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重生侯门之嫡妃有毒》 第五十八章 长宁侯府,亡(连环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他扑过去,簪子落地,铿然一声格外刺耳。

    “你疯了?”

    他死死抓着她的双肩,眼神里还有未退的惊怕和恐惧。

    叶轻歌面无表情的推开他,退后两步,然后转身,离去。

    容昭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她慢慢远去的背影,眼中蓦然涌动出深沉的痛。

    “鸢儿…”

    叶轻歌没反应,一步步朝城内走去。

    在他看不见的角落,泪水自眼眶落下。

    燕宸死了,鸢儿也死了。

    现在的我,不过就是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活着,只为了复仇。

    承认了我就是鸢儿又如何?然后呢?你该如何自处?我该如何自处?

    叶轻歌尚且可以在你面前巧笑言谈视同陌路,可一旦承认了我就是鸢儿,又该如何面对你?

    我承载着国仇家恨,你亦有你的前程报复。

    我们,本就只是两条平行线。

    容昭,醒醒吧。

    ……

    脚下似有千斤重,每走一步都是一步血印,步步写着那年深宫喋血,尸横遍野。

    一场宫变,一场厮杀,一次背叛,足以让她记住教训。

    “鸢儿…”

    低低的痛呼,似野兽嘶鸣。

    “为什么…”

    呵~

    叶轻歌没回头,声音冷静。

    “我不认识什么无命,也不知道侯爷在说什么。唯有一句,我不是鸢儿,仅止于此。”

    容昭远远的看着她的背影,单薄瘦弱,却傲骨粼粼。

    她是那般倔强,他知道的。

    苦笑一声。

    她还是不相信他。

    他可以肯定她就是他心中的鸢儿,那般熟悉的悸动,那般深入骨髓的相思与爱恋在骨血里发酵。

    难怪他每每看见她都会有熟悉的感觉,难怪他总是不由自主的维护她保护她,难怪明知她目的不纯依旧纵容她…

    他的眼睛被她制造的假象所迷惑,他的心却先一步为她产生了悸动。

    可是,鸢儿,为什么要否认?

    闭了闭眼。

    下一刻,他已经来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叶轻歌脚步一顿,淡淡看着他。

    “侯爷还想说什么?”

    容昭眸色凄苦,“鸢儿,你便与我生疏至此么?不要说你不是鸢儿,也不要说我认错了人。这世上我可以认错任何人,唯独不会认错你。”

    见她还要否认,容昭先一步打断她的话。

    “你不承认我不逼你,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我随时等着当你的聆听者。”他声音低柔下来,“鸢儿,我只希望你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

    如此深情动人的告白,若换了旁人,只怕早已感动得涕泪横流了吧。

    叶轻歌却微微笑起来,“侯爷不退婚了么?若是如此,我倒是要感激这张长得与侯爷心上人相似的脸了。”

    容昭呼吸一滞,这才想起他们如今有婚约,一时之间惊喜莫名却又微微担忧。

    他知道她心里没他,无论是九年前还是九年后。

    他是想退婚,可那是在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之前。现在…

    “鸢儿,你告诉我,你愿意嫁给我吗?”他眸色微暗,声音几分颤抖和沙哑。

    “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逼迫你。”

    叶轻歌想大笑。

    她一把拨开容昭,冷声道:“带我回去。”

    “…”

    叶轻歌瞥他一眼,“如今天色已晚,城门即将下钥。若没有侯爷的口令,小女子今夜只怕得露宿荒郊野外了。”

    容昭一滞,见她面色清冷眼神沉静,便知今日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她开口承认自己的身份了。

    微微一叹,他牵过她的手,自己却是一颤,下意识想要放开。他记得,她不喜欢他与她太过接近。

    “侯爷几次三番对小女子搂搂抱抱,如今再来顾忌这些不觉得太晚了吗?”

