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 142 章

    坤明宫。

    “吓坏了吧?”

    萧孤舟看着虚弱的薛明珠那微白的小脸,满心满眼都是心疼。

    谢太后用玉弦算计他,尚且能忍。

    可是,谢太后算计到了薛明珠的身上,有意让薛明珠一尸两命,算是重重的捅了萧孤舟一刀,痛入骨髓。

    会失去薛明珠和她腹中孩子的后怕,让萧孤舟凤眸湿润,紧紧地搂着薛明珠,似是生怕他一松手,薛明珠和孩子就会不见了,留给他的便是永远的黑暗和阴冷。

    他这一生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哪怕是在孤身流放的路上,他也从未有此惶恐的感觉。

    薛明珠感受着萧孤舟仍然微微发烫的皮肤,知道他身上的药性尚未彻底清除,便因为担心他,而急匆匆的赶来,看着萧孤舟越发冷峻的眉眼,薛明珠也轻轻回抱了他,“很难过吧?”

    被自己的亲生母亲算计。

    甚至自己的亲生母亲,想要害死自己的妻儿。

    薛明珠心疼萧孤舟。

    虽为帝王,却终究是有所缺憾。

    萧孤舟身体一僵,薛明珠能感受到他内心深藏的悲伤和落寞。

    从萧孤舟认祖归宗以来,谢太后就在一次次的挑战萧孤舟的底线,萧孤舟怜悯生母前半生的悲苦不易,一次次的规劝疏导,却只换回了谢太后一次又一次的变本加厉,直至今天,居然丧心命狂的伤害他的妻子和孩子。

    被亲人伤害的痛是最深又最说不出口的疼痛。

    薛明珠只能拼命地往萧孤舟的怀里挤,拉着他的大手去摸她鼓起滚圆的肚子,让他感受肚皮下孩子的真实,来温暖他的心。

    七个月大的宝宝,可能是因为今天被母亲吓到了,感觉到了父亲的手后,重重的踢了一脚,“咚!”的一下,吓了薛明珠和萧孤舟一大跳。

    宝宝自从四个月会动以来,偶尔也会在薛明珠的肚子里动上一动,可是,像今天这般力气这么大的,可是从来都没有过。

    薛明珠和萧孤舟夫妻俩都十分惊奇地看着薛明珠的肚子,盼着宝宝再动一下。

    可惜,宝宝今天一天,又是受惊又是劳累,似是疲倦了,再也不肯动,薛明珠的肚子又安静下来。

    虽然没有盼到宝宝再动一下,但是,薛明珠和萧孤舟两人也都已经知足了。

    尤其是萧孤舟。

    宝宝的这一脚,将他心底那丝寂寥都一脚踢飞了。

    他虽然父母缘浅,可是,现在有娇妻爱子在旁,身为一位帝王,已经是很幸运的一件事情了,他不该贪心,奢求的更多。

    “我打算为太后在宫中盖座佛堂,将太后幽禁于清宁宫,终身不得出……”,萧孤舟凤眸中的光芒冰冷刺骨。

    他不能让谢太后再有伤害他妻儿的机会。

    薛明珠握住萧孤舟的手,看着他,建议道:“还是将太后送往凌源行宫,安养天年吧……”

    谢太后故意传假消息回来,其用心之毒,已让薛明珠不寒而栗。

    若是没有孩子,薛明珠自然是不惧谢太后的花招儿的。

    可是,有了孩子……这个孩子就是薛明珠的铠甲,也是她的软肋。

    虽然,宝宝还没有出世,但是,肚子里的这个宝宝已经是薛明珠的命了。

    她突然能了解,为什么谢明蕊那样柔弱的女子会为了腹中孩儿那样拼命……若是,换了是她,她也会的。

    所以,薛明珠是无论如何这一次都不会放过谢太后的。

    只是,让谢太后幽禁于清宁宫,薛明珠还是更建议谢太后去行宫。

    不是她怜悯谢太后,她才不会怜悯一个想要她腹中孩儿性命的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之所以提议谢太后去行宫安养天年,完全是为了萧孤舟。

    萧孤舟若是真的幽禁太后于清宁宫,哪怕是因为谢太后施毒计在先,可是,天下的那些文人酸儒们也会让萧孤舟背上个不孝的罪名。

    只因为她是他的亲生母亲。

    母可不慈,子却不能不孝!

    这会引起朝政动荡,让萧孤舟烦心。

    她也不能让人说萧孤舟刻薄寡恩,囚母忤逆,不能让他身上背负污名……

    她舍不得。

    另一点儿就是,不管怎么说,谢太后对萧孤舟也有一场生育之恩……念着这份恩情……只要送她出宫就好。

    只盼着谢太后不在宫中了,她们可以各安两地,岁月静好。

    ……

    尚方司中,玉弦蜷缩在烂草之中,迷迷糊糊中,似是有人打开了牢门。

    玉弦心中一喜。

    是不是太后派人来接她了?

