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五十三章 夜晚私会,宋府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仿佛破开晨曦的朝霞,从天际漫漫洒下,顷刻间万张光辉。极致的美丽,让人失了言语和呼吸。

    这个女子,好像比三年前更美了。

    不止容貌,而是气质。

    宋至贤眯了眯眼,三年前的叶轻歌美丽有余,却是个死板守旧的性格。即便是与他相处,也扭扭捏捏放不开。

    这也说得过去,毕竟是大家闺秀嘛。可惜就是太过木讷,不善言谈,倒是像个小丫头。

    而今日所见,这女子容光绝俗姿态优雅,气质绝佳,这通身的气派更甚皇家公主。

    难以想象,不过就是三年的时间,这个女子竟然一百八十度的蜕变。仿佛昨日还是山鸡,今日就成了翱翔于九天之上的凤凰。

    叶轻歌淡淡的笑着,此刻宋至贤脸上的黑巾已经被摘下,便于她打量他的容貌。

    这宋至贤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的,也难怪会将从前的叶轻歌迷得七晕八素忘了身为大家闺秀的矜持和端庄与他有私。

    “宋世子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何料定你今晚会来此?”

    宋至贤回神,想起三年前好歹和叶轻歌可是一对‘苦命恋人’,眼神便闪烁出几分精光,脸上却是一片哀戚之色。

    “三年不见,你便如此恨我对我拔剑相向么?你是不是在怪我当年没站出来给你作证而被赶出家门?我也是有苦衷的,轻歌,你听我说…”

    “放肆!”

    画扇手中利剑毫不犹豫割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肤,渗透出血迹来,并且厉声打断他的苦情戏。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直呼小姐的闺名?”

    宋至贤还没被一个丫鬟如此厉声质问过,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轻歌,你身边的丫鬟,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从前那个兰芝…”

    “你再叫一声试试?”画扇手指一动,血痕加深,“我手中的剑可不长眼睛,到时候伤了宋世子性命就不好了。”

    宋至贤再是好脾气此刻也忍不住有些愤怒了,他虽是庶子,但还算得广陵侯赏识,从小也是娇生惯养没受过什么苦。今夜却连番遭这丫鬟讽刺,可谓是奇耻大辱。

    他沉了脸,冷声对叶轻歌道:“从前你如此善解人意,不过三年,怎的就变成了这般模样?”他言语中隐有叹息和失望,“你便是恨我,也不该…”

    “宋世子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

    叶轻歌漫步走过来,至始至终神情不变。

    “且不说世子私闯侯府该如何处置,便是如今为人砧板鱼肉,世子也该懂得什么叫做忍一时之气吧?”

    宋至贤住了口,这才仔细审视叶轻歌。这个女人当真是从里到外变了个彻彻底底,若是从前,听到他这番话,必定会心软愧疚对他道歉。如今虽然含笑以对温和如初,但那言语之中透露出的疏离和隐约冷漠让他心惊而陌生。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叶轻歌。

    但下一刻,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已经过了三年,但叶轻歌的容貌并没有多少变化,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轻歌…”仿佛感受不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宋至贤含情脉脉的望着叶轻歌,苦涩而柔情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当年我们…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没资格为自己辩解。只是,如今先皇赐婚,你很快就会嫁给穆襄侯,日后只怕你我再无相见之日,所以今晚我才…”

    叶轻歌挥手示意画扇稍安勿躁,淡淡打断他的话。

    “宋世子大半夜的来长宁侯府,难道是想和小女子叙旧的?”她语气平和神情从容,“广陵侯给世子的任务,世子可没完成呢。”

    宋至贤脸色变了,总算意识到如今的叶轻歌已非三年前那般好骗。他沉默着,眼神不停的闪烁。忽然想到了什么,眼底划过一丝精光。

    “私藏男子在闺阁,这要是传出去,受害最大的会是谁?”

    叶轻歌不惊不怒,心中有些叹息。要是真正的叶轻歌还活着,见到这样的宋至贤,该有多失望多痛心?哪怕三年前被赶出府绝望之下没见到宋至贤站出来,她也未曾恨过那个男人。甚至还害怕宋至贤被自己连累,所以在楼氏巧言令色污蔑她杀人的时候,她闭口不言,还勒令兰芝不许说出真相。

    直到被容莹害死,她都不知道她所爱的那个男人,才是导致她红颜薄命的罪魁祸首。

    这般精于算计,这般薄情寡义。

    这才是宋至贤的真面目。

    叶轻歌,你若在天有灵,可看清楚了?