    耳边响起她淡淡而讥嘲的声音。

    容昭下意识想要解释,“鸢儿,我…”

    叶轻歌微阖了眸子,自己朝白马走去。

    “鸢儿。”

    容昭唤了声,忙追上去。再也顾不得其他,揽着她的腰便飞身上了马。

    叶轻歌神色清淡,没说一句话。

    像之前出来的时候那样,马儿飞驰而去,很快就来到了城门口。

    已是黄昏,天边一抹斜阳缓缓落下,霞光一寸寸消散。

    城门的守卫一看见他,立即让开两侧,任他纵马而行。然而不过刚入城,便被一人拦住。

    “容昭,你给我站住。”

    恪靖高踞马背,眉眼飞扬,骄横的挡住了容昭的路。

    容昭一拉缰绳,马儿嘶吼一声停了下来,城门口三三两两要出入的百姓都自动退离这一方天地。

    城楼上的守城将领一看这两方人马有点硝烟战火的味道,便匆匆下楼。

    “小姐。”

    画扇驾着马车而来,看见容昭身前的叶轻歌,焦急的唤了声。

    叶轻歌道:“我的丫鬟来了,侯爷可以放我下去了。”

    容昭放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而后又慢慢松开,抱着她翻身下马。

    守城将领也已经走过来,恭敬道:“卑职见过穆襄侯,见过恪靖公主。”

    这位恪靖公主今天可是突然入京,低调得让他都有些诧异。一进城就直接去了皇宫,桀骜得像个女王。

    虽然以前没见过她,但也听说了几分。

    这位外姓公主可不是个善茬,得罪不起。

    容昭根本没看他一眼,对画扇吩咐道:“带你家小姐回去。”

    画扇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气势汹汹的恪靖公主,没说什么。

    “小姐,上车吧。”

    叶轻歌点头,正准备上马车,恪靖却历喝一声。

    “慢着!”

    叶轻歌脚步一顿。

    容昭眉头微皱,冷声道:“温云溪,这你不是你胡闹撒野的地方。”

    恪靖憋着的一口气终于爆发,“我今日就要撒野,你能奈我若何?”

    她一把扯下腰间的长鞭,毫不犹豫的朝叶轻歌挥过去,风声凌厉,杀气熊熊。

    “小姐小心。”

    画扇赶紧拉着叶轻歌后退,眼前紫影一闪,容昭已经挡在叶轻歌身前,一只手抓住了长鞭,微微用力就将恪靖扯下马背。

    恪靖一惊,而后在空中一个倒翻稳住身形。

    容昭手上注入内力,身形同时移动,单手与恪靖过起招来。

    别看恪靖柔柔弱弱的样子,可是练得一身好功夫。容昭招招凌厉,她便退守,握着长鞭的手却不松开。

    “容昭,你为了这个女人与我动手?”

    容昭不应,只对身后画扇道:“带她走。”

    “不许走。”

    恪靖找到空隙就想对叶轻歌动手,容昭忍无可忍,掌风带着杀气的劈过去,万钧重力,势不可挡。

    守城的将领吓得脸色都白了。

    “侯爷手下留情——”

    恪靖也是一惊,再也顾不得自己的武器,手一松长鞭脱落,虽然躲避及时,还是受掌风影响而后退几步。脸色微微有些白,抬头恼恨的瞪着容昭。

    守城将领见状立即上前,关切道:“公主,您怎么样?”

    “滚开。”

    恪靖娇喝,一把推开他,扬起下巴,高傲的看着容昭,咬牙切齿道:“你为了这个女人打伤我?好,好得很。”

    凶残划过眼底,她眯了眯眼,狠辣的看向站在马车旁的叶轻歌,冷笑一声:“有本事你天天守着她,否则——”

    容昭冷冷打断她的话,“你若敢动她分毫,我必让你分筋错骨横尸乱葬岗。”

    “你——”

    恪靖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容昭却转身,走到叶轻歌面前,眼神慢慢柔和了下来。

    “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其他事,我会处理好。”

    叶轻歌没说话,上了马车。

    恪靖眼睁睁看着她主仆二人离去,气得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容昭。

    “你当真要娶她?”

