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四十一章 捉奸(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兰芝面色微变,手指紧了紧。

    “侯爷在说什么,奴婢不明白。”

    容昭嗤笑,“你家主子会演戏,你也不落人后。明明身怀高强武艺,却装着被楼氏威胁卑躬屈膝以供使唤,实则收买人心为你家小姐铺路。为了扳倒楼氏,不惜以自己为诱饵入狱。啧啧啧,还真是衷心呢。”

    兰芝不说话,她深知,这时候说多错多。

    容昭也不着急,“不得不说,你的确有几分能耐。在长宁侯府呆了这么些年都没暴露身份,只怕到现在他们也只当你是一个丫鬟吧?”

    兰芝眼睫颤了颤,没有说话。

    容昭嘴角一勾,眼神温凉。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儿本侯也懒得去调查,安国公府可以眼睁睁看着你家小姐被逐出家门三年不闻不问,任由长宁侯府的人将她逼到绝路甚至残杀身边之人,却唯独留下你一个,就证明你活着有活着的价值。”他一只手敲击着桌子,慢悠悠道:“本侯知道你不怕死,但你立了如此大功,你家小姐却将你丢入狱中,你甘心?”

    兰芝面无表情,“侯爷想问什么便问,若是想挑拨离间搬弄是非,那么大可不必。兰芝虽卑贱,但依然懂得傲骨二字。”

    容昭呵的一声轻笑,眼底划过一丝赞赏。

    “有这么个聪明的丫鬟,你家主子怎么会被人陷害至那步田地?嗯?”他语气依旧漫不经心,“罢了,你是个硬骨头,就算对你用刑你大概也不会招。这样吧,换个问题。”

    他站起来,负手走到兰芝面前,问:“你家小姐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嗯,我指的是她被赶出侯府之前。”

    兰芝浑身一颤,眼神里写满了警惕。

    “侯爷问这些做什么?”

    容昭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笑呵呵道:“你家小姐现在是本侯的未婚妻,为保证以后夫妻和谐,作为未婚夫的本侯,难道不该关心一下未婚妻的为人?而你是她的贴身丫鬟,我想,没人比你更清楚你家小姐的为人。”

    ==

    长宁侯府。

    老夫人前呼后拥的走来,死死的看着满身狼狈的楼氏,呵斥道:“你不回自己的院子,跑这儿来做什么?”

    楼氏现在怒火中烧,尤其想到有不知廉耻的小贱人躺在她夫君身下婉转承欢,更是又恨又怒,当下也顾不得老夫人的斥责,急急道:“母亲,您让儿媳进去。儿媳不过才离开侯府一日,竟有那狐媚蹄子妖魅诱主,我…”

    “母亲也是你能叫的?”

    老夫人却沉了脸色,冷冷道:“别忘了,你如今已经不再是侯府的主母,只是一个被贬的妾室。你有什么资格干涉湛儿的私事?什么狐媚蹄子?你嘴巴放干净点。既然怀着孩子就不要到处乱跑,好好回自己的院子养胎,为侯府添丁,比什么都强。”

    叶轻眉由丫鬟扶着走来,刚好听见那一句‘你如今已经不再是侯府的祖母,只是一个被贬的妾室’。当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丫鬟大惊失色,“二小姐…”

    楼氏本来被老夫人那一通毫不客气的辱骂而脸色发白,听得惊呼声,立即掉头看过去。

    恰在这时,书房的门打开了,长宁侯走了出来,神色有些不耐烦。

    “什么事这么吵吵闹闹的?还让不让人安静了?”

    他走出来,神色有些不悦和被打断的恼怒。

    “侯爷…”

    楼氏再也无法顾及自己的女儿,她看见长宁侯出来,下意识想要跑过去,但看他衣衫褶皱显然是情急之下草草穿上就出来了。甚至还能闻到他身上属于女子那种淡淡的清香,深入骨髓,一寸寸将楼氏的心烧得灰飞烟灭。

    她脸色煞白,泪水自然晕染在眼瞳内,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你…你…”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包括老夫人。

    门扉轻启,海棠从里面走出来。云鬓散乱衣衫不整,眼含春水面若朝霞,脖子上还有明显的吻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是你?”

    老夫人惊呼声还未中断,楼氏便如发狂的野兽一般冲了过来。

    “你这个贱婢,居然敢勾引侯爷,我要杀了你…”

    长宁侯显然没想到屋外聚集了这么多人,也没想到楼氏居然回来了,正在发怔,冷不防楼氏这么一冲过来,他下意识的将海棠挡在自己身后,一只手抓住楼氏挥过来的手腕,怒道:“你闹够了没有?”

    楼氏睁大眼睛,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他质问她,他居然质问她?

    这么多年他一直对她小心爱护疼宠有加,今日居然为了个妾婢对她发怒。

    海棠已经跪在了叶轻歌面前,低着头不说话。

    扶着楼氏过来的丫鬟茴芳道:“侯爷,夫人腹中还怀着您的孩子,一路上回来又舟车劳顿,您便是再怒,也该体恤夫人身怀六甲之苦啊。”

    长宁侯还在疑惑楼氏怎么突然回来了,之前宫里来人的时候他并没有去大厅接旨,此时听闻这番话,脑子立即懵了,几乎都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

    “你说什么?什么孩子?”

    老夫人这时候走过来,却是斥责茴芳,“什么夫人?她早已被贬为妾,何来的夫人?不懂规矩,来人,给我掌嘴。”

    “是。”

    周嬷嬷立即走上前,二话不说反手就是两个巴掌扇过去,打得茴芳脑子轰轰作响,眼圈儿立即就红了,却不敢反驳。

    “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宁侯如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过就是在书房里呆了两个时辰,怎么一出来就天翻地转了?

    老夫人看了眼楼氏,又看了眼跪在叶轻歌脚边的海棠,眼神深了深,略带冷意的看了叶轻歌一眼。这才对长宁侯解释了一番,末了又吩咐道:“楼氏有孕,从今日起,就好好呆在屋子里养胎,没事就别出来闹腾。”她一个眼神过去,跪在楼氏脚边的两个婆子立即浑身一颤。

    “还不扶你家主子回去?”

    “是。”

    两个婆子诺诺的站起来,要去扶楼氏,楼氏却忽然十分激动,“走开,别碰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