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三十章 施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长宁侯大惊失色,还未反应过来,就听见外面踏踏的脚步声整齐而有序的靠近。有人在吩咐,“长宁侯内眷涉险命案,本侯奉命追查,请长宁侯极其府中所有人配合,不得阻拦。违者,杀无赦!”

    是容昭。

    不用看也知道,此刻长宁侯府只怕已经被团团包围,插翅也难飞。

    老夫人也骤然变色,看向晕倒在长宁侯怀中的楼氏,眼底燃烧着腾腾怒火。

    “这个贱妇。”

    长宁侯这会儿也失了分寸,瞪向叶轻歌。

    “你这个逆女,竟伙同外人陷侯府于不义,你…”

    他还没骂完,门外一队官兵迅速而来,然后分两队站在门口,形成夹道之势。尾端一个面目冷峻的男子缓缓走进,正是容昭的贴身护卫玄瑾。

    玄瑾并未走进来,只站在门槛外,隔着一段距离,对着叶轻歌抱了抱拳。

    “叶姑娘。”

    叶轻歌礼貌的点点头。

    玄瑾这才看向长宁侯,冷声道:“长宁侯夫人楼氏涉险命案,我家世子奉命彻查,若有冒犯之处,还望侯爷见谅,莫要阻挠世子办案。”

    长宁侯面色变了几变,将楼氏放在凳子上,上前几步,询问道:“此事是否有所误会?贱内只是一深宅妇人,如何会涉险什么命案?”

    玄瑾板着一张脸,“侯爷是说我家世子冤枉了夫人吗?”

    长宁侯脸色又是一变,语气稍稍缓和。

    “不敢,只是…”

    玄瑾不想跟他继续磨叽下去,冷冷道:“前日令爱归京,我家世子亲自护送,并亲眼看见有刺客阻拦欲对令爱下杀手。当时世子留下一活口,昨夜已逼供出幕后主使。原本今早就该来拿人,但世子知晓今日是叶姑娘生母忌日,再加上此事涉嫌长宁侯府女眷,不可马虎差错。是以早前才未曾大动干戈。适才叶姑娘着人来传话,说是有了一些线索,世子这才率兵前来缉捕叶夫人。”

    “线索?”长宁侯眉峰一竖,狠狠的瞪着叶轻歌,“什么线索?”

    老夫人这会儿倒是平静下来,不置一词。

    叶轻歌对长宁侯的质问毫不在意,玄瑾抬了抬右手,立即有两个官兵押着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走了进来。

    “兰芝?”

    长宁侯见到这个丫鬟,却是十分意外。所以她没有注意到,原本已经昏迷的楼氏,在听到兰芝那两个字的时候,眼睫颤了颤,指甲狠狠掐入了手心。

    兰芝跪在地上,“奴婢参见老夫人,参见侯爷。”

    长宁侯沉着脸,“你来作甚?”又逼视叶轻歌,“她不是你的贴身丫鬟吗?难道这件事有她参与?”

    叶轻歌曼声道:“父亲说错了,三年前她是我的贴身丫鬟不错。不过我在水月庵的这三年,她可一直在侯府。”

    长宁侯顿时无话可说。

    老夫人却眯了眯眼,三年前叶轻歌犯下大过被逐出家门,身边一干丫鬟等全都被杖毙处死。唯有兰芝,因身份特殊而不知如何处置。后来楼氏求情免她死罪,继续呆在侯府。兰芝护送了叶轻歌一程,便被叶轻歌以不愿深觉此身之罪,愿常伴青灯古佛为赎,不愿累及他人为由赶回了侯府。

    自此,兰芝便分配到了楼氏的皖松阁。

    往事渐渐浮上心头,老夫人面色也开始凝重起来。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兰芝低着头,漠然的说着:“奴婢证明,前日夫人听闻小姐回府,震怒之余派人刺杀。联系杀手的人,正是奴婢。”

    “你胡说!”

