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钟府最终还是让薛成林和钟含青单独见了一面。薛明珠不知道哥哥薛成林与钟姐姐说了什么,可是,哥哥薛成林一回到薛府就病倒了,高烧不退,大夫说是虽然外伤不重,但是,病人心内郁结,外伤又引发了经脉瘀阻

    ,内火不消,因此才高烧不退。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退烧。

    只要烧退下来了,其它的可以慢慢将养。

    外伤的药膏可以用,但是,他之前开的药就不能用了。

    大夫又重新开了药,让薛府的下人去熬。

    薛母根本就不能放心,许以重金,将大夫留在了府内。薛明珠倒是知道一种可以退烧的方法,就是用高浓度的酒搓前胸后背,可是,大哥的后背又肿又涨,哪里碰得了酒?而且,因为是后背受伤,也不能翻动,无法擦拭前胸

    ,急得不得了。

    一碗药下去了,大哥薛成林仍在烧着。

    薛明珠急了。

    命人拿来了府中最烈的陈年老酒,用火烧了一碗,命人用酒不停的擦拭着大哥薛成林的额头、颈间、腋窝处,希望能有用。

    而薛父在薛成林烧起来的时候,便命人拿了贴子去请了御医院的左医正。

    左医正是御医院医术最好的御医之一。

    薛父之所以请他,是因为他也是皇上的人,是可以信任的。

    他儿子这件事情背后有着浓浓的阴谋的味道,他已经命人去查了,所以,一般的御医,薛父根本就不信任。

    不管背后是谁在捣鬼,薛父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左医正一见薛父的贴子,急忙叫了徒弟拎着医箱便奔薛府而来。

    见到薛明珠的措施,还夸赞了这个方法降温有效。

    左医正不愧是御医之首,三碗药下去,薛成林的烧便退了,只是人还是未醒。

    “只要烧退下去,人便会醒,等着吧,不要太过担心……令公子正值盛年,且一向身强体健……只是这心病还须心药医……”

    若是心药到了,即可药到病除。

    若是心药未到,怕是还要将养些时日。

    薛母见薛成林真的退了烧,人也不那么痛苦难受,陷入昏睡之中,这才放下心来,命人取了厚厚的诊金,千恩万谢的将左医正送出了薛府大门。

    薛府都惊动了御医,自然也就惊动了肃帝萧孤舟。

    萧孤舟下朝之后,连朝服都未换,便急匆匆的赶到薛家。

    见过了薛父薛母,又去看了薛成林,仔细的询问过了薛成林的伤势这才放下心来,命人从宫中取了许多珍贵的药材,让薛家人有什么缺的直接去宫中取便是。

    薛父和薛母自然是十分感激。

    薛成林在休息,萧孤舟也不好久留。

    他和薛明珠的婚事已订,按道理说也不能见面。

    可是,萧孤舟相思难耐,总是会找时间从宫里出来,秘密来到薛府。

    自从萧孤舟来了之后,薛明珠身上沉重的压力似乎一下就消失了,看见他,就是满脸的委屈,却又不能说,只能可怜巴巴的跟在后面。

    萧孤舟一回头,就能看见跟在他身后明显吓坏了薛明珠。

    薛父和薛母都假装没看到的留给了他们一些单独相处的时间。

    “是不是吓坏了?”

    回到秀竹院,萧孤舟抱着一头扎进他怀里的薛明珠,柔声道。

    当他下朝后听到下面的人报薛成林出事了之后,他第一个担心的就是他的小明珠。

    他的小明珠一直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

    内有爹疼、娘宠、哥哥爱,外有他为她挡去一切风雨。

    她就是在密不透风的层层守护和保护下,在他们的手心上长大的。

    何曾见识过板子这种东西?

    薛成林挨了板子又高烧不退,她还不知道该怎么担心呢?

    “嗯。”

    薛明珠搂着萧孤舟的细腰,拼命的吸取着萧孤舟身上的温暖,这才觉得三魂六魄渐渐的都回来了,身上又有了知觉。

    她真的是吓坏了。

    主要是古代的医疗条件太差了。

    本来打了板子,薛明珠就已经够心惊胆颤的,生怕会引起什么迸发症。

    结果,从钟府回来后,偏偏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她哥竟然发烧了。

    哪怕薛明珠并不怎么懂医术,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弄不好她会失去她哥。

    这个认知真的是把她惊住了。

    这十多年来,薛家人早就已经成为了她真正的家人,无论失去哪一个,薛明珠都承受不起,这怎么能叫她不害怕?

    现在,她哥的情况稳定下来了,薛明珠这才想起生气。

    “都怪哥的那几个狐朋狗友,竟然拉我哥去喝酒,喝多了还把他扔在了那种地方,害得我哥做了错事,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哥那么爱钟姐姐,若是,错失了这段良缘,她怕她哥的后半辈子都不会快乐了。

    这几乎是毁了她哥和钟姐姐的一生。

    一想到这儿,薛明珠就想手撕了拉她哥去喝酒的那几个人!