    是不是皇上要纳她为妃了?

    玉弦连滚带爬的爬向了门口,却并没有看见太后的人,只看见肃帝萧孤舟身边的大太监陈三宁带着一个小太监缓步走了进来,小太监的手上捧着的托盘上还放着一杯酒。

    心不安的乱跳,玉弦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

    “你要干什么?!”,玉弦不安的质问道。

    “送姑娘上路!”,陈三宁看着花容月貌的玉弦,淡淡道。

    玉弦瞬间明白了陈三宁话中的意思,她脸色苍白地看着小太监拖盘上的白瓷酒杯,就像在看什么怪兽一般,连连后退。

    不!

    她还那么年轻!

    她不应该就这么死了……

    “为什么要赐死我?我只是喜欢皇上……难道,这样也有错吗?!”,玉弦悲愤地哭问道。

    陈三宁看着玉弦,“你喜欢皇上是没有错……有那么多小姐宫人喜欢皇上,可是,被皇上赐死的有几个?!”

    一个都没有!

    唯有你!

    “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皇上下药……”,陈三宁沉声道。

    玉弦若是不死,日后人人都为了自己的一已之私效仿玉弦对皇上下药,那皇上哪还有安全可言?!

    从玉弦对皇上下药的那一刻起,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不是生,就是死!

    富贵险中求……可是……

    她赌输了!

    “不!不要!”,玉弦看着那盏毒酒,不断的往后退着。

    她不想死!

    “太后呢?”

    “太后一定会救我的!”

    “是太后指使我这么做的……是太后……”

    玉弦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激动不已地说道。

    陈三宁已不愿在与她多说,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改不了这最后的结果,“送玉弦姑娘上路吧……”,这酒无色无味亦不疼,死后之人的容貌就像喝醉了一般。

    也唤美人醉!

    陈三宁选择这样的毒酒,也算是对一代美人儿最后的怜悯。

    至于……太后那边,自然是由皇帝亲自处理的。

    “好好的葬了吧……”,陈三宁说完这一句后,便抬脚离开了尚方司。

    “是。”

    尚方司的人应道。

    ……

    清宁宫中,大小宫人都已经被屏退了出去,屋中只留下谢太后与肃帝萧孤舟母子二人对峙。

    肃帝萧孤舟一脸冷漠。

    谢太后则脸色铁青。

    “你要逐哀家出宫?!”,谢太后肝胆俱裂,死活都不肯相信皇上竟然要撵她出宫,“哀家不在清宁宫颐养天年,却要住到凌源行宫中去,你要如何对文武百官交待?要如何对天下人交待?!”

    “哀家不走!”

    “哀家是太后!”

    “哀家一定要留在皇宫之中!”

    离了皇宫,她还是全天下地位权势最高的女人吗?!

    “就算是在清宁宫中幽禁至死,你也要留在宫中吗?!”,萧孤舟抬头,冷冷地看着谢太后。

    谢太后身子微震,细长的凤眸怒目而视,“逆子!你竟然想囚禁你的生身母亲?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她前半生已经幽禁与冷宫,若是,后半生要幽禁与清宁宫,那与死了有什么分别?!

    “是谁想这样恶毒的主意?!”

    谢太后气急败坏道:“是薛明珠!”

    “是薛明珠,对不对?!”

    “哀家就知道她不是个好的。”

    “若不是她算计了哀家的蕊儿,这个皇后的位置也轮不到她来坐!”

    接下来便是不断的喋喋不休的抱怨和恶毒的咒骂,那幅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儿雍容华贵的太后模样,比之乡村泼妇都要不如,神色狰狞,竟有些神经质的样子。

    肃帝萧孤舟已经心死如灰。

    无论谢太后如何咒他、骂他,他的心都已经不起半点涟漪。

    可是,他无法忍受谢太后对薛明珠无端的辱骂和猜忌,只是,谢太后此时的样子已经有些不太正常,萧孤舟冷冷地扔下一句,“要么去行宫颐养天年,要么在清宁宫中幽禁至死,你自己选一个吧……”

    说完后,便大步离开。

    在萧孤舟的身后是谢太后声嘶力竭的叫骂声。

    在萧孤舟离开后,便有侍卫守住了谢太后的清宁宫。

    对外的解释是谢太后患了癔症,需要静养,并派了秦太医做为谢太后的专属御医,医治谢太后。

    在秦太医几针下去之后,谢太后终于缓解了狂噪。

    又过了几天,清宁宫传来消息,谢太后最终选择了去凌源行宫休养。

    肃帝准了。

    宫中发生的事情,肃帝治内极严,朝臣们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们又不得而知。

    太后行宫休养,百官俱赞肃帝仁孝,没有掀起半点风浪。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