    尖锐的嘶吼,却是来自早已‘昏迷’的楼氏。

    此刻她霍然睁开眼睛,森然冷冽的瞪着兰芝,那眼神仿佛魑魅魍魉,要将兰芝剥皮拆骨。

    长宁侯讶异的挑眉,见她有别于平日温婉慈善的面容,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楼氏却没注意到丈夫的变化,她心中惊慌害怕又生怒意,恨恨的指着兰芝,“你这贱婢休要污蔑于我,轻歌虽非我亲生,却自小养于我膝下。你说我诟害于她,于我有何好处?你老实交代,究竟是你指使你污垢于我?”话落又满面泪水,转头对长宁侯凄然道:“侯爷,妾身自入侯府来一直安于本分,敬老爱幼,整顿侯府,惶惶小意不敢纰漏。竟不想…不想还是遭人构陷…”

    她哭得梨花带雨声嘶力竭,“妾孤怜,幸得侯爷怜惜恩宠,荣信有之。然则侯府不容于我,妾身…妾身已无颜苟活于世,只得黄泉路上去向姐姐告罪——”

    她悲愤起身,决绝的撞向门栏。

    长宁侯与她毕竟夫妻多年,信任犹存,再听她哭诉身世,已是心有动容,想着或许她真的是冤枉的。冷不防她这一举动,吓得面色一变,连忙道:“快拦住夫人——”

    下人们自有眼色,再加之这本就是叶轻眉的院子,所有下人也都是母女俩的人,早在楼氏意欲以死明志之时便已经惊呼着过去阻拦。

    叶轻歌冷眼看着,嘴角勾起几分嘲讽,给画扇使了个眼色。画扇会意,手指轻轻一弹,接着便听到扑通扑通接连的重响。那些去阻拦楼氏的丫鬟纷纷哎哟倒在了地上,最前面那个还正巧扑在了楼氏身上。

    楼氏这一番做派原本就是做给老夫人和长宁侯看的,虽知晓屋内这么多人不会眼看着自己真的自尽。但她素来小心谨慎,哪怕知晓有人救自己,也不会如此决然。是以快撞上柱子的时候,她脚步便刻意放慢了些许,此时经此一撞,顿时重力不稳,惊恐的向前扑。

    长宁侯和老夫人自是看不出这其中有画扇插足,但如何瞒过玄瑾这一高手?

    刚才画扇那一招虽然隐秘,但他还是看见了。眉头微蹙,打量着楼氏这一撞上去大约不死也得伤重月余不能下榻,那世子还如何审问?便暗自相助一把,在最后一刻,让楼氏堪堪斜擦柱子而过,却是结结实实倒在了地上,撞得一声凄厉嘶叫喊。

    身旁七歪八倒的丫鬟已经慢悠悠站了起来,此刻眼见她摔倒,又听长宁侯怒责,连忙上前手忙脚乱的把她扶了起来。

    长宁侯气得面色青白,眼见楼氏经此变故衣衫不整朱钗掉落发丝散乱,早已没了端庄之态,顿时心生抑郁烦闷,也没上前安慰。额头突突的冒,眼神里似乎要喷出火来,对着叶轻歌骂道:“孽女!你一回来就闹得家宅不宁,你看看把你母亲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你…”

    “父亲错了。”

    叶轻歌知晓玄瑾不会任由楼氏今日丧命,也没让画扇继续动手,慢悠悠说道:“我母亲姓江,是安国公府的嫡女,十九年前便已经难产而亡。今日是她的忌日,女儿早前才去祭拜了母亲。父亲虽上了年纪,记忆也不该如此之差才是。”

    玄瑾暗道这叶大小姐看起来是个温和的性子,却不知说起话来如此夹枪带棒针针见血,活活气死了人也找不出错处。

    “你——”

    长宁侯今日连连被她抢了话头,胸中发闷,恨不得将叶轻歌大卸八块以平心头之怒。

    老夫人眼神如刀子般戳向楼氏,若非有外人在,她真是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生吞活剥了了事。

    深吸一口气,复又看向兰芝。

    “你口口声声指责夫人加害大小姐,可有证据?要知道,你从前是大小姐身边人,又如何听得夫人之言与外人联合刺杀大小姐?其中曲折,你且一一道来,若有半句虚言。纵然日后安国公府追究,老身也必要你血溅当场。”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老夫人这一怒威严并重,却是那楼氏哭哭啼啼装腔作势万分不及的。

    兰芝浑身一震。

    “是。”

    玄瑾此时皱眉上前,“老夫人,此事涉及命案,应该交由我家世子带去大理寺卿盘问——”