    下辈子投胎记得擦亮眼睛,莫要再被这个男人所骗了。

    或许是相同的经历,让她有短暂的沉默失神,而后眼神渐渐变得淡漠。

    “侯爷不是想知道真相么?他会告诉你所有真相的。”

    宋至贤一惊,这屋里还有谁?

    屏风后转出一个人,紫衣华贵,眉目潋滟如画。

    容昭。

    宋至贤心沉入谷底,暗自焦急。本来他还想借着以前和叶轻歌的情分让她放松然后挣脱这个丫鬟的桎梏,只要闹出点动静,他就可以趁乱逃走。可如今容昭在这里,他便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是容昭的对手。

    怎么办?

    他在心里不断思索着,计划着。

    容昭已经走了过来,下午她让画扇给他带话,说有精彩好戏请他欣赏观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莫名其妙的就来了。刚才他躲在屏风后,清楚的听见宋至贤说的那些话。虽然只是些只言片语,但已足够他了解很多事情。

    宫里那些谣言或许夸张,大部分却是事实。

    只是他不明白,这样对自己不利的过去,她为何要让他听见?

    画扇已经点了宋至贤的穴道,利落的收回自己的剑,走到叶轻歌身后。

    容昭看了叶轻歌一眼,“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叶轻歌微微一笑,“侯爷还是先听听他怎么说吧,听完以后相信侯爷自有论断。”她一顿,笑得越发温柔,“小女子完全相信侯爷有千万种方法让他说实话。”

    宋至贤莫名打了个寒颤,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笑脸嫣然的女子很可怕。

    ……

    真相是什么,容昭已经不关心,而且他基本上也猜得*不离十了。

    至于宋至贤——

    他看向叶轻歌,看不出她对这个男人还有半分情谊,不然也不会特地让他过来了。

    “然后呢?”

    叶轻歌扬眉,淡淡道:“广陵侯舍不得断绝子嗣,但杀人犯法,侯爷身为朝廷命官,理应主持公道。”

    宋至贤脸色微白。

    容昭却脸色平静,“他是侯府世子,虽没在朝廷当值,却也与普通白身不同。按照北齐律法,公侯王爵若有人犯杀人之罪,应有刑部提审,情节严重者上报圣上裁决,这并不在我的指责范围内。”

    叶轻歌莞尔,“那作为举报人,侯爷应该够格吧?”

    宋至贤被点了哑穴说不出话,心中暗自焦急愤恨。早知道这个女人这么难对付,三年前就该直接杀了她灭口,省得今日麻烦。

    容昭看着她,忽然勾唇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叶轻歌一怔,“侯爷?”

    容昭没回头,站在门边,懒懒道:“你应该更想自己亲手处置他。”他负手而立,“我时间有限,你快点。”

    叶轻歌又是一怔。

    他这话的意思是…给她把关?告诉她,任由她怎么做都可以,出了事儿他给她担着?

    “你就不怕…”她慢吞吞的说道:“我杀了他?”

    容昭侧过头,神色不改,眼中却浮现几分戏谑。

    “我还真有点想知道,你杀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

    叶轻歌眼皮跳了跳,笑得几分无奈。

    “有件事想请侯爷帮个忙。”

    “嗯?”

    “家父有一封请辞奏章,烦请侯爷代为呈给皇上。”

    “…”

    容昭缓缓回头。

    那女子娴静而立,唇边笑意轻柔如水。

    自然,高贵,优雅…

    那个身影又在脑海里不停的闪烁回放。

    他呼吸有些急促,身侧的双手微微收紧,眼神再次浮现茫然怀念之色。

    “世子。”

    玄瑾忽然出现在身后,将混沌的思绪拉了回来。

    “什么事?”

    玄瑾神情有些严肃,“楼氏在狱中被人下毒而死,程大人已经抓到杀人凶手,他招认乃是受人指使。”

    容昭眯了眯眼,回头看向叶轻歌…身后不远处脸色骤然失色目光不可置信的宋至贤。

    “谁?”

    玄瑾沉声道:“广陵侯世子,宋至贤。”

    ……

    宋至贤想不通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到底是怎么失败的,明明,一切都天衣无缝,怎么可能?