    容昭压根儿就不理她,翻身上了马,双腿一夹马肚,马儿便向前走,不急不缓的跟着叶轻歌的马车,一路保驾护航。

    恪靖远远的看见这一幕,更是恼恨异常。

    守城的将领颤巍巍走过来,“公…公主…”

    “滚开。”恪靖满腔怨气全都发到他身上,怒吼一声便上了自己的马,朝皇宫而去。

    守城将领松了口气,擦了一把冷汗。

    总算把这两个祖宗给送走了。

    ……

    安国公府。

    叶轻歌下了马车,对马背上的容昭道:“小女子到了,侯爷回去吧。”

    容昭张了张嘴,终究只嗯了声,却依旧固执的看着她踏入大门才收回目光。回首看向宫门的方向,神色微微发怔。

    “世子。”

    玄瑾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

    容昭垂下眼睫,“回去。”

    ……

    没有去见江老夫人,叶轻歌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公主。”

    流渊落在她身后。

    叶轻歌缓缓回头看着他,声音都忍不住发颤:“流渊,他…认出我了。”

    流渊猛然抬头,声音都变了。

    “公主!”

    “但我没承认。”

    叶轻歌手指一根根收紧,只觉得浑身血液冻结,脸色也有些泛白。

    “但是…他不相信。”

    叶轻歌颓然坐下来,喃喃道:“他查出是你杀了兰芝。兰芝…”她悠然眼神如利剑,“你是不是把兰芝的尸体盗走了?”

    流渊一愣,随后摇头。

    “没有,属下没有盗走兰芝的尸体。当时属下杀兰芝的时候已经刻意制造了现场,料定他们细查也查不到属下头上来。毕竟,这世上知道属下还活着的人,寥寥无几。只是没想到,穆襄侯会突然返回大理寺查兰芝被杀一事。”

    叶轻歌闭了闭眼,双手死死的紧握成拳。

    “公主…”

    玄瑾担忧的看着她,“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做?”

    叶轻歌睁开眼,眸底光色涌动,几番思索,而后咬牙。

    “加快行动。”

    “公主?”流渊震惊,“可是您不是说…”

    “管不了那么多了。”

    叶轻歌慢慢松开手指,“有些事情拖得越久对我越不利,恪靖公主已经回京,文宣王不日也会来丘陵,紧接着就是苏陌尘。”她眸光里蹦出清冷的光色,“各路人马相继行动,丘陵必定会被搅得一团乱。我要趁着这个时候,打破所有平衡,一击中的。”

    她眼神锐利,闪烁着智慧和算计的光。

    “只不过,计划要稍微改一改。”

    “公主打算怎么做?”

    叶轻歌眼神深幽,“联系宫中的探子,将叶轻伦在太原与富商抢占地皮和殴打人之事告诉江忆茗和温贵妃。”

    “是。”

    流渊领命消失。

    叶轻歌站在窗前,看着纸上几行大字。

    她提笔一划。

    长宁侯府,亡!

    ……

    永寿宫。

    茗太妃还在因上次揭发叶轻歌不成反倒是失了心腹而郁郁不快,容莹死了的确让她十分伤心,但她本就是个自私之人,女儿死了再也活不过来,她也不会因此一蹶不振。

    知道叶轻歌被接入安国公府以后,她更是气得跳脚。

    她靠在软榻上,沉着脸思索着。

    母亲本就偏宠叶轻歌,当年花了那么大的精力才把叶轻歌给赶出了京城,如今回来了不说,还洗脱了一身的污名。楼氏死了,长宁侯府她一人独大,叶湛是个没用的,长宁侯老夫人向来明事理以大局为重,此时此刻断然不会允许有任何污言秽语加注唯一嫡孙女身上。

    这也就罢了,偏偏安国公府重新成为了叶轻歌最有利的后台。再加上最近容昭所作所为,显然是打定主意要护叶轻歌到底。那贱人靠山越来越硬,日后想扳倒她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想到此,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挥手就将案几上的果盘打碎。

    伺候的宫人立即跪了一地。

    “太妃娘娘息怒。”

    看着这群唯唯诺诺的丫鬟,茗太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都给哀家滚出去。”

    “是…”

    宫人全都走了出去,内室空旷了下来,她心头却越发的烦躁。

    这时候,有急切的脚步声传来,是她身边的内侍小李子。

    “奴才参见太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茗太妃瞥了他一眼,“没见哀家最近心烦么?人人都让哀家不痛快,还怎么万福金安?”

