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 148 章【完结】

    “所以,浆洗房的那个婆子是宁王妃的人?玉弦也是?”,薛明珠手上还拿着逗萧牧臣小朋友用的布老虎,诧异地问。

    她还以为是谢太后的人呢。

    对不起!

    她不该怀疑谢太后!

    暖褥上,萧牧臣小朋友拿不到布老虎,很生气的“嗯嗯”叫了两声,薛明珠这才回过神来,忙将布老虎塞到萧牧臣小朋友的手里后,喃喃道:“真是没想到……”

    祸不及家人,罪不及子女。

    可是,很明显这不适用于皇家。

    出生在皇家,有时候仁慈就是你的催命符。

    就像这次,她险些一尸两命。

    “庆王府女眷及瑞王府女眷皆以伏诛!”,萧孤舟搂着薛明珠道。

    薛明珠闻言轻轻地“哦……”了一声后,便不在挂心了。

    也许这两府女眷中,有无辜被累的。

    可是,最该为她们之死负责的应该是庆王妃和端王妃,而不是差点就被害死的她和她的宝宝。一想到她儿子差点就被害得无法出生,薛明珠的心中便没了什么其它的想法。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她可以冒险,可是,她的儿子绝对不可以。

    不想再想这些扰心的事情,薛明珠趴在萧孤舟的怀里,开始专心致志地‘玩’萧牧臣小朋友。

    薛明珠以前听人说,小孩子不能惯着,要进行挫折教育,这样他长大后面对逆境才会淡然,如果一直在顺境中生长,很容易因为一点儿点儿不顺,便失去生存的信念。

    因此,在萧牧臣小朋友三个月刚会翻身,刚会要玩具的时候,薛明珠便开始了‘玩’儿子的大业。

    每每有什么萧牧臣小朋友喜欢的玩具,薛明珠都会将它抢过来,自己玩。

    每每萧牧臣小朋友很努力的翻过身,薛明珠都会欠欠儿地再将他翻回去。

    这次也一样,萧牧臣小朋友布老虎玩得正开心,手中的布老虎就被皮皮的母亲给抢走了,还故意拿在他面前晃悠馋他,就是不给他玩。

    这布老虎是嫂子钟含青特意缝给小外甥萧牧臣小朋友玩的。

    钟含青的绣功可非薛明珠能比。

    这只布老虎做得活灵活现,憨态可掬,大红的颜色,十分得萧牧臣小朋友的喜爱。

    可是,每每在他玩得高兴的时候,他母后总要与他抢。

    四个月的牧臣小朋友,不高兴地“哇哇”大哭起来。

    若是,薛母和嫂子钟含青在,此时肯定早已经心疼地上前抱着他开始哄了。

    萧牧臣小朋友与别的小朋友不同,宁哥儿都三岁多了,身上还肉嘟嘟的,一节儿一节儿似莲藕一般,更别提小脸蛋上的婴儿肥了。

    可是,萧牧臣小朋友则完全没有。

    只一个月后,便褪去了红通通、皱巴巴的模样,长得清俊异常,灵气逼人。

    确实是挑着萧孤舟和薛明珠的优点长的。

    如果说,谢明蕊家的那个筠姐儿是观音坐下的玉女,那萧牧臣小朋友就是观音坐下的金童。

    别说薛母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俊的宝宝。

    这是薛明珠这个来自后世的人,都没有见过比她儿子还好看的宝宝。

    薛明珠自己都经常看着自己的儿子看到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好看呢?天底下怎么就有这么好看的宝宝呢?简直太养眼了……

    而这个好看漂亮的宝宝是她儿子。

    做为重度颜控的薛明珠觉得整个世界都圆满了。

    当然,好看归好看,也完全不能打消薛明珠气哭儿子的爱好。

    最后,还是萧孤舟嫌弃萧牧臣小朋友哭得太吵了,将那个布老虎扔还给了他。

    “小小年纪,遇到难事儿,就知道哭!成何体统?!”,萧孤舟一脸的嫌弃。

    无良母后还在一旁点头附和,“就是!就是!就知道哭……丢丢……就不会抢回来?”,薛明珠还刮了两下脸蛋,以示鄙夷。

    花盏和花烟在一旁看得心疼死了,却敢怒不敢言。

    小太子才四个月啊?!

    连坐都不会……

    皇后娘娘是打算让他怎么抢?!

    这样欺负小太子,皇后娘娘亏不亏心啊?!

    事实证明,薛明珠一点儿也不亏心!