    玄瑾的声音还在继续,“程大人连夜进宫上奏皇上。虽然楼氏乃嫌疑犯,也已经招认,但未经过最后判决,任何人都无权侵害其性命。皇上震怒,连夜召集刑部尚书,连同大理寺卿程大人派兵包围了广陵侯府,逼广陵侯交出杀人凶手宋至贤。然而官兵搜查侯府,并未发现宋至贤踪迹。”

    容昭听完事情经过,竟然笑了,看向叶轻歌,挑眉道:“这也是你算计好的吧?”

    叶轻歌没否认。

    容昭负手而立,慢慢走近她。

    “楼氏交代那些事情大理寺还未向外公布,宋至贤却能轻易得到消息,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有人有意让他知道。”他低眉看着叶轻歌,神情波澜不惊,“然后借他之手杀了楼氏灭口,坐实杀人之罪。还有你那个妹妹…”

    他瞥了眼屏风后,叶轻眉就躺在那个地方。

    “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聪明和敏锐。先说服你父亲和祖母将她送去广陵侯府为妾,料准了她的性子必定受不得如此屈辱,然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也猜到了宋至贤为了摘清自己,肯定会杀人灭口。”他懒散而清晰的平诉着她的精密算计和安排,“甚至连广陵侯府想要陷害你给自己的长子抵命你都算计到了。今晚你特意让我来这里,只怕不是为了听什么真相,而是刚好将宋至贤送到我手上,让我平白捞这个功劳。”

    叶轻歌不说话,也没半个字的反驳,神情依旧清清淡淡微笑从容。

    “宋至贤知道自己阴谋败露想逃跑,幸亏侯爷料事如神,早有准备,抓住了逃犯宋至贤。而广陵侯包庇纵容自己儿子杀人,按律该剥夺封号,贬为庶民。至于证人嘛…我相信,广陵侯夫人很乐意为自己冤死的儿子伸冤。”

    还有一点她没说出来。

    嘉和帝刚失去了卢国公这一条左膀右臂,心里还有气没出发。这时候广陵侯府出了这种事,嘉和帝必定震怒,刚好拿广陵侯出气。

    这个时候动广陵侯,是最佳也绝对毫无纰漏的良机。

    容昭盯着她,眼神却渐渐的暗沉了下来。

    “楼氏和宋至贤联手算计你,你想要报仇,我理解。楼氏死了,宋至贤杀人罪一旦坐实,也是一个死。你心里有气,想拉整个广陵侯府下台陪葬也在情理之中。容莹以前对你不好,或许当年那些事也有她的插足,所以你要她死。那么下一个呢?容莹身后是茗太妃,你下一个要对付的,是不是她?”

    他越发逼近叶轻歌,眼神沉沉威压逼迫而来。

    画扇警觉的走过来,叶轻歌抬手阻止。

    “侯爷英明。”她微微的笑,“纵然我算计得如此天衣无缝,可侯爷一眼就看透其中玄机。如此睿智精确,小女子才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容昭脸色更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茗太妃不是你能动得了的,你给我早些收手,否则…”

    “是吗?”叶轻歌不躲不避的看着他,神情依旧淡漠如水,“因为她有后台么?谁?皇上,还是安国公府?”

    “你连安国公府也不放过?”容昭轻呼,眼神里慢慢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幽暗之色,“卢国公府,广陵侯府,安国公府,长宁侯府…这四大公侯府乃是开国始皇所封,你不费吹灰之力就连根拔起两大公侯府。长宁侯府是你父族,你算计你父亲丢官丢爵,这恐怕也只是你的第一步,接下来你还想做什么?赶尽杀绝?你是长宁侯府的千金,长宁侯府倒了,你有什么好处?安国公府是你外祖家,你也要拔除?”

    “叶轻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最后一句,他几乎是低吼出声。

    而此刻,院子外却响起了喧哗声。

    容昭蹙眉,“发生了什么事?”

    有丫鬟在外面低声急急道:“小姐,大理寺来人搜查,说是有嫌疑犯逃离…”

    叶轻歌神色镇定。

    容昭脸色阴沉,死死的瞪着她。

    画扇不动声色的走出去,呵斥道:“小姐的闺房,哪来什么逃犯?下去。”

    “…是。”

    丫鬟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

    然而门外官兵已经渐渐搜查到了内院。

    叶轻歌瞥了眼早在容昭拆穿所有事就被画扇打晕躺在地上的宋至贤,迎上容昭阴沉的面容,微微的笑。

    “侯爷打算一直在这里等着程大人派人搜查吗…”

    “玄瑾。”

    容昭咬牙低吼。

    “把宋至贤带走。”他依旧盯着叶轻歌,眼神微微复杂,然后掉头走了出去,不过须臾,便消失了踪影。

    等主仆二人离开后,画扇才走过来。

    “小姐,二小姐怎么办?”

