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 29 章

    王家,书房。

    “宁安将军邓睿为人稳重坚毅,在宁安任将军已有十年,对宁安感情颇深,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将宁安建设得安定富饶。只是宁安地广人稀,又处于辽东极北之地,苦寒重冰,人才稀缺……因此,咱们这些流人才会如此受到重视和善待。”

    流人不当差、不纳粮、甚至还可以去府衙领救济……这可是其它流放之地都没有的优待。

    若不是因为这些政策,他来到宁安的第一年,可能就死在了那个酷寒的冬天里了。

    前沐阳县令王朔此时端着茶盏,嗅着龙井茶香,目光幽然。

    哪怕王朔没有说王家是如何渡过宁安这第一个冬天的,薛父也能想像得到,颇有感触的放下手中的茶盏,赞道:“边关要塞有将军如此,是宁安的幸运,亦是我等的幸运。”

    能还家人自由,是薛父最在意的一点儿。

    因此,薛父虽未曾见过宁安将军,却对这位将军有些许的好感。

    “将军府每年初雪之时,都会在将军府办赏雪宴,广邀亲朋好友,愚弟也常在受邀名单之上。看今年这模样,怕是八月末就会飘雪花了,到时,薛兄可愿随愚弟一同前去?!”,王朔也放下了茶盏,笑着问道。

    不管初来时,日子过得有多苦,至少,他现在过得不错。

    薛父心中一动,迟疑道:“可是为兄并未在受邀名单之中,这样前去,会不会太冒昧了?”

    在宁安这遥远苦寒的边关之地,宁安将军就是这里的土皇帝。他们一家人若想在这里活得好,能搭上宁安将军,受其庇护,自然是最好的。

    王朔笑道:“薛兄放心。”

    “宁安将军求贤若渴,薛兄可是状元之材,怕是此时薛兄的大名早就在受邀名单之上了……”

    薛父眼波微动,笑着向王朔拱手,“那可要多谢月章这番引见之恩。”

    王朔字月章。

    薛父心里明白,就算他在受邀名单之中,但是,有无人引见,差别还是很大的。

    自古便是朝中有人,好做官的。

    王朔此番好意,薛父记在心里了。

    “薛兄客气。”

    “同年之人数百,可是,有缘再见的却不多。如今你我在这宁安,本就该互帮互助的。在薛兄家的房子未盖好之前,薛兄大可住在此处。等薛兄房子盖好了,月章定要第一个前去讨一杯暖房酒的。”

    王朔心情舒畅。

    有薛兄在,也能舒解几分他的积郁。

    薛兄不愧是当年那一科的状元,知识渊博、天文地理、河脉山川……哪怕是在人情世故之上,都有独到的见解。

    有许多他觉得棘手的问题,薛兄只是三言两语的提点几句,便会让他豁然开朗,所获颇丰。

    因此,王朔是真心希望薛家人能在他家多住些日子。

    古人说”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诚不欺我。

    “即是如此,那为兄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为兄以茶代酒谢月章。”,薛父端起茶盏,笑着遥遥向前一递。

    王朔见薛父答应下来了,喜形于色,高兴得一口喝干了盏中的香茶。

    ……

    而此时,院子里薛明珠正可劲儿的缠着薛母拧麻花,让薛母把名单给她一份。

    “唉……累啦……”

    “这在外面跑一天了,回来水都没一口……”

    薛母夸张的捶着自己的腿,调子跌宕起伏。

    薛明珠是谁?!

    立刻就明白了。

    “娘,您等着,明珠给您拿好吃的去……”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她这是要做什么去?”,王夫人看得眼花缭乱的。

    薛母有些傻眼的摇了摇头。

    她也不知道啊……

    “我知道,我知道……”

    刚刚睡醒,比薛明珠要晚出来的王娇儿跳着小脚道,“明珠姐姐做了好好吃的奶糕……爹爹和薛伯伯都吃过了……我们送去的……”

    王娇儿说完一挺小胸脯,满脸的骄傲。

    奶糕?

    自家老爷也吃过了?

    还是她俩想着要给两位爷送过去的?

    这……这……

    一时间,王夫人心中又酸又甜。

    即为女儿的孝顺感到暖心,又万分疑惑,这奶糕是什么?

    “薛夫人,您家小姐已经学厨艺了?”

    这……这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难道,京城的闺秀都是这般早慧的吗?那她是不是也应该早点教她的娇娇了?

