘴。”他气得脸色涨红,恨声道:“都没听见我说的话吗?请家法…还有,把这个欺主犯上的贱婢拖出去,杖毙——”

    老夫人霍然站了起来,“我看谁敢!”

    她一站起来就针对楼氏,“你不是在照顾轻眉吗?出来做什么?”

    楼氏一抖,似乎很怕老夫人。

    “母亲,我…”

    长宁侯怜惜的揽过她的肩膀,“母亲,您就别责怪她了。”

    老夫人哼了声,眸光转瞬凌厉如刀锋。

    “你给我老实说,轻眉之前有没有对轻歌口出恶言甚至动手?昨天轻歌回府在路上遇到截杀,这件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她眸光迫人的看着楼氏,不放过她脸上丝毫表情,“想好了再回答,你若敢说一句假话——”

    门外陡然响起慌乱的脚步声,是红楠,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哆嗦嗦道:“老…老夫人,外面有好多官兵,正往咱们侯府的方向而来…”

    “什么?”

    老夫人和长宁侯都是一惊。

    楼氏面色灰白的看向叶轻歌,从她眼底捕捉到一丝浅淡而讽刺的笑。

    忽然就想起今日下山之前她说过的话。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老天不给你惩罚,那么,就由我来。”

    “你已经得意很多年了,是该尝尝落败的滋味。”

    那几句话如魔音入耳,不断的在脑海回荡,她浑身如坠冰窖,冷彻透骨。

    直觉的,她肯定这是叶轻歌做的。

    “父亲想不想知道我在来听雨阁之前做了什么?”

    清凉的声音响在耳边,她浑身一个机灵,颤巍巍的道:“是…是你?”

    她这一开口,老夫人和长宁侯也将目光落在了叶轻歌身上。一个疑惑,一个愤怒。

    叶轻歌浅浅一笑,“我今日来便是向父亲禀明此事,只是父亲太过情绪化,一直未曾听女儿好好解释。”

    长宁侯铁青着一张脸,一字一句似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没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叶轻歌却八风不动,面上依旧风轻云淡。

    “前日我回府,在京外无故遇刺,父亲觉得那是小打小闹没放在心上,但女儿为了自身安全却不得不小心为上。父亲您也知道,那天女儿回来的时候,是昭世子亲自接送。自然了,这件事昭世子也是清楚的。”

    楼氏浑身颤抖,脸色接近透明。

    “况且昨日皇上下旨封昭世子为穆襄侯将赐予京城守卫军之权,已将整个京城的安全交给昭世子。堂堂天子脚下,却有宵小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刺,皇上怎能容忍?昨日便已让昭世子彻查。”

    像是配合她的诉说,一个家丁跌跌撞撞走进来,满头大汗,“侯…侯爷…官兵进…进府了,是…是昭世子亲自带的人…他们说…。说要抓夫人去大理寺…接受审问…”

    最后一个字落下,楼氏眼前一黑,倒在了长宁侯怀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