    叶轻歌看了眼躺在地上早已没了气息的叶轻眉,嘴角微微上扬。

    ……

    大理寺夜半搜人,自然惊动了长宁侯。他披了件披风走出来,正在询问,便见容昭从天而降,惊了惊。

    “穆襄侯?你…你怎么会…”

    程佑却看向了他身后的玄瑾,低呼一声。

    “这不是宋世子么?怎么会落到侯爷的手上?”

    容昭单手负立,神色冷冷而清寒。

    “本侯听说楼氏无故被杀,算起来这件事本是本侯在处理,便派人追寻杀人凶手。哪知半个时辰前发现有可疑人扛了被窝鬼鬼祟祟的翻墙,便心中起疑,一路跟踪。一直到长宁侯府,才发现是广陵侯府的世子,而他身上抗着的,却是长宁侯府的二小姐。”

    话到此,他顿了顿,讥诮的看向长宁侯。

    “幸得长宁侯府家教非凡,本侯有幸见过贵府二小姐一面,是以认出了她。”

    长宁侯听出了他的讽刺,脸色忽红忽白。

    容昭却又继续道:“不过可惜了,二小姐已经命丧宋至贤之手,而且还意图将二小姐的尸体抛入潮汐阁。看样子,应该是想把这杀人罪名推到大小姐身上。”

    长宁侯脸色微沉。

    容昭嘴角讥诮更甚,“堂堂侯府小姐闺阁,却任由一个陌生男子来去自由。还好本侯来得及时,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叶侯爷,你这侯府的守卫,也是该加强了。”

    长宁侯神色变幻不定,转眼间就换了几种颜色。

    容昭的言外之意他自然听得分明,宋至贤偷偷潜入叶轻歌的院子,孤男寡女,万一出了什么事,外人该如何说道?尤其是今夜特殊,大理寺卿和刑部的人都在。

    众目睽睽…

    他想起三年前的谣言一事,再想起今日之景,便一阵后怕。

    “侯爷说得是,下官…”

    他忙抱拳感激,容昭却根本不想理他。

    “叶侯爷好像记性不太好,本侯刚才说你女儿死了,你好像一点也不关心呢。”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长宁侯骤变的脸色,神情讥讽微微愤怒。

    “也是,三年前令长被陷害的时候,叶侯爷可是毫不犹豫的就将她赶出家门了呢。原配嫡女尚且如此,更何况今日一个庶女了。”

    长宁侯被他这番话连讽带刺的话给说得更是下不来台,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容昭已经不再理会他,对大理寺卿成大人和刑部尚书朱为正道:“人我已经抓到了,皇上的意思是直接押入刑部吗?”

    按照北齐律法,涉及朝廷公府的命案该交由刑部,但死者又是大理寺卿的犯人,这倒是不好处理了。

    程佑和朱为正相视一眼,抱拳道:“皇上谕旨是暂押大理寺,先进行审问,然后整理卷宗,再交由刑部过案,再行最后定案。”

    容昭点点头,“广陵侯府呢?”

    这次开口的是朱为正,他为人刚直不阿刻板冷漠,一副公式化的态度。

    “广陵侯推脱说自己不知情,广陵侯夫人却出面作证。而且…”他顿了顿,声音微沉,“据广陵侯夫人所言,广陵侯为了掩盖三年前宋至贤因私心爵位暗中和楼氏联手杀死其子之而要杀她灭口。下官和程大人去搜查广陵侯府的时候,广陵侯夫人就披头散发的跑出来控诉广陵侯纵子行凶之罪,并且主动配合要去大理寺作证为自己儿子鸣冤。此事非同小可,因涉及一品侯府,又未曾得到皇上谕旨,不敢贸然封府关押,是以下官只能先下令包围广陵侯府,并着人进宫请示皇上。”

    容昭不置可否,又看了眼长宁侯。

    “叶侯爷,死者是你侯府之人,如今涉及广陵侯府世子,所以证人本侯要带走,你没意见吧?”

