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四十二章 假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她目光喷火,却是直直看向叶轻歌。

    “是你,你让这贱婢来勾引侯爷的是不是?为人子女者,当奉行以孝悌之义,你却委以狐媚之人迷惑侯爷,你是何居心?”

    她一言落长宁侯倒是一愣,刚要斥责,却听得画扇低喝一声。

    “大胆。”她冷冷看着楼氏,“楼氏,莫忘了,你如今乃是妾室,而小姐是千金之体。你以卑贱之躯,胆敢指责主子,如此犯上,该当何罪?”

    楼氏被唬得一噎,她自然是不能接受自己风光多年一朝被贬从高高在上的主母成为了卑微的妾室。如今被画扇这一通指责,既是羞愤又是愤怒,颤抖着指着画扇,“你…你竟然…”

    “够了。”

    长宁侯有些不耐烦,一把将海棠扶起来,却是看向老夫人。

    “母亲,海棠以前是您院子里的人,儿子既收了她,就不能薄待于她,儿子想纳她为妾。”

    楼氏惊得目瞪口呆,立即道:“不行,我不同意。”

    “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这次开口的却是叶轻歌,“莫说你如今已经不再是我父亲的夫人,即便是,你也没资格干涉他纳小。楼氏,这些年你恃宠生娇蛮横霸宠,更甚者为固宠加害侯府子嗣,以至于这么多年来侯府继承堪舆。你犯下诸般罪过,本该按律法处置,皇上怜你身怀有孕,幼子无辜,特赦你回府待产。然你本为嫌疑犯,正室已被剥夺,如今的你也不过只是侯府里一小妾。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反对我父亲纳妾?”

    她慢慢走过去,神情依旧温和,眼神却看得楼氏浑身发颤。

    “还是,你想绝了侯府子嗣不成?侯府没有了继承人,你有什么好处?”

    楼氏被她眼底的森寒之意惊得后退,原本身心皆创疲累不堪,方才又受了刺激的她再也不堪重负,浑身一软便倒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着说不出话来。

    子嗣一直以来是老夫人的心病,虽然此刻猜测到今天这一幕是叶轻歌有意设计。但海棠已经和湛儿成其好事,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个说法也说不过去。再者,海棠又是从她院子里出去的,此刻倒也不好责怒叶轻歌。她的确也忧心侯府子嗣的问题,以前是楼氏善妒。如今长湛儿已对楼氏生了厌烦之心,能纳海棠,也能纳其他人。假以时日,不怕没有孩子。

    诸般想法在心里一一划过,老夫人当即对海棠道:“既然侯爷抬举你,日后你就好好伺候侯爷,知道了么?”

    海棠心中一喜,老夫人这么说也就是答应将她提为姨娘了,便跪在地上。

    “妾身谢老夫人大恩。”

    楼氏只觉得两眼一花,委屈愤怒不甘绝望等所有负面情绪接踵而来,她突然哭了起来。

    老夫人一脸厌烦,“住嘴。”

    楼氏一抖,却哭得更大声了。

    “我的儿啊,你的命好苦啊。还没出生就没了父亲的宠爱,上天不公,让小人猖獗,辱我清白,夺我正室,宵小奸…”

    “你的命不苦,作为你的孩子,有你这么个娘的确是命苦。”叶轻歌语气轻柔字里行间却满是讽刺,“在牢狱里呆了一晚上,营养不足身体憔悴,回府后不请大夫好好请脉安胎,却在这里大哭大闹。难道你不知道,孕妇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么?如今暮春,气候微凉,这地板最是冰冷。你就这般坐着,若寒气入体,有伤侯府子嗣,这个责任,你可担待得起?”

    楼氏哭声一顿,老夫人已经面带怒容。

    叶轻歌却还没说完,“你女儿还在病中便来迎接你回府,如今她气虚衰弱晕倒,你这个做母亲的却好像一点都不关心,反倒是来干涉当家之主纳妾。如此看来,你并不在乎自己的孩子,又有什么资格来埋怨他人?你孩子命苦,那也只是因为不幸有你这样一个自私的母亲。”

    周围的人脸色已经变了,由最开始的微微同情到如今的鄙夷讽刺甚至嘲笑。

    楼氏面色煞白,身子抖如落叶,眼泪还贴在脸上,被风干了一寸寸冷冽入骨。

    “不,不是这样的,你说谎,你陷害我…”

    “除了整天张口喊冤,你还会说什么?”

    叶轻歌忽然顿住,老夫人已经气急败坏,对楼氏身旁的两个老婆子吼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扶她回去,请大夫啊,要是孩子有个什么万一…”

    忽然一声惊呼,红楠一只手捂着唇,一只手颤巍巍的指着楼氏,结结巴巴道:“血…”

    老夫人猝然回头,入目所见,只见大片的血从楼氏衣摆下流出来,染红了地砖。

    长宁侯脸色一变,老夫人更是面如死水,忙着吩咐。

    “去请大夫,快去…”

    “是。”

    ……

    丫鬟们早已乱了分寸,惊叫四起,更是没人去管晕倒在地的叶轻眉了。

    楼氏自己却是懵了,她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一滩血,满脸的疑惑和惊恐。那血如地狱里遍布的彼岸花,一寸寸染红了她的眼睛,也将她的心一寸寸烧得灰飞烟灭。

    怎么会有血?

    怎么可能?

    直到听见老夫人说请大夫,她才浑身一个颤栗,下意识阻拦道:“不,不许请大夫…”

    大夫一查就完了。

    “你给我闭嘴。”

    老夫人怒目圆睁,阴森森道:“楼佩英,我告诉你,要是我的孙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拿你抵命。”

    楼氏被吓懵了,脑海里刹那间一片空白。

    一片混乱中,没人看见,叶轻歌嘴角轻轻上扬,眼里划过浅浅而了然的笑意。

    ……

    楼氏被抬回了皖松院,大夫很快就来了。

    楼氏躺在床上,隔着薄薄的帘子看着提着药箱而来的大夫,心里更是绝望。这大夫根本不是她的心腹,想串供都没有机会。她颤抖着,无人发现她身下早就没有流血了,甚至她自己都没发现。

    大夫已经坐了下来,依旧碍于男女之防,让人在楼氏手腕上绑了红线。可是她一直在颤抖,想要坐起来。

    “不要,我不要诊脉,我没事,你们都出去,全都给我出去。”

    老夫人在旁边看得又急又怒,“你给我闭嘴。快,按住她,不许动。”

    丫鬟婆子不敢大意,连忙去按住楼氏,又说道:“姨娘,你就安分点吧,若孩子有个好歹,你…”

    一声姨娘惊得楼氏眼眶睁大,也忘记了反抗,怔怔的被按回床上躺着。

    大夫立即诊脉。

    老夫人在旁边问:“如何?孩子是否能保住?”

    这一出声,楼氏立即惊醒,蠕动着唇瓣还没说什么,那大夫已经惊异的皱眉,随后又仔细的探了探楼氏的脉搏,似乎终于确定了什么。站起来,对老夫人拱了拱手。

    “回老夫人,这位夫人…并没有怀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