    小李子知道自家主子脾气,抬头笑得一脸神秘。

    “娘娘,奴才知晓娘娘最近心情不好,这不就带来一个让娘娘开心的消息了么?”

    “哦?”

    茗太妃眸光闪烁,勾唇道:“那你倒是说说,什么消息让你这么兴奋?”

    小李子起身,弯腰走过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声。

    茗太妃霍然坐起来,目光炯炯如神。

    “当真?”

    “千真万确。”小李子信誓旦旦道:“奴才听说,此事可是穆襄侯向皇上上奏的,目前还没公开。那长宁侯早已拖穆襄侯递交了辞官奏折,但皇上不知为何一直没有批准。此番又涉及到长宁侯,皇上留中不发,只怕也是有其他考量。奴才愚钝,想着娘娘大智,必定知晓圣意,特来禀报。”

    在宫里生存也是有技巧的,会说话,会察言观色,会适当的拍马屁,要懂主子的心,及时送上最有利的消息让主子开心,但又不能全懂,该装傻的时候还得装傻,否则便会让主子觉得奴才犯上,那可是天大的忌讳。

    小李子伺候茗太妃也有好些年了,自然把茗太妃的脾气摸得清清楚楚。将主子最想要的消息告之,然后装傻充愣适时的拍马屁让主子高兴,自己也会得到赏赐。

    果然,刚才还一脸郁郁的茗太妃听了这番话果然面色稍霁。

    “还是你办事最利落,深得哀家的心。”

    小李子立即谄媚道:“为娘娘效力是奴才的本分,娘娘开心,奴才也跟着舒心。”

    茗太妃听着他的奉承之言心情十分愉悦,娇笑道:“你今儿个嘴巴可是摸了蜜?说话怎么这么甜啊?”

    小李子嘿嘿道:“能伺候娘娘身侧,永寿宫上上下下的人不光嘴巴摸了蜜,心里也跟吃了蜜饯一样甜。”

    茗太妃更开心了,扶着他的手慢慢站起来。

    “走,去重华殿。听说恪靖公主回京了,哀家也好些年没见到她了,不知现在长成什么模样,怕又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

    “是。”小李子躬身附和,然后对外高喊:“娘娘起驾重华殿。”

    ……

    重华殿。

    珠碧辉煌,明光灿烂,珠帘似晶。

    恪靖打量着殿内的布置,随手掂量一颗夜明珠的重量,漫不经心道:“姐姐,表哥对你不错嘛。看你这宫里的布置,比起皇后的凤銮宫只怕也差不了多少。”

    温贵妃放下茶杯,温婉笑道:“这话在我这里说说也就罢了,可千万别让皇后听见,否则她定不与你轻饶。”

    恪靖哼了声,将夜明珠放回原位,“我怕她?笑话!”

    她坐下来,姿态随意神情桀骜。

    “给她一千个胆子她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温贵妃摇摇头,“你呀,去了边关那么多年,性子还是如此鲁莽。我知道你不喜欢皇后,但她毕竟是一国之母。这里是京城,是皇宫,皇后是后宫之主,你这几天住在后宫,言行举止记得要收敛些,万不可逾越…”

    “知道了知道了。”

    恪靖不耐烦的打断她,“我说姐,九年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胆小了?当真是深宫生活磨平了你的傲气还是那郭子凤有三头六臂,让你如此畏惧?”