    长宁侯现在哪里还敢再说什么,连声道:“是。”

    知道容昭一个男人不适合再踏入叶轻歌的闺房,便吩咐丫鬟去潮汐阁将叶轻眉抬了出来。

    裹着的被子被掀开,露出叶轻眉早已惨白失色的脸,眼窝下限嘴唇毫无颜色,右手手腕已经断裂,像折断的树枝,无力的垂下。

    披头散发形容憔悴,早已没有了从前半分美态。

    这个样子,粗粗一看,就和女鬼没什么区别。

    丫鬟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长宁侯也吓了一跳,原本是放在心尖上疼宠的女儿,不过几天,就被折磨得如此模样,说不心疼是假的。虽然因为楼氏以及她言行举止而失望,迫不得已将她送去广陵侯府。但现在看她死得这般凄惨,也不由得悲从中来。

    “眉儿…”

    叶轻歌刚好走出院门口,听到这一声低低的呼唤,脚步顿了顿。

    这世间男儿多薄幸,叶湛便是最为典型的一个。

    从前身在皇室,父皇对母后一往情深,恩爱甚笃,哪怕当时动荡年代,朝臣对父皇独宠母后颇有微词,父皇也未曾因为那所谓的江山和平衡朝堂而‘不得已’纳妃。

    世人只知母后得父皇一生痴情,乃无尚荣耀,却不知早些年母后陪同父皇相互扶持有多艰难。

    情深意重四个字并非口头上说出来的,而是要用实际的行动来证明和宣告。

    叶湛当年对江忆薇也是情深意重,却抵不过心中怀疑和旁人的几句似是而非的挑拨而冷落自己的结发妻子,以至江忆薇最后难产而亡。

    而他无法承受间接害死心上人的良心谴责,便将这一切的罪过全都怪责于刚出生的她。或许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安慰,才能理所当然的将自己对江忆薇的伤害忘记,淡去。他甚至靠宠楼氏来忘记那段过去,忘记自己的罪孽。

    这些年他宠楼氏宠到了天上去,旁人便以为那就是情深意重。可到头来呢?当那些美丽的皮相撕开后露出丑陋的本质,他依旧毫不犹豫的鄙弃厌恶。

    一个男人,真是对一个女人情深似海,便会包容她的所有。

    而叶湛,并不具备如此宽容之心。

    现在,这个他从小宠如珠宝便是自己稍有责难便怒恨于心的女儿,在侯府有难的时候他一样毫不犹豫的将之抛弃与人为妾。如今叶轻眉死了,他又来心疼。

    只可惜,叶轻眉已经死了,再多的悔悟也没用。

    他永远都是这样,永远都只会等到无可挽回的时候才来伤心,才来难过,才来悔恨。

    然而,他从未真正意识并正视自己的错。

    若在从前,她简直都不敢相信这世上有这样自私自利薄情寡义的男人。

    这个男人,他真的懂什么是爱么?

    楼氏有一句话说得对。

    叶湛,他爱的只有他自己。

    女人,不过就是他乏味生活的调剂品。他想爱就爱,想宠就宠。不想爱了就抛弃,不想宠了就任其自生自灭。

    呵~

    这样的宠爱,太过廉价。若当真了,那才是真正的刻骨铭心的痛。

    胸口熟悉的疼痛又在蔓延。

    叶轻歌深吸一口气,“父亲。”

    她这一开口,院子里的人才抬头看向她。

    距离隔得有点远,她身上裹着阮烟罗的披风,半低着头,此时月色朦胧,倾洒而下,照见她侧脸线条柔和如玉,一抹唇色轻抿如樱。

    便是粗粗一看轮廓,也颇为清丽绝俗,令人一见惊艳。

    叶轻歌这三个字,在京城内可谓是众所周知。可见过她的人,却少之又少。此时咋一见到她这般清丽颜色,程佑和朱为正都不免有些惊叹。随即看见被玄瑾打晕的宋至贤,便想起这个广陵侯府的世子素来风流。这夜入女子香闺,对方又是如此绝色倾城的女子,能不生出歹心么?

    这样一想,两人眼神都深了深。

    容昭眯了眯眼,没说话。

    长宁侯见到她,先是一怔,那张隐在夜色下的脸朦胧浮现,隐约与另一张容颜重合,让他有片刻的呆滞。而后触及她清凉若有所指的眼神,立即回神。

    “你出来做什么?”

