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掌事嬷嬷容绣不觉得玉岫做的有错。

    若是她在此,亦会这样做。

    花盏不说话了。

    她是觉得孙蓉娘很可怜,也很想帮她。可是,容绣嬷嬷说的也没错。

    花盏可不希望一时的善心会给自家主子造成麻烦。

    宫中的那位太后没事还要找事呢。

    若是知道了,还真说不准会惹麻烦上身呢。

    “玉岫,虽然你的顾虑是对的,但是,对于孙蓉娘,你应该能想到她回家之后会有什么下场……”,以她婆婆的恶毒和刻薄,她除了死,没有第二条路。

    也许是早死,也许是晚死。

    但总归会被她的婆婆折磨而死。

    她会向玉岫求救,就是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命运。“你确实不能将她直接收入庄内,就算要收……也须得她与她的那个婆婆再无一点关系才是……”,薛明珠食指轻轻地敲了敲桌面,脑中飞速的转着,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

    玉岫,淡淡道:“你起来吧……”

    玉岫也是刚刚出宫,又要负责这三十多个宫女的生活日常,又要负责这皇庄的正常运作……这样要求,也是难为她了。

    只不过,这件事情倒是给薛明珠提了个醒。

    并不是每一个前来投奔的人,都是像玉岫她们这般干干脆脆,了无牵挂的。

    她们中有很多人,最常见的是被身边的亲人逼得活不下去的。

    如李秋儿。

    如这个孙蓉娘。

    她们若是想要帮助她们,就须得先帮她脱离她们那糟糕的原生家庭。

    这将会是十分棘手的事情。

    所以说善事真的不是拍拍脑袋就能做的。

    具体运做起来,就会遇到许多困难。

    虽然会很难,但是,薛明珠并不打算罢手。

    “有一些事情,就该专业的人来做……”,薛明珠陷入沉思,喃喃道。

    专业的人?!

    什么意思?

    玉岫看了一眼容绣嬷嬷。

    容绣嬷嬷很淡定的摇了摇头。

    她虽然不知道皇后是何打算,但是,她在皇后身边服侍也有一段时间了,对这位薛皇后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

    这位薛皇后可不是只会躲在深闺之中绣花,见识不多的女子。

    连皇上有了什么棘手的事情都愿意与薛皇后相商,而往往薛皇后的三言两语便会让皇上有所收获。

    所以,她并不担心薛皇后会处理不了。

    最后,就算薛皇后真的处理不了,还会有皇上在。

    容绣嬷嬷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只需听命便好。薛明珠想的是,既然如孙蓉娘这般的可怜人,身上常常带着原生的麻烦,那么皇庄之中就须得有专门的人来负责处理这方面事情的,皇庄之外也须得与几个较有名气且正

    直的状师合作才成。

    这些事情既然棘手,那么既要帮全又不能落下话柄,那就只有公事公办了。

    这也只是薛明珠最初的想法,还没有细想完善。

    既然她有缘遇见了孙蓉娘,就总是要管的。

    只是,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而且,具体要怎么做,也须得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

    薛明珠暂时将此事压在心里,转头询问了一下关于皇庄上大家的生活如何?可有不习惯之处?是否需要什么帮助?

    玉岫都一一的回了。这场雪来得急,原本她们还在担心怕庄子里的炭火不够,却不成想庄头竟然早早的就已经备好了,还提前了数天送来,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这才让她们没有在第一场大

    雪时挨冷受冻。

    各种吃食也备得足。

    此次出宫的三十六个宫女,或多或少的都买了一些良田,打算开春的时候,仍按照原价佃给那些农户。

    对于那些农户来说,他们并不在意租的是谁的地,只要租金不涨就行。

    而对于这些宫女来说,她们也只是想要一份傍身的田地,能活下来就好,也并不想提高租金,两方皆大欢喜,倒是相安无事。

    庄头将账册递给薛明珠查账。

    薛明珠早在宁安时便管着她金福缘的账册,这查账的事情却是难不得她的,连后宫中的账册都是她在管的。

    只是,翻看了庄头拿上来的账册,薛明珠还是愣了一下。

    她可真是好久都没有翻看过这种老式的记账方法了。花盏一看薛明珠的表情,目光落在了这老式记账的账册上,便了然了,嫣然一笑,对着玉岫道:“玉岫姑姑,您有时间时来宫里找一下奴婢,奴婢教您现在宫中的记账方法

    ……”