    她瘪了瘪嘴,语气很是不屑。

    “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嫁了人还不安分,成日里就想着怎么勾引容昭。”她说到这里,脸色越发难看,恼恨道:“也不知道表哥怎么想的,居然让这样的女人稳坐后宫之主三年,生生压在你头上。”

    温贵妃倒是很平静,“册立皇后是先帝的圣旨,你别胡说,这颗是大忌讳。要是被皇上听见了,少不得要斥责你一番。”

    恪靖毫不畏惧,“我说的是事实。”

    温贵妃叹息一声,“对了,我听说你今儿个在城门口和容昭打起来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提到这个,恪靖脸色更难看。

    “还不是因为那个不要脸的叶轻歌。也不知道使了什么狐媚手段,把容昭迷得神魂颠倒的,竟然对我下手毫不留情。要不是我学过功夫,只怕今天就命丧他手了。”

    温贵妃蹙了蹙眉,“你以后别去招惹叶轻歌,她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

    “哦?”

    恪靖挑眉看向她,“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温贵妃挥了挥手,示意伺候的宫人下去,这才道:“京城这半个月以来发生的大事不少,想必你也听说了吧。两大公府一夕覆灭,而且都是因为内府私事扩大至朝堂,甚至连皇上都惊动了。你仔细想想,这自古豪门之中,有哪家没有几件腌臜事儿?但因为这些事情闹得家族倾覆的可有?”

    恪靖开始沉思。

    温贵妃又道:“当然,那些事也是事实。可偏偏奇就奇在,这两府覆灭,似乎都跟叶轻歌有那么点关系。”

    恪靖又看向她,等着她的解释。

    温贵妃不急不缓,继续道:“皇上迁怒卢国公府乃是因为长公主冤死,而当时叶轻歌就在卢国公府。广陵侯覆灭乃是因为其长子冤死,他包庇凶手,就是他的庶子宋至贤,以至潜入大理寺杀人灭口,触怒圣上而连累全族。而宋至修,正好又是叶轻歌的未婚夫。前段时间又有谣言说叶轻歌和宋至贤有私情。无风不起浪,或者她是被人陷害,但为何偏偏那么巧,所有的事都和她大小有那么几分关系?”

    温贵妃微微的笑着,目光却静谧如深渊。

    “两大百年世家就这么倾覆,人们唏嘘感叹,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细枝末节,她自然就落得个逍遥自在。不过出于女人的直觉,我觉得这两件事非同凡响。不说别的,单看容昭这段时间对她的态度就够令人深思。”

    她瞥了恪靖一眼,“容昭从前对那大燕的燕宸公主有多痴迷你应该比我清楚,如今突然就对叶轻歌如此热情,也太匪夷所思了。所谓事有反常必为妖,所以这其中内幕,只怕令人深思。”

    恪靖若有所思,目光不停转动。

    “姐。”她盯着温贵妃,“你说,容昭会不会也是想到这一点,所以对叶轻歌格外的关注?”

    “…”

    温贵妃无奈扶额,她说了这么多,敢情这个妹妹还是没听出重点。果然是,中毒不浅啊。

    “或许吧。”

    她只能顺着说下去,“容昭并非沉迷女色之人,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还未娶妻。那叶轻歌我虽没见过,但她与清妃是表姐妹。清妃素来淡泊名利,若叶轻歌是那等别有用心之人,清妃断然不会如此维护她甚至不惜触怒龙颜。而且安国公老夫人可不是个傻的,听说她已经把叶轻歌接去了安国公府,摆明了就是怕这个外孙女受委屈。你要说叶轻歌对容昭用了什么手段,我却是不信的。”

    恪靖又皱眉,面色难看,猛的站了起来,气呼呼道:“我倒是要看看,那叶轻歌究竟有什么值得容昭迷恋的,我非把她的狐狸尾巴给揪出来不可…”

    “等等。”

    温贵妃连忙起身步下阶梯,“夜色已深,你就这么去安国公府,只怕会吃闭门羹。安国公还没回京述职,老夫人身为一家之主,可不管朝堂之事,即便你是公主,私闯公府府宅也是理亏。到时候江老夫人一直诉状告到皇上那儿,你这不是让皇上为难?”