    叶轻歌抿唇,看了眼地上的叶轻眉。

    “刚才有贼人闯入潮汐阁,又听闻外面有官兵搜寻,我出来看看。”

    长宁侯沉吟道:“没什么大事。夜了,你回去休息吧。”

    叶轻歌哦了一声,带着画扇原路返回。她来。不过是要提醒叶湛,别在容昭的疾言厉色下忘记了原本的目的。

    眼看她走远,长宁侯才走到容昭面前,拱手道:“穆襄侯方才教训得是,下官治家不严,致使府中内乱,外贼入侵,险些酿成大祸。幸得侯爷莅临,否则小女恐怕…”他略有感叹,“这几日来侯府连连诸事烦扰,皇上斥责,下官也惭愧,在府中静思己过,深觉无能,欲辞官归野,远离朝堂。只是如今下官无法进宫,正好侯爷今日在,便劳烦侯爷,将此奏折代为呈递圣上,下官感激不尽。”

    他从袖中掏出一封奏折,恭敬的递给容昭,语气诚恳眼神真挚,倒是让一旁的程佑和朱为正看得一愣。

    容昭挑了挑眉,想起之前叶轻歌说的话,嘴角微微上扬,一伸手接过奏折。

    “难得叶侯爷有自知之明。正好,本侯现在要进宫向皇上复命,顺便就将叶侯爷的请求上奏。”

    长宁侯深深鞠躬。

    ……

    回到房间后,画扇帮叶轻歌退下披风,问道:“小姐,万一刚才世子说出您的计划,那…”

    “他不会。”

    叶轻歌回答得十分笃定。

    画扇一怔,“为什么?”

    “以为他是容昭。”

    “…”

    画扇不解,叶轻歌却没再解释。

    “你下去休息吧,今夜不会有事了。”

    “…是。”

    脚步声离去。

    叶轻歌走到梳妆镜前,打开抽屉拿出那张纸,狼毫笔沾了朱砂,轻轻一划。

    广陵侯府,灭!

    ……

    容昭以及大理寺卿程佑还有刑部尚书朱为正连夜进宫,将事情原委一一禀报,嘉和帝当即震怒的摔了茶杯。

    程佑和朱为正伏跪在地。

    “皇上息怒。”

    容昭没动,低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嘉和帝脸色难看至极,咬牙切齿道:“好个宋元奇,竟敢欺君罔上。好,好得很。”

    程佑和朱为正没敢说话,帝王盛怒,这时候谁撞上去就是个死。

    “董朝恩。”

    董朝恩立即躬身。

    “老奴在。”

    嘉和帝沉凝双目,“广陵侯宋元奇纵子行凶,又欲盖弥彰对其妻不仁,悖德丧善,着,废除其爵位,贬为庶人,查抄侯府,不得擅入。大理寺派人缉拿广陵侯宋元奇,一天之内查清事情原委,然后交由刑部定案。若罪证确凿,直接判决,不必再上奏。”

    程佑和朱为正都是一震。

    通常刑部审理的案件最后都要交由帝王做最后定夺,如今皇上竟给了刑部先斩后奏的权利,显然已经容不得广陵侯有任何机会翻身。这一番话,实际上就是个过场。任谁听了都明白,广陵侯府,完了。

    “微臣,遵旨。”

    ……

    待两人领旨离去后,嘉和帝才稍稍缓和了脸色,坐了下来。抬眼看见容昭还站在原地,皱了皱眉。

    “小昭,还有事?”话落他又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对了,今夜你抓了逃跑的宋至贤,乃是大功一件,有赏。”

    容昭漫不经心道:“这是微臣职责所在,不敢讨赏。”

    嘉和帝笑了,“无论如何,今晚多亏你了,不然那宋至贤逃走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一顿,眸光微闪,“朕也没想到宋至贤胆子那么大,竟敢私闯长宁侯府,还惊了叶大小姐。”

    他摇摇头,“叶湛这些年当真是越活越糊涂了,放着长女不宠,非要宠个继室所出,还是个狭隘善妒的恶毒妇人所出的女儿。如今楼是和叶轻眉都死了,也算是她们的报应吧。只是叶湛…”

    “皇上。”

    容昭打断他,拱了拱手。

    “叶侯爷深觉自己年老糊涂昏聩,致使府中内乱,进而惊动了皇上,让皇上忧心,甚为惭愧,是以拖微臣代为呈上辞官奏折,恳请皇上恩准。”

    嘉和帝怔了怔,看着他递上来的奏折,眸光微深。

    “嗯,朕知道了。”

    他并未给予肯定的回复。

    容昭也没多问,道:“叶侯爷所托之事微臣已经完成,便先告辞了。”

    他转身欲走,嘉和帝却唤住了他。

    “小昭。”

    容昭脚步微顿,转身道:“皇上还有何吩咐?”