    薛明珠的那种新式记账方法,在宁安很流行。

    几乎所有宁安做生意的慢慢用的都是薛明珠的这种新式记账方法,肃帝登基之后,也渐渐的在改正宫中的记账方法,并将这种方法往户部推行。

    只是,以玉岫的等级还接触不到这种新式的记账方法。

    花盏知道自家主子有多讨厌这种老式的帐,因此,便想着要教一下玉岫。

    玉岫虽不太明白何为新账,但看皇后娘娘一脸纠结的看着皇庄上的账册,想也知道应该是一种好方法,便道:“那就多谢花盏姑娘了。”

    薛明珠有些吃力地看着这本老式的账册,真是费了好半天,才算看完。

    这些来这儿的宫女,年龄各不相同。

    有的大些,三、四十岁这样;有的小些,才刚刚满二十岁,符合条件。

    买的田地也不一样,有的多些,有的少些。

    但能看得出来,都是经过了仔细的考量之后才做的决定。

    买的多些的,多是一些年纪比较大一些的宫女,出宫时领的银子也较多一些,所以,多买了些这样收的租子也能多些,可以让以后的日子过得舒服些。

    买的少些的,多是些年轻的宫女,可能是想多留些银子傍身才安全。

    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

    薛明珠还了账册后,又问了问庄头关于明年春耕的事情……正在说话间,外面跑进一个小宫人,欢喜着说道:“那个人醒了……”

    庄子上有一个赤脚大夫。

    给开了两贴药硬灌下去,又灌了些米汤下去,刚刚悠悠的转醒了。

    “醒了?那可太好了。”

    花盏开心道。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条命。

    孙蓉娘的命够苦的了……

    玉岫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醒了就好。

    若是真的因为她的原因,而让孙蓉娘丢了一条命,她得自责一辈子。

    “去看看吧……”

    薛明珠淡淡道。

    西郊皇庄的条件不比皇宫,但也算是好的。一水儿的青砖瓦房,门窗的缝隙都补得极其严实,密不透风,虽然朴素却足够温暖。

    孙蓉娘正倚在火炕上,身上盖着厚实的棉被,头发虽然依旧蓬乱,脸色却好了许多,虽未见红晕,但至少也不是青色的了。

    虽然,孙蓉娘不认识薛明珠,可是,她认识玉岫。

    她知道玉岫是这座皇庄的负责人。

    可是,玉岫却还是恭敬地走在一位尊贵的少夫人的身后,她便知道这位少夫人的身份应该是不简单的。

    孙蓉娘不知道是谁救的她,但是,想也是这几位中的一位,连忙起身,跪在火炕上给薛明珠她们磕头。

    “多谢贵人搭救……蓉娘在这里给您磕头了,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一边说一边流下了眼泪,头磕得‘咣咣’做响。

    孙蓉娘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想到睁开眼睛,她竟然还活着。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几乎要冻死人的寒冷。

    “快起来吧,身子还虚着呢,讲那么多虚礼做什么?快躺好……”

    自有下人为薛明珠搬来椅子,薛明珠落坐后,连忙制止了孙蓉娘。

    她让人救她也不是图这些。

    还是养好了身子最重要。

    能醒过来,就是上天垂怜,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孙蓉娘,你怎么会晕到在庄子门前?你不是回家了吗?”,玉岫很是担心的问道。

    因为天气寒冷,她们这里又是皇庄,平日里轻易是不会有人来的,因此,最近庄上十分冷清,大家都不愿意出门,都躲在屋子里。

    若不是今天皇后娘娘来了,等扫雪的粗使婆子出去扫雪时再发现孙蓉娘,怕是孙蓉娘连命都没有了。

    孙蓉娘倚在床头,默默垂泪。

    其实,她不想来这里给玉岫添麻烦的,“只是,大雪的夜里被打出了家门,我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

    夜里那么冷,屋里的人们都不敢想象,她是如何一个人在风雪交加的夜里独自一个人走了那么远,来到这里的。

    “这个恶妇!”

    玉岫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做响。

    她上次见到孙蓉娘的时候,她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没有一块好皮肤,这才回去多久啊,就又打她?!若不是被打得急了,孙蓉娘怎么会在大雪夜的逃出家门?

    这不是逼孙蓉娘去死吗?

    都是女人,玉岫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要如此恶毒?!

    “拉开袖子,我看看。”

    屋中没有男子,薛明珠皱眉道。

    孙蓉娘抹了把眼泪,挽起了胳膊上的袖子,只见一道道荆条抽打伤痕露了出来,深深浅浅,一道摞着一道,旧伤连着新伤,肿胀发紫,有的地方竟然都流了脓……

    “嘶”

    满屋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