    恪靖回头瞪着她,没好气道:“你现在一心就维护你的夫君,不管妹妹的死活了。”

    温贵妃苦笑,拉着她坐下来。

    “我的好妹妹,你任性也要有个度。这里可不是北疆,这是京城,天子脚下,京中豪门府邸哪个不是世家名门?哪个不是朝中重臣?那叶轻歌又没惹你,你这样唐突的闯进安国公府,丢的还不是自己的脸,倒是平白让她无辜博同情,到时候容昭岂不是更加怜惜她而讨厌你?”

    “那你就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容昭?”恪靖虽刁蛮,倒也不是个蠢的,经温贵妃这么一劝说,也找回几分理智,仍旧有些不服气的顶了一句。

    “反正我不管,除了我,容昭不能娶其他女人。姐,我们可是亲姐妹,这事儿你得帮我。”

    “这事儿我可帮不了你。”温贵妃道:“那是先帝下的圣旨,皇上都不能无视,更何况我?云溪,不是我说你。这么多年了。容昭一心惦记着那个燕宸公主,丝毫没把你放在心上,你又何苦抓着他不放?”

    她摇摇头,以过来人的口吻劝说道:“我嫁给皇上九年,许多事情算是看明白了。这富贵荣华易得,男人心却是难求。幸亏当初晋王没应下父王两府联姻的提议,否则今日你只怕也要步我的后尘了。身份贵重,荣宠满身,可这心,终究是寂寞。”

    恪靖原本听着这番话有些生气,可听到最后一句,倒是有些诧异。

    “姐,表哥对你不好?”

    “好,好得很。”

    温贵妃看着这奢华的宫殿,神色有些发怔。

    “赏赐多不胜数,权利也很高,只是他的心,却不在我身上。”她看着寂寂宫廷,夜深幽静,沉沉凉风。

    不知如今的冷宫,是何光景?

    恪靖挑高黛眉,“姐,你不会说的是那个瑶姬吧?”说起秦梦瑶,她神色更为厌弃和不愤,“大燕的女人还真是好手段,一个迷惑了容昭,一个迷惑了表哥。一个死了还让容昭念念不忘,一个被打入了冷宫还让表哥神魂颠倒。我就不明白了,姓秦的女人有什么好?现在国家都易主了,这两个女人还阴魂不散,偏生与我姐妹作对…”

    “你就别说这些了,小心隔墙有耳。”

    温贵妃到底是久居深宫多年,为人老练深沉,淡淡打断她的抱怨。

    恪靖却不管那么多,“你这里怕是整个皇宫最铜墙铁壁的地方,谁敢在你这里安插眼线?”

    温贵妃不置可否,只叮嘱了一句。

    “小心为上总是好的。”

    恪靖觉得无趣,站起来,打了个哈欠。

    “不说了姐,我累了,今晚我睡哪儿?”

    “皇上今夜不会来重华殿,你就和我睡…”

    温贵妃话还未说完,就被外面的高喝声打断。

    “太妃娘娘驾到——”

    温贵妃住了嘴,看向门口,寂静前院宫灯依次亮起,茗太妃扶着小李子的手盛装而来。

    恪靖歪头打量她,目光闪烁。

    茗太妃已经走了进来,微笑。

    温贵妃拉了拉恪靖的手,弯腰福身。

    “臣妾参见太妃娘娘,娘娘万安。”

    恪靖不情不愿的跟着福了福身,“娘娘万安。”

    茗太妃看着恪靖,笑得很温和。

    “这就是恪靖公主吧?长这么大了?可真是漂亮,刚才远远看见,哀家还以为是仙女下凡了呢。”

    没有女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漂亮,恪靖一听这话,之前的郁气一扫而空,故作谦虚道:“哪里,太妃才是风韵犹存貌美如花呢。”

