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三十三章 暗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这一声笑,立即就将满堂沉重肃穆的气氛给打散,长宁侯和老夫人几乎是立即就坐了起来。

    叶轻歌则是不紧不慢道:“世子爷,‘梁上君子’可不是褒义词。”

    长宁侯反应过来刚欲斥责,容昭的笑声又响了起来。

    “本世子今日才知道,‘表里不一’也不一定是贬义词。”

    说不清这话是讽刺还是赞扬,只是那声音飘飘荡荡淼淼如风,低低沉沉如海底漩涡般隐人沉沦而又带着迫人的威压,门口列队的官兵立即肃然起敬。

    容昭就在尽头负手而立,玉白发簪下一头青丝如倾洒的瀑布,紫衣华袍在阳光下潋滟流丽,身形修长而隽秀,看似风流不羁的笑容挂在唇边,斜飞入鬓的眉因此上挑,透着远山黛色,点缀黑眸华光绝艳。而皮肤白皙唇色如樱,微微上扬的弧度恰似春风绿柳,流水无痕的一笑,便折了枝头皎月,红尘锦绣,倾泻漫漫。

    说不清的矜贵肆意,道不尽的雅韵风姿。

    叶轻歌眼睫轻垂,忽然便想起深宫廊檐,白玉铺就,章台深处,铺开的那些娇媚多姿而曼妙风情的纤细背影,那般鲜亮而鲜活的容颜依次呈现眼底深处,似集天下之美,云云雾霭,声声脆脆,痴痴醉人。然后流荡在他锦绣华服囊括江山颜色的黑眸中,便黯然失色。

    她微微有些恍惚。

    一直知道容昭容姿非凡,然而她从前未曾如此认真仔细的观察他。

    因为那许多年里,有另一个人,一直占据了她的视线,她的心。

    容昭站在原地,衣袂飘飘容色华艳,神情淡淡而清冷。

    “让你做点事怎么这么磨蹭?”

    玄瑾惭愧的低下头,正准备请罪,容昭已经转过身去。

    “行了,把人带走,带到大理寺去,上了公堂慢慢审问,爷也好进宫复命。”

    一番话是完完全不给任何退路,这便是叶轻歌想要的后果。楼氏犯的那些罪可大可小,但如果仅仅只是限于府内,老夫人和长宁侯很有可能就会为了大局着杀几个无关紧要的人顶罪,楼氏嘛,顶多就是禁足,这件事也就就此揭过了。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但她却不想就此放过楼氏,人该为自己所犯下的过错承担后果。

    楼氏杀人害命无恶不作,理应受到应有的责罚。

    只要惊动了官府或者大理寺,这件事就不可能就这样不了了之。

    也就是说,无论日后会抓出多少替罪羔羊,无论多少人为楼氏开罪,这个污点,她这辈子也别想抹去。

    “是。”

    玄瑾一挥手,早已等候多时的官兵便涌了进来,毫不客气的去抓楼氏。

    楼氏再如何心狠手辣也不过只是一个深宅妇人,何曾见过这等场面?顿时就吓得花容失色,眼泪哗啦啦掉,嘶声呼救。

    “侯爷救我,救我…妾身是冤枉的…冤枉…”

    长宁侯尽管对楼氏多有失望痛恨,但这么多年来多少情分还在,而且今日这事儿太过蹊跷也太过紧急,尤其是兰芝的揭露几个姨娘的指证,以及楼氏身边贴身丫鬟嬷嬷的倒戈。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有人在暗中操控这一切。

    好歹也是在官场上摸滚打爬了那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顿时心中就有了怀疑,再加上楼氏如此哭哭啼啼也着实可怜,他便心生同情。上前一步想要说情,容昭却不想给她开口的机会,懒懒道:“只抓与命案有关联的人就行了,其他长宁侯府的家事爷管不着。嗯,那个叫兰芝的,一起带走。”

    他又想起了什么,微微侧脸,似笑非笑的看向叶轻歌。

    “叶大小姐,你没意见吧?”

    叶轻歌微微一笑,“世子办公务重要,小女子自是不会有异议。”

    容昭看起来很满意她的配合,“长宁侯府还是有明事理懂规矩之人,叶侯爷有个好女儿啊。”

    看似漫不经心的话,却成功的阻止了长宁侯准备为楼氏求情的话。

    叶轻歌如此深明大义的推出自己的贴身丫鬟配合容昭查案,他若还包庇一个‘幕后主使’便是不明事理不懂规矩阻挠容昭办案。这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难保不会疑心他骄狂自负无视君威。更甚者为了一个女人而敢跟大理寺杠上,传到御史台耳朵里,一份奏折上达天听,他这个侯爷,估计也做到尽头了。

    长宁侯不是笨蛋,知道孰轻孰重,很快就分清利弊得失。他不再看求助的楼氏,拱了拱手。

    “世子过奖。”

    楼氏睁大眼睛,眼里最后一丝光亮尽数熄灭。

    或许此刻她都想不明白,从前明明那么宠她那么信任她的丈夫,为何在此刻她受难的时候选择冷眼旁观?