    嘉和帝皱眉,指尖捏着那封奏折,道:“叶湛的请辞奏章,你有什么意见?”

    容昭道:“皇上自有定夺,微臣不敢妄言。”

    嘉和帝又笑了,“这里不是朝堂,又自有你和朕,用不着这么拘谨。往日进宫,你可不是这样的。”

    “皇上与微臣商量的是公事,在哪儿都可以是朝堂。”

    “…”

    嘉和帝无奈的摇摇头,“行,朕说不过你。就当是朝政吧,现在,朕问你,对叶湛辞官有何看法?”

    容昭慢慢抬头,中肯道:“这些年臣不在朝堂,许多事不清楚。但臣以为,一个连家都治不好甚至容其内眷祸害到朝政,实属失职。推及既往,说不定还会出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所以,臣以为,叶侯爷的确不适合再插手吏部要务。”

    嘉和帝点点头,“分析得有道理。”

    “但是…”容昭又话音一转,“京中四大公府都是始皇所封,如今短短两日两大公府便获罪倾覆,虽是自作自受,但朝臣见之难免人心惶惶。若在此时长宁侯也不能幸免于难,不知情的人恐怕会对皇上有非议。”

    嘉和帝抿唇不语,眼神幽深。

    容昭继续说道:“叶侯爷是不宜在朝中当值,但叶氏还有其他能者,可继承侯府之位。”

    嘉和帝蹙眉,“可叶湛并没有子嗣可能继承侯府。”顿了顿,眼神里浮现一丝深幽。

    “你先回去吧,此事明日朕与大臣们再另行商议。”

    “是。”

    容昭敛下眉目,转身离开。

    嘉和帝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神情高深莫测。

    ……

    圣旨莅临,广陵侯府被抄,侯府上上下下三百口人全都下狱,关押大理寺进行调查。

    广陵侯府早已被包抄,所以圣旨下来的时候,直接就缉拿了侯府众人,没一个逃脱。

    广陵侯被刑部尚书亲自捉拿,神色阴霾,看向满眼讥诮冷漠的广陵侯夫人,心中复杂难辨。回头看着广陵侯府烫金门匾被摘下来,身后跪押的一大片人,心中升起无力的苍凉感。

    百年世家,就这样灰飞烟灭。

    广陵侯府的荣耀,就此走到了尽头。

    他心心念念想要侯府富贵永存不惜牺牲自己的长子,就为了让广陵侯府辉煌依旧,远远盖过其他公府。却没想到事极必反,反倒是害得侯府灭亡。

    他是侯府的罪人。

    闭了闭眼,他认命的垂下了头。

    ……

    翌日,广陵侯府被封,广陵侯下狱一事就如火球般滚向了邱陵城每个角落,让阶级贵族和平民百姓一阵唏嘘感叹。

    宋至贤的案子很快查清楚了,当日在大理寺牢狱里毒死楼氏的是一个当值的小喽啰,他是宋至贤的眼线,奉宋至贤的命令杀楼氏灭口,动机、理由、地点、时间、毒药,一干人证物证都一一呈现,宋至贤便是有千百张嘴也说不清。他有心抖出当年与叶轻歌的私情想拖叶轻歌下水,然而那晚程佑和朱为正两人在长宁侯府亲眼目睹容昭抓获宋至贤。这分明就是宋至贤杀人陷害不成又见色起意后被容昭阻止而暗恨在心,想要伺机报复,所说之言当然不可信。

    大理寺卿程佑和刑部尚书朱为正向来铁面无私公私分明,办案审案从不讲情面,他二人说的话,那是雷打不动的事实。有他们作证,宋至贤即便说破了嘴也没人相信他。

    就这样,宋至贤被定罪,叶轻歌身上的污名也彻底洗清。

    这一点,当时容昭在知道叶轻歌的所有计划后就已经了然于心。那个女子比他想象的要聪明百倍,不动声色可以将朝堂玩弄于鼓掌之中,还能置身事外一身逍遥清白。

    这份谋略和智慧,已经超乎了一个闺中女子所学。

    ……

    广陵侯府垮了,宋元奇也包庇获罪,但念其宋氏世代忠良,功勋卓着,是以格外开恩,免其一死,流放至苦寒之地,终生不可踏入京城。宋至贤被处死,宋夫人心愿得偿,且揭发宋元奇有功,原本应该有赏。然而圣旨下达那一天,她平静的接了,转眼却一头撞死在监狱里,含笑离世。