    茗太妃捂唇娇笑,亲昵的拉过她的手。

    “你这孩子,可真会说话。来,别站着,坐下说。”

    她一来就反客为主,把重华殿当做了自己的地盘。拉着恪靖就开始套近乎,八面玲珑长袖善舞,把恪靖哄得心情大好,看她也顺眼了许多。

    ……

    亥时三刻。

    茗太妃从重华殿出来,看着身后紧闭的朱红色大门,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重华殿偏殿。恪靖关上门,脸上一扫白天的跋扈嚣张,眉眼沉凝而深邃,充满算计和智慧。她提笔在书案上写了什么,然后来到窗边,低低道:“出来。”

    一个黑衣人降落,“公主。”

    恪靖将手中的信递给他,沉声道:“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封信交到父王手上。”

    “是。”

    黑衣人接过信,转眼消失在黑夜中。

    ……

    安国公府。

    流渊站在叶轻歌身后,“恪靖公主刚才给文宣王传信,想必不过十天的功夫,叶轻伦假借父子威欺压百姓的事情就会从太原传到京城。”

    叶轻歌只嗯了声。

    “容昭那边有没有反应?”

    流渊沉声道:“穆襄侯应该已经知道,可一直没动静。”

    叶轻歌沉吟良久,挥了挥手。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

    流渊已经出去了,叶轻歌还站在窗前沉思。

    只是占地殴打人并不足以让百年侯府就此牵连受罪而剥夺爵位,再加上这么多年的沉淀,长宁侯在朝中还是有一定的人脉。可若文宣王插手,这件事就不可能简单的不了了之。

    晋王府。

    容昭坐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睛,久久凝思。

    玄瑾站在一侧,有些摸不准自家主子是怎么想的。叶凯纵子欺压百姓,这事儿若是闹大,必会将长宁侯牵扯进来。以世子的能力,稍稍动动手脚,长宁侯生死存亡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这不是对世子退婚更为有利么?

    可为何,世子却半点都不高兴?

    早就得到太原那边传来的消息,选择了最好的时机上奏圣上,如今只等最后的收网。眼看即将大功告成,世子却突然改变主意。

    这着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思索良久,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世子…”

    容昭唔了声,“我知道你要想什么。”

    “…”

    玄瑾无语。

    除了燕宸公主,自家主子对任何人和事的心理发展都洞若观火。

    “玄瑾。”

    容昭抿唇,睁开眼睛,静静而呢喃道:“我后悔了。”

    玄瑾一脸疑惑。

    容昭看着他,苦笑一声。

    “我怎么那么蠢,为什么不早点认出她来?”

    玄瑾更加疑惑。

    “世子?”

    容昭闭上嘴巴,又看了他一眼,有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没事。”

    他向后靠了靠,“从现在开始,让太原那边的探子按兵不动,什么都不用做,静观其变就好。”

    既然这是她想要的,那么他成全。

    尽管,他知道她的目的,尽管知道她的目的与此刻的他相背。他终究,舍不得让她一朝算计落空。

    至于他…

    呵呵~

    他落寞的微笑。

    “另外,掐断丞相府与巡抚台的联系。”他静静的吩咐着,一字一句都在为她锦上添花,“长宁侯已经许久没临朝,工部那边怕是人手紧凑。这事儿最终还得在工部那里备案,皇上最近忙得焦头烂额,这些事情还得有人提醒。你去丞相府传个话,舅舅知道该怎么做。”

    “是。”

    ==

    夜深宁静,白日里热闹的邱陵城将它的繁华掩盖在夜色下,却不知这安静的背后,又即将涌动起更大的暗流和波涛。

    长宁侯被斥责在家已有多日,这几日他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却又说不出为什么。辞官的奏折早就递了上去,皇上迟迟没有批下来,这让他心里更是没底,不知道那心思深沉诡谲多变的少年帝王到底意欲何为。偏偏他只能在侯府呆着,什么也做不了。