    老夫人却是面不改色,分毫不让。

    “此虽为公事,但因受害人与主使人皆为我长宁侯府内眷,亦是我侯府家事。老身虽为妇人,却也知晓牢狱之中多刑苦,兰芝不过一柔弱女子,若是受不得,便也就没了,得不偿失。老身知晓阁下有命在身不敢耽误,且容老身询问几句得知原委。若然真是我侯府有宵小作怪,别说其他,老身便断然不容其再祸害他人。”

    她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且字字合乎情理,又没有以长辈身份压之,倒是让玄瑾不好多说什么,只得点头。

    “既如此,还请老夫人快些,在下好向世子复命。”

    老夫人面色和缓,“老身知晓。”

    楼氏唱了一出苦肉计,原本是想激起长宁侯对她的维护今日暂且拖延,莫入那牢狱之灾,再寻它法祸水东引。却不想事情有变,若兰芝那贱婢真的交代出什么,于她不利。顿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思索着该如何自保。

    老夫人已经开始询问兰芝,“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兰芝不卑不亢道:“此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不可短。”兰芝沉声道:“或可精。”

    长宁侯怒斥,“大胆奴才,休要耍浑,且从实招来。若有虚言,本侯定不饶你。”

    兰芝并无畏惧,“此事得从大小姐生母叶江氏说起。”她顿了顿,抬头看向长宁侯,目光平静,竟看得长宁侯心虚侧头,勉强道:“此事和叶江氏有何关联?”

    此时楼氏身边的丫鬟雪荷插嘴道:“侯爷,兰芝本为大小姐贴身丫鬟,三年前无故投靠我家夫人,其心有变,可见为两面三刀之人,不足为信。当日她可背叛大小姐,今日又无故指证夫人,焉知其不是挑拨离间让夫人和大小姐之间心生嫌隙?此婢用心险恶,实为可恨。侯爷断不可轻信之,冤了夫人啊。夫人乃侯爷枕边人,多年为侯府操劳不求回报,上下重之,且外有贤名。”

    “再则,夫人还为侯爷孕育一女。如今二小姐于榻上承受断手之痛,夫人心力交瘁即便蒙受委屈也默默忍受不曾吐露一字。如今就凭着一个不忠不义的丫鬟随意攀咬,侯爷便要背离夫人将其授于刑灾让二小姐痛失亲娘吗?”

    她悲戚哭喊,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侯爷便是不念着与夫人多年夫妻情分,也得念着夫人打理侯府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免她受此大辱啊,侯爷…”

    由她带头,听雨阁内其他丫鬟纷纷下跪。

    “侯爷英明,万莫受小人蛊惑,让夫人蒙受不白之冤。”

    楼氏掩面垂泪,好不委屈,却咬牙不说一个字。只泪光朦胧的看着长宁侯,凄怨而隐忍。

    长宁侯顿时心中震动,难免想起这些年夫妻情分,便觉柔软愧疚。

    正在此时,内室珠帘抖落,却是丽香奔了出来,跪在地上,痛声哭泣道:“侯爷,二小姐方才受折骨接骨之痛,已然昏迷。听见前方动静知晓生母即将离去,痛心之下再次昏迷。二小姐素来身体娇弱,此番身心皆创,只怕…”

    她呜呜哭泣,声音渐渐嘶哑,如丧考妣。

    “侯爷您即便心有疑虑,也该顾及二小姐性命。夫人若有错,改日再查也不迟。二小姐如今病体堪舆,若夫人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二小姐…”

    叶轻歌忽然一声轻笑,“我从不知晓,断手之痛还能折了命去。”

    长宁侯震怒,她却眸光轻转,慢悠悠道:“既然你家主子命在旦夕,医女尚且未离,你这个贴身丫鬟不汤药伺候,倒是有心思旁听外事,疏漏至此,便是轻忽主子,该以杖刑,以儆效尤。”

    最后四个字铿锵有力,震得所有人都是面色一边,丽香更是花容失色,抖动着唇瓣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叶轻歌却以轻拂袖摆,清声命令。

    “二妹尚缠绵病榻,尔等小人作祟疏陋主子之疾,实在可恨。”她话音一转,“我素来知晓二妹心善,素日里治下多有宽容,不成想尔等不感恩便罢,竟无视主子贵体。也罢,今日我便代二妹素清修整闺阁,且莫容尔等猖獗。”

    “画扇!”

    画扇立即上前一步,恭敬道:“奴婢在。”

    叶轻歌双手叠于腹部,面色肃然而清淡,道:“拖出去,杖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