    终于,萧牧臣小朋友哭累了,含着泪花,让奶嬷嬷抱下去喂奶去了。

    薛明珠抹抹额头并不存在的汗珠,夸张道:“可真能哭……累死了……”

    花盏和花烟在心中腹诽着,嗯……您欺负小太子,可真是太辛苦了……心中刚这样想着,就听见她们平日里英明无比的皇帝满是心疼道:“明珠辛苦了……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奶嬷嬷去做吧……”

    花盏和花烟在心中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皇后娘娘的作,都是皇上自己宠出来的。

    就是可怜了她们的小太子了。

    这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事实证明,花盏和花烟的担心不无道理,萧牧臣小朋友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年。

    三年后,坤明宫。

    “传膳吧……”

    “今天,我们早些用。”

    “用完后,我送你一件礼物……”

    萧孤舟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

    冬日的天总是黑的早一些的……虽然,现在还只是申时,但是,天已经微微的黑下来了,坤明宫的宫灯都已经高高挑起了。

    “有礼物?”,薛明珠高兴了,一咕噜地从萧孤舟的怀里坐起,杏眸闪亮如星,一迭声地问着:“是什么?!”

    可是,无论薛明珠如何撒娇,萧孤舟都只是摇头笑着,不肯吐露。

    因为,萧孤舟的神秘,薛明珠这顿晚膳用得没滋没味的,连来自宁安的寻蝗鱼都没能引起薛明珠的注意。

    等薛明珠用过了晚膳,已经是酉时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礼物呢?”

    薛明珠迫不急待地问道。

    萧孤舟示意花盏和花烟为薛明珠拿来红刻丝镶金凤鹤氅,披在身上,戴好鹤氅上的帽兜,拿上金丝莲花手炉,便领着薛明珠出门了。

    小太监们在前面打着宫灯在前面,萧孤舟领着薛明珠慢慢地往前走着,花盏和花烟领着坤明宫的小宫人走在后面。

    容绣留在坤明宫中照顾着萧牧臣小朋友。

    今天晚上的月色很好。

    银月如盘,月华宛如水银般倾泻,将大地照得雪亮通明。

    冬日的夜晚总是份外的清寒冷冽,越发显得仙气缥缈。

    看这方向……

    “我们是要去御花园吗?”,薛明珠雀悦地问道。

    难道是有暖泉注入的湖里芙蕖开了?萧孤舟是要带她去夜赏芙蕖?这样好的月色,哪怕是站在岸上也能将花看得清楚了。

    萧孤舟凤眸温柔,却笑而不语。

    薛明珠见此,索性不猜了,反正等一会儿就能看见了。

    可是,不过一会儿,薛明珠就又好奇起来,因为,这根本不是往芙蕖湖的方向走,甚至不是往有温泉水脉的方向走。御花园冬日里,可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赏花的。

    只有地下铺有温泉水脉的地方才有花可以开的。

    这个方向……好像挺偏的,没什么名花。

    地方倒是挺开阔的。

    平日里都没什么人来。

    “到底是什么啊……”,萧孤舟弄得这样神秘,到时把薛明珠的心弄得更痒痒了。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萧孤舟对薛明珠一笑,璀璨明华。

    借着薛明珠看呆了的时候,萧孤舟用手蒙住了薛明珠的眼睛,暖暖的手掌让薛明珠纤长的睫毛眨个不停,“究竟是什么嘛……这么神秘……”

    薛明珠嘴里抱怨着,脚却很诚实地跟着萧孤舟往前走。

    “好了……”

    “到了……”

    萧孤舟轻轻拿下了他的手。

    呈现在薛明珠眼前的是一片花海。

    “这怎么可能?!”,薛明珠惊讶地叫出了声。

    这可是冬天,你们开得这样热烈,且不分季节,汇聚在一起,这怎么可能?!

    薛明珠在百花之中,甚至还看到了一朵极品的银丝灌顶牡丹,在如雪的月光下越发清冷华贵……

    不对!

    这不是真的花!

    薛明珠走得近了,才发现这些百花并不是真的在冬季盛放,而是一株株冰花。

    “真的是太美了……”

    薛明珠赞叹道。

    仔细数数,可不只牡丹银丝灌顶、还有芍药金围带、桃花瑞香、琼花无双、菊花玉翎管……朵朵皆是名种,奇红吐艳,十分壮观。

    “每年御花园中的百花盛开时,我都会让宫人取开最好的那一朵,在它盛开得最美的那一刻取下,送入冰室冰冻……足足用了三年才集齐了这满园的冰花……”,萧孤舟道。

    不只是这些冰花,薛明珠分明看到还有一些冰灯混入其中。

    她突然想起以前萧孤舟在宁安时曾说过,要年年为她做冰灯,这样她在京城也可以看到宁安的冰灯了。

    他也是这样做的。

    而今年是不只是冰灯了,巧心思地还加入了满园的冰花。

    只为讨她的欢心。

    “喜欢吗?”,萧孤舟拥着薛明珠,柔声问着。

    只要薛明珠的一句“喜欢”,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薛明珠眼中含着晶莹的泪水,转身扑入萧孤舟的怀中,哽咽着:“喜欢……”

    可最喜欢的……

    是你!

    “萧孤舟,我们再生个娃吧!”

    ……

    【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