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 58 章

    欢喜岭山高林密,地势险峻,茫茫林海,易守难攻。

    靺鞨族少族长萨纳当初第一眼就相中了这里。

    每隔几天,他都会带着手下在欢喜岭转换藏身的地方。今天,他带着手下藏身在一处背风的高岭山崖之下,没有寒风的侵袭,地上燃着几处熊熊的火堆,火堆上正烤着他们打来的青羊,正烤得滋滋冒油。

    “操!”

    “天天都吃烤肉,吃得我都快要上火了!少族长,咱们带来的茶可是快喝完了,什么时候行动啊?!”

    一个脸上有疤的独眼靺鞨大汉烦燥的问道。

    这个大汉一开口,其它正啃着羊肉的靺鞨人也纷纷叫嚷起来。

    他们这些天,天天躲在这欢喜岭中不敢出去见人,风吹雨淋,蚊叮虫咬,入眼皆是密林,整个人都快要憋疯了,血液都在鼓噪,急需一场杀戮来平息。

    “我们要钱!”

    “要马!”

    “要女人!”

    被称为少族长的萨纳身着华贵的皮袍,高颧阔鼻、一脸的横肉,正是那天在拍卖会上与谢孤舟抢拍那块羊脂暖玉的汉子。

    此时,他面前放着一条刚刚烤好的青羊腿,可是,他却面目阴沉,动也没有动。

    “都闭嘴!”

    “待少族长找到那块羊脂暖玉的下落,咱们就动手!”

    萨纳的心腹根塔见少族长阴沉的模样,出口制止了其它靺鞨人的噪动。

    他知道这些天少族长不断的派探子前往宁安城,除了要探探其它高门富户的点儿,以方便他们入宁安后抢劫,另一方面则是少族长仍然想要那块羊脂暖玉。

    有了它,吉日部落很有可能就答应与少族主联姻,这将为少族长整合靺鞨各部落大有益处。

    有了吉日部落的支持,少族长就可以实现他的抱负。

    他认同少族长的想法。

    宁安对靺鞨众部落绝对不安好心!

    否则,不会这么多年只收他们部落的马匹,其它的却什么也不收!他们会收高丽的人参、貂皮、药材……会收逻车人的铁矿、皮毛、宝石……

    唯独对他们靺鞨如此严苛。

    就是在防着他们。

    因为他们靺鞨离宁安近,因为他们靺鞨彪悍善战。

    他们害怕!

    再具体的,根塔想不出来了。

    但是,他野兽的直觉告诉他们少族长的担心是对的!

    宁安贸易使得靺鞨虚弱!

    所以,他义无反顾的站在少族长这边,支持少族长的一切决定!包括这次对宁安的偷袭!少族长要恢复靺鞨人的血性,斩断靺鞨对宁安的依赖,不让靺鞨人仰其鼻息。

    靺鞨人的噪动虽然被强压了下去,但是,根塔也知道再这么下去,是不行的。

    大家伙在这欢喜岭困了一个多月了,已经憋不下去了,不能再拖了。

    “少族长,若不然……这羊脂暖玉咱们就先不找了,说不定等咱们攻入宁安城的时候,它就出现了呢?”,这块羊脂暖玉指不定就藏身在哪家富户的后院里。

    反正,宁安的富户情况他们都已经了若指掌,那块羊脂暖玉……它跑不了!

    “三丹他们还没有回来……”

    萨纳抬头看着乌黑的天空,阴沉沉的开了口。

    三丹就是这次负责去宁安城摸底儿的小头目。

    根塔亦抬头看了看天,“确实要比往常要晚了,些许是风大路不好走……”,再一会儿应该就能回来了。

    萨纳没有言语,厚厚的嘴唇崩成一线,乌沉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远方。

    看着少族长这个模样,根塔不知为什么心中也是一沉。

    他知道少族长的担心。

    三丹他们……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不……不会的……”

    “我们再等等。”

    根塔喃喃道。

    与此同时,在狂风的掩护下,谢孤舟带着五千宁安军悄悄的摸到了靺鞨人休息地的附近。

    “谢参将,前方就是靺鞨人休息的营地了。我们的人都已经埋伏好了,何时进攻?”

    游击参将左弦带着满身的风霜来到谢孤舟的身前,双手抱拳肃然禀报道。

    这天色渐暗,若是等天彻底黑了下来,这仗就不太好打了。

    虽说,借夜色偷袭乃是上上策,可是,这