    当时宋元奇就在她旁边,看着她额头鲜血淋漓染红了囚衣,看着那女子娴静的容颜一寸寸变得冰冷。

    他瘫软在地上,老眼晕出了悔恨的泪花。然后拔了狱卒的佩剑,自刎在妻子身旁。

    当时跟随传旨的还有容昭,看到这一幕,他沉默了半晌,然后道:“好好安葬,皇上那边我自会交代。”

    因罪而死之人,是没有资格获得安葬的资格的。

    下午他进宫复命,嘉和帝听后没责怪他,而是与他商议兵部空缺的职位该由谁来担当。

    “兵部要职,不宜新人担任,老一辈的又各司其职。世家子弟多未入朝堂,恐有浮躁纨绔之气,担不得重任。”

    嘉和帝点点头,“你说得对,正是如此。”

    容昭抬头,“看皇上如此气定神闲,想必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嘉和帝微笑,眼神微深。

    “永兴侯也是一品大员,只是一直以来朝中也没什么空缺的职位让他上任,况且他那个人向来闲散,不爱理会这些事,也没什么大才,朕也就没给他安排要职。但是他那个独子沈枫,却是文武双全才德兼备,朕打算让他去兵部锻炼锻炼,保不齐日后还有大成就。你觉得呢?”

    “沈枫?”

    容昭想了想,道:“皇上既有如此决定,必然思虑周全,微臣并无异议。”

    嘉和帝满意的点点头。

    “好,明日朕就当朝下旨,着沈枫去兵部上任。”

    末了他又漫不经心道:“对了,叶湛那件事…”他有些头疼道:“这两天都在处理宋元奇那桩案子,倒是把这事儿给落下了。”

    他敲着桌面,道:“据朕所知,叶湛虽然膝下无子,但叶氏门楣的男丁也不缺。他有个胞弟在太原做知县,虽然政绩平平也无大才,但他有个儿子,倒是颇有才华。朕想着,叶湛没儿子不能继承侯府,他的侄子来继承长宁侯府也是理所当然,你觉得呢?”

    容昭皱眉道:“皇上说的可是那叶凯之子叶轻伦?”

    嘉和帝扬眉,“正是。怎么,你认识他?”

    “如果皇上说的是他的话,那么微臣的确认识。”容昭不紧不慢道:“三年前微臣去大燕…途径太原,曾与叶轻伦有一面之缘。发现此人虽言谈颇有才起,但太过自负骄傲且不懂收敛。纸上谈兵华而不实,过于浮夸而鲜于严谨。这样的人,若是继承侯爵,只怕会骄傲自满自负自大,焉知不会成为第二个叶湛?”

    嘉和帝拧眉思索。

    容昭又道:“其实臣今日来还有一件事,正巧也是因为这个叶轻伦。”

    “哦?”

    嘉和帝看着他,状似无意的说道:“你最近不是一直在京城?怎么又去管太原的闲事了?”

    对于他的试探,容昭丝毫没有惶恐之心,淡淡道:“这事儿也是巧合。那叶轻伦是知府之子,为人本就有些骄纵轻狂,仗着又几分才学就口出妄言以为自己能有一番大成就。其父劝他安于本分,他却羞恼,觉得叶凯看不起他,故而一怒之下想要出府独居。刚好城北有一块地,风水尚可,他便着人修建房屋。却不想,那是一富商早就看中且已付定金定下的地。他与那富商争执不休,厮打了起来,那富商不满于叶轻伦仗着父亲为官作恶,便一直诉状递交京城。可叶凯暗中疏通,硬是把人给扣押了下来。”

    他不缓不急的评述着,“正巧,微臣以前有个下属祖籍太原,前段时间他带妻子回家省亲,知道了这事儿,便给微臣传了信,微臣今日才收到,特来禀报皇上。”

    嘉和帝脸色有些难看,沉默半晌道:“这事儿按理该谁管?”

    “按照律法,这事儿该有当地知县授理。但知县乃其父,且纵容之,便只能往上推,该由巡抚张恒张亲自审理。”

    嘉和帝点点头,“那就让他去。”

    他似乎有些心烦,“先让沈枫去兵部,至于长宁侯府的事儿,过几日再说。”

    “是。”

    ……

    与此同时,叶轻歌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那张纸,提笔圈住了永兴侯府四个字,在旁边写,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