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六章 惊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叶轻眉心中一动,抬头看见他恍如天神的容颜,更是心如鹿撞芳心大乱,不自觉的低唤出声。

    “世子…”

    “你叫叶轻眉?”

    容昭开口了,却是问她的名字。

    容莹掀车帘的手往上抬了抬,露出一双看好戏的眼睛。

    楼氏温柔而笑。

    车内叶轻歌笑得更温柔。

    叶轻眉大喜,稳了稳心神,脸蛋上浮现淡淡胭脂般的红晕。

    “是。”

    “你们姐妹感情很好?”

    容昭又懒散的问,似乎心情很好。

    叶轻眉此刻已经忘记思考,痴迷的看着他,只知道跟着他的思路走,茫然点头。

    “是。”

    容昭神情却突然转为淡漠,隐有几分讥诮和轻嘲。

    “京外盗贼猖狂,而你姐姐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长途跋涉回府,未有人接送,险些在回京路途中丧命。而你这个妹妹却绫罗绸缎朱钗满头,风光无限。你姐姐旅途劳累刚至家门口,你这个妹妹从头到尾没有半句关心的话不说甚至连看一眼车中人是不是你姐姐都没有。好一个姐妹情深啊,长宁侯府的家教的确非同凡响,本世子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

    叶轻眉自他说完第一句话开始脸色就变了,到最后已经接近惨白,满眼的惊惶无措和害怕。

    “世子,我…”

    楼氏也骤然变色,长宁侯脸色一沉,刚准备说什么,容昭已经冷哼一声,忽然一拉马缰。马儿受惊嘶吼一声,马前蹄上扬,眼看就要踩向叶轻眉。叶轻眉惊得瞪大了眼睛,楼氏惊呼着跑过来。长宁侯面有急色,“世子息怒…”

    眼看马蹄要落下,容昭却又一拉马缰,马儿掉转头走向后面的叶轻歌。他依旧高踞马上,眉眼波澜不惊,也不看身后瘫软在地的叶轻眉和抱着她一脸后怕的楼氏以及长宁侯。隔着车帘看向车内的叶轻歌,淡淡道:“还不出来?”

    叶轻歌轻笑了声,听起来似乎很愉悦。

    画扇立即跳下地,一把掀开车帘,伸手去扶叶轻歌。

    “小姐。”

    一只手伸了出来,紧接着,是倾泻如瀑布的黑发。夜空中星子洒落,如云发丝上坠落朦胧光辉。天蓝色素淡衣裙流动如水,随着弯腰下车的动作飘逸如风,而后那般行云流水而优雅十足的落地。

    她抬头。

    一瞬间空气静止,一瞬间周遭一切湮灭,有什么在死寂里慢慢复苏,亦或者有什么在光芒里慢慢退却光泽。便是刚刚突破云层而出的月色,也在这样炫目的星辉中黯然失色。

    那种美已经超乎了人的想象力和一切形容的词汇,立即将华衣锦绣的叶轻眉从天堂打到地狱。

    眉如远黛横翠,眸如碧水桃花。尤其眉间一点朱砂,凄艳绝世,潋滟无双。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她静静而优雅的站着,唇边笑意清浅而恰到好处,整个人仿佛从画中走出来,亦或者,她本就是画中仙子。一举一动都透着仙气,让人只能仰望不可亵渎。

    容昭盯着她,耳边忽然就有一个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容昭,不要用看仙女的眼神看着我,我只是一个凡人,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和你同等的凡人。”

    一刹那仿佛有千钧重锤般狠狠击中他的心,多年掺杂在心口上密密麻麻的疼痛再次汇聚而来,他几乎立即就白了脸。

    身后响起容莹的声音。

    “表妹。”

    叶轻歌抬头看过去,容莹已经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三年青灯古佛,表妹清瘦不少,却比之以往更见清丽。”

    长宁侯盯着叶轻歌那张与她母亲有六分相似的容颜,眼神有短暂的渺茫和怀念,以及淡淡不可捉摸的疼痛,几乎都忘记了这个女儿曾带给他的耻辱。楼氏扶着叶轻眉站起来,看见长宁侯神情一刹那的柔情,暗自磨了磨指甲。

    叶轻歌淡淡一笑,任由容莹握着自己的手,道:“表姐夸耀,轻歌愧不敢当。”

    容莹拍了拍她的手,道:“既然你平安归来,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如今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好好休息。”说到这里,她又意味不明的看了眼渐渐恢复冷静的容昭,道:“明日一大早你还得进宫谢恩呢…”

    话音未落忽然一顿,已经听见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长宁侯等人也顺着声音看过去,晚上原本极为安静,此刻那脚步声便显得越发突兀。不止一个人,是三个人。

    待几人走进,却是穿得一身太监服,看清最前方之人,容昭便皱了皱眉。

    “安德海?”

    此人正是皇后身边的内侍兼红人安德海。

    安德海显然知晓容昭和容莹在此,立即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礼。

    “奴才参见昭世子,参见临安公主。”又看了眼走过来的长宁侯,“参见侯爷。”

    长宁侯挥了挥手,问:“安公公深夜前来,可是皇后娘娘有何懿旨?”

    安德海抬头看了眼容莹身边的叶轻歌,目光里划过一丝惊艳和莫名情绪,然后笑眯眯对长宁侯道:“奉皇后娘娘口谕,宣叶大小姐进宫觐见。”

    容昭眉头一挑,神色冷了几分。

    “她又想做什么?”

    他刚送叶轻歌回府,宫里便来了人,她的消息倒是挺快。

    安德海默了默,又端起公式化的笑容,客气道:“奴才只是奉皇后娘娘之命传个话,其他的,奴才不知。”

    容昭冷哼一声,月下身影修长而俊秀,目光淡淡而慵懒。

    “你回去告诉她,今日天色已晚,明早叶轻歌自会进宫谢恩。”

    他语气虽然很淡,却透着不容反驳的威严。

    “这…”

    安德海又是惊异又是为难,“世子,娘娘有吩咐…”

    容昭凉凉的打断他,“你不是只负责传话么?那就按照爷的吩咐去做,皇后娘娘宽容仁善,不会问罪于你的。”话落他又补充了一句,“皇后娘娘统辖六宫,俗务缠身,本就劳心劳神。这等小事,就不必日日放在心上了。明日本世子会亲自携带长宁侯府大小姐进宫叩谢天恩。”

    ------题外话------

    咱们滴女主一回来就那么多人惦记,嗯,不省心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