    也或许她终于明白,自己在这个男人眼里真的没她想象的那么重要。

    无论是哪种可能,都足以让她崩溃。

    她一生汲汲盈取,步步为营,算计这个毒害那个,总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把那些曾经嘲笑自己的,鄙视自己的人,全都踩到了脚底下。怎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就失败了?

    不,她不甘心…

    “叶轻歌,你害我。”

    无助、绝望、惊惶、愤恨…所有情绪在心里交织,所有的事在脑海里一一掠过,她脑海里精光一闪,想通了这一切的关键。

    是叶轻歌,是那个贱人,都是叶轻歌在算计她。

    “都是你做的是不是?是你让兰芝在我身边做卧底是不是?这几年…这几年你在水月庵,却操控着侯府所有事,你…你不是人,你是魔鬼,是魔鬼…”

    容昭听得不耐烦,“堵住她的嘴。”

    “你杀了…呜…”

    楼氏刚说了半句话,就被堵住了最,呜呜的努力挣扎,丝毫没看见老夫人骤然铁青的脸色,回头就对长宁侯怒斥,“这就是你娶回来的女人,到底是小户人家养的,不懂规矩,眼皮子浅,成天除了会唱歌跳舞就拌柔弱装可怜,也就你当个宝。”

    她哼一声,怒气冲冲带人就走。路过叶轻歌身旁的时候,意味深长而凌厉的看了她一眼,终是什么也没说的走了出去。

    长宁侯被母亲当众指责,面色有些发烫,想起楼氏最后说的那句话,脸色也有些不好,狠狠的瞪了叶轻歌一眼。

    “你非要弄得家宅不宁你才安心是不是?”

    容昭还没走,听了这话便皱了皱眉,想起那天晚上叶轻歌捂着心口痛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却用匕首划伤手臂,仍自微笑不改。想起那天晚上画扇说过的话,再看长宁侯如今这般毫无理由的偏见和指责。

    不知怎的,心里就升起一股气郁气。

    他忽然转身,大步走回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一把抓住叶轻歌的手,同时也将长宁侯未说完的话给彻底的堵在了喉咙口。

    “这件事你也是当事人,得跟我回去做证人。”

    叶轻歌一怔,闻言倒是释然了,目光落在他抓着自己的手上面,道:“世子爷,男女授受不亲。您先放手,我跟你去便是。”

    容昭脚步一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像是受惊一般,立即松了手,瞪着她,不明白自己为何遇见她以后就频频失常。

    长宁侯这时也回过神来,忙道:“世子,轻歌是受害人,这件事不是应该追查真凶吗?带她去大理寺是否有些不合适,毕竟她是女儿家…”

    容昭不屑的轻哼,不无讽刺道:“叶侯爷这时候倒是想起她是你女儿了,这件事都发生了足足两天,也没见侯爷你上报朝廷或者刑部。若非那天本世子奉命去接你女儿回京,就算她躲过一劫,你是不是也就此不闻不问了?”

    长宁侯被他一番话打得措手不及,脸色有些不自然。

    容昭神情更加不耐,转身就走。

    叶轻歌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

    出了长宁侯府,容昭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叶轻歌,神情似讥似讽又似漠然。

    “想不到你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心眼儿倒是挺多的。被困在水月庵三年,却能操控侯府,三年布局只待今日一网打尽。真是好手段,佩服,佩服!”

    叶轻歌面不改色,“世子本不羁世俗,又知晓这本为内宅之事,依旧躬身前往,若没有一场好戏,小女子怎好劳烦世子?”

    容昭看着她,渐渐收敛了神色,眼神一刹那变得悠远。

    “你真是…”

    话刚出口他便是一顿,似久远的记忆笼罩眉梢,眼底一团黑色涌现,将方才所有的情绪刹那淹没。

    “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薄唇上扬,微俯身,精致华艳的眉目刹那逼近,浓艳的丽色混淆在瑰丽斑驳的画卷中,美得有些不真实。故而那浓长上挑的眉带出墨黑如画的眸子,点出几分邪魅和压迫来。

    “还有,宋至修究竟是怎么死的?”

    两人距离靠得很近,身后高额牌匾府邸堂皇肃穆,清俊如画的男子和倾城国色的女子四目相对看似深情款款缱绻绵绵,却是各怀心思暗潮汹涌。

    叶轻歌又是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

    “这个问题,世子终有一天会知道答案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