    就这样一日日的等着,终于,七日后,一个足以让他崩溃的消息传来,彻底验证并且将他的不安升级到了恐慌。

    十日后,太原加急信件传来,太原知府叶凯纵容其子抢占民居,殴打百姓。巡抚张恒彻查此事,将叶凯暂停职位,收集人证物证,将叶轻伦扣押。染叶轻伦拒不受捕,殴打捕快,甚至怒骂巡抚张恒。

    众目睽睽,积毁销骨。

    张恒大怒,当即就让人打了叶轻伦三十大板。祸不单行,此时衙役从叶轻伦书房里搜出与长宁侯联系的信件,才知道原来他如此在意这块地是因受长宁侯吩咐所为。

    事情查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张恒一个小小巡抚可以管得了的。正准备写奏折呈递户部,回京路上经过太原的文宣王听说了此事,做了最好的证人。担心太原地处偏僻,山高皇帝远,京城里长宁侯听到风声会暗自扣下这奏章,于是盖上了自己的私印。

    王爷的私印,那可比长宁侯一即将过气的侯爷有话语权多了。即便是官官相护,也得卖他几分薄面。

    所以这封加了文宣王私印的弹劾奏章就这样顺利的来到京城,由户部尚书呈递给了嘉和帝。嘉和帝当朝震怒,将奏章丢到地上。

    百官齐齐跪拜,“皇上息怒。”

    嘉和帝气得不轻,站起来回走动。

    “好个叶湛。难怪他要请辞离京,原来早就给自己准备了后路。”他冷哼,看了眼下方站着不动的容昭,眼底划过一丝莫可名状的光,沉声道:“来人,拟旨。”

    “长宁侯叶湛,本为一品大员,主掌工部要职。却徇私枉法利用职权欺压百姓,谎报政绩,欺君罔上,私吞赃款…罪证确凿,着,废除其侯爵封号,查封府邸,长宁侯关押至刑部,抒情案卷,一概事宜,交由右相处理。”

    他眸如利剑,直直看向低着头的郭淮。

    右相郭淮立即站出来,伏跪于地。

    “臣遵旨。”

    嘉和帝又道:“长宁侯偏支男丁全数发放为奴,女眷为娼…”

    “皇上。”

    容昭忽然走了出来,打断了嘉和帝还未说完的话。

    “微臣以为,长宁侯昏聩,当得惩罚,然其内眷无辜,若受牵连,恐怕不妥。”

    嘉和帝眯了眯眼,看向郭淮。

    “郭爱卿以为如何?”

    郭淮眼观鼻鼻观心,道:“老臣以为穆襄侯此言有理。长宁侯纵其子侄作恶罪不容赦,但其内眷无辜,不该受其连累。更何况…”他顿了顿,有些意味深长道:“长宁侯嫡长女受先帝蒙阴赐婚于穆襄侯,若因罪受牵连,只怕不妥。而百姓无知,恐会由此惶惑,误会陛下不近人情,有辱圣上英明。老臣以为,皇上何不法外施恩,免除长宁侯府内眷之罪,只究其一人之过。传出去,我北齐子民亦会觉得陛下仁心仁德,宽厚为善,心悦诚服。”

    他话音落下,身侧几个大臣都跟着其其下跪。

    “臣附议…”

    “老臣附议…”

    ……

    越来越多的人跪下,嘉和帝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却不得发泄。

    他看着始终八风不动的容昭,嘴角勾起森冷的弧度,道:“准奏!”

    “另外——”他继续道:“着工部侍郎周逸谦担任工部尚书之职,尽快肃清要务,即刻上任。”

    他一挥袖,“退朝!”

    ……

    抽出纸卷,叶轻歌提笔勾画。

    濮阳周氏,兴!

    临淄郭氏,危!

    ------题外话------

    本来最开始设定恪靖应该是穿越系统女主,为了完成任务来的。但后来一想,那样设定太复杂了,估计看到后面脑子晕,索性就放弃,稍稍修改了一下。

    嗯,先让老狐狸郭淮猖狂几天,逃不出咱女主的五指山,呼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