    天下的父母在对待子女教育方面上,都是出奇的一致,生怕自家孩子比别人差上那么一星半点。

    薛母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她家小明珠哪里会做什么饭?会什么厨艺?她就会吃。

    可是,这种打自家脸的事情,薛母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的。

    只是心中祈祷,一会儿女儿无论端出什么来,都不要让她太难堪才好。

    薛母只是希望不要太丢面子就好,却没想到薛明珠能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青瓷碗里盛着白嫩平滑似奶酪般的吃食,极为细嫩,一动便不由自主的轻轻乱颤,滑如凝脂一般。

    虽然还未吃,可是,光看这卖相就已不凡。

    王夫人尝了一口,只觉得口感又香又滑又嫩还带着淡淡的甜味,不禁赞道:”您家小姐这厨艺太好了,看这奶糕做的,真是绝了……我竟品不出这是什么奶做的……”

    “是羊奶……”

    “竟然是羊奶吗?!竟然一点膻味都没有……”,王夫人眼睛一亮,对薛母道:”薛夫人,您是不知道,我家这丫头最是不爱喝羊奶,为了让她喝一口羊奶,不知费了我多少功夫……”

    说到这儿,王夫人停顿了一下,有些羞赧道:”不知道这奶糕的方子……可否……”

    薛母正在那边和薛明珠打眉眼官司呢。

    什么情况?!

    薛明珠一指王娇儿,用口型无声的道:“哄她的……鸡蛋糕加奶……回头与您细说……”

    正在这时听见王夫人的话,薛母是知是多精乖的一个人,闻弦歌而知雅意,“这有什么?不过一道吃食而已,过后,我就把方子抄给您。”

    王夫人大喜,欢快道:”薛夫人,您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王夫人这话说的,您帮我的忙又少了?”,薛母心情极好。

    “那我呢?我呢……”

    薛明珠急得在薛母身边团团乱转。

    她不在意薛母将双皮奶的方子答应给王家夫人,不过一道方子而已,她脑子里的好东西多着呢。在说他们一家人住在王家,给人家添了不少的麻烦,一道方子做谢礼,应该的。

    她就关心她娘能不能将采买的单子给她看,让她对对她有什么没想到的。

    “行了,你不用忙乎了,他的那份儿,我已经替他买好了。”

    薛明珠的双皮奶为薛母赚足了面子,薛母心情大好之下,便不在再吊着薛明珠了。

    “真的啊?!”,薛明珠大喜,上前抱住薛母,“娘,您真是大好人!”

    不要钱的马屁拼命的拍向薛母。

    王夫人知道那个叫谢孤舟的少年是薛明珠的救命恩人。

    两人上街采买的时候,见薛夫人还要单独买一份儿,心中奇怪便问了。

    薛母也没有隐瞒,便将薛明珠淋雨发烧,多亏谢孤舟那少年买回药救了薛明珠的事儿说了。

    王家夫人除了觉得薛家人是知道感恩的人家,对薛家人越发亲近之外,更是心疼小小的薛明珠便遭此大罪。

    她的娇娇儿是到了宁安后生的,若是也在流放路上走一遭,她光想想就疼得受不了。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这一路上可是怎么过来的啊?

    薛明珠要到了谢孤舟的采买单子,乐呵呵的跑回自己写单子的屋子里,便开始一样样的对着。

    薛母的单子要比她写的长出好多。

    除了正常的粮油米面盐之外,薛母还替谢孤舟买了三斤玉米面、三斤两和面、小米三斤、糙米三斤、香油二两、醋二两、酱油二两……甚至还有半斤酒。

    至于其它的锅碗瓢盆之物,只有比她想得细的,没有比她想得少的。

    连她没想到的喝水的茶具都买了一套,还有装水的水缸、装粮食的箱子、睡觉的铺盖被褥等等。

    看完之后,薛明珠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嘿嘿,齐活!

    等这些东西都送到谢孤舟家,谢孤舟就可以过日子了。

    薛明珠翘着小脚,将那单子小心的装在怀里,打算下午吃过饭后再去看看他,顺便将单子给他,给他好好讲讲这上面的东西都是做什么用的,要摆放在哪里。

    光给单子不解释,谢孤舟肯定弄不明白的。

    因为心里有事儿,薛明珠吃饭时吃得极快。

    吃完了,还不忘了给谢孤舟带些吃食。

    薛母手痒的又捶了正在添第三碗饭的薛成林几下,大哥薛成林一脸无辜。

    薛明珠挎着小竹篮,乐呵呵的出门了。

    出门时,心里还想着,也不知道今天谢孤舟有没有将铁锅和柴火都买回来?

    刚出了王家大门,远远的就看到南街那边浓烟滚滚,跟着火了似的……

    看方向正是谢孤舟家的方向。

    薛明珠心中一惊。

    想到谢孤舟连个火都不会生……

    我去!

    谢孤舟那个家伙,不会是把房子给点了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