    “谢孤舟,你得帮我出气!”

    她快气死了!

    薛明珠气得银牙都眦出来了,恨不得咬人的模样。

    她要他找人帮她把那几个人都揍一遍。

    揍到鼻青脸肿。

    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对于这样任性的要求,薛明珠不能跟薛父和薛母提,可是,她却能跟萧孤舟提。

    因为,她知道萧孤舟宠着她的任性。

    “光是打一顿怎么行?!”,萧孤舟抚着薛明珠的后背,就像是在给一只气炸了毛的猫儿捋毛一般,动作轻柔充满爱抚,可是,萧孤舟的凤眸却变得浓郁深沉。

    如同薛父一般,萧孤舟也同样嗅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

    甚至,萧孤舟想得更多。

    他在怀疑背后是不是有谢太后的影子,在找薛家的麻烦。

    ……

    与此同时,一位老嬷嬷闪身入了恪靖候府夫人的卧房内。

    “什么?”

    “薛府的那位大公子病危?!”

    “那可太好了!”

    恪靖候夫人细目中闪过狂喜。原本她只是希望能让钟府知道这天下乌鸦一般黑,能退婚最好。只要退了婚,钟含青的名声上就有了瑕疵,再不能那么高傲的挑三捡四,那样的话,她儿子就能有机会了

    。

    可是,现在的结果,可是要比她当初预想的好上许多。

    若是那薛成林真的病死了,那钟含青可就成了望门寡了。

    啧啧……命这么硬的人……

    给她儿子做妻可就咯应了,做个妾还差不多。

    等儿子厌了,就扔到院子里自生自灭算了!

    恪靖候夫人对于钟大夫人对自己家宝贝儿子的鄙夷和瞧不上,一直耿耿于怀,心中恨钟家母女半死,可偏偏儿子不争气,一听见钟含青与薛家订了婚,又要死要活的了。

    以前恪靖候夫人盼着钟家和薛家赶快退亲。

    现在,她倒反而不那么急迫了。

    最好是别退亲,钟含青成了望门寡,那才最合她的心意呢。

    “你儿子那边不会被查到些什么吧?”,恪靖候夫人警惕的问道。

    为了她儿子,她什么也不怕!

    可是,薛家毕竟是皇亲国戚,如此算计薛家,还是要小心来自薛家的调查和报复。

    “主子,您放心吧……”

    “三儿办事很稳妥的。他并没有亲自出面,而是,绕了好几道弯,让他的朋友旁敲侧击提点的……这主意是他们自已想的、人是他们自已找的……”

    “哪怕是提点那个叫青袖的,三儿都是蒙着面的。”

    老嬷嬷小心道。

    “上帐房支一笔银子,让你儿子回老家吧……”

    为了稳妥起见,恪靖候夫人特意叮嘱道。

    这些都是她背着她家老爷做的,若是让她家老爷知道了,可不得了。

    老嬷嬷心有不舍。

    她三儿可是她最贴心的一个儿子。

    还想着这次帮主子办得这么漂亮,主子能赏她三儿个什么肥差做做,却不想竟然要回老家去了。这一别,何日才能再相见?!

    可是,看着恪靖候夫人闪着寒光的细目,老嬷嬷又连一句求情的话都不敢说,只能低低的应“是……”,随后悄悄的退下。

    ……

    同一时间得到消息的还有钟府。

    薛成林回府后便倒下了,还高烧不退,不但惊动了御医,还惊动了皇上,钟府上下震惊。

    知道皇上重视薛家人,却不想竟然重视到如此地步,连朝服都没换,就急急的赶了过去。

    这下连老国公夫人都不得不担忧重重了。

    若是她们钟府执意退亲,薛成林若是有个万一,这怕是就要结仇了。

    虽说,理在她们钟府这边,可是,人都是感性的动物,迁怒总是免不了的。

    可是,让她们去劝青丫头,不让她退亲,她们自己都不愿意,只能煎熬着,心里祈求着上苍,让薛成林可以转危为安。

    “祖母,我要去一趟薛家!”

    这个时候,钟含青找到了老国公夫人面有焦急,斩钉截铁地说道。

    “青丫头,你……你当真要去?”

    “你可想好了?”

    老国公夫人老眼紧紧地盯着钟含青。

    钟含青目光中闪过茫然,可是,转眼又被坚定所取代。

    她是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薛成林。

    虽说,薛成林的‘背叛’不是源于他的本意,可是,这终究让他们之间的产生了瑕疵。

    每每思及此处,总让钟含青伤心落泪。

    可是,比之她的伤心落泪,钟含青更害怕薛成林有事。

    “我要去看他!”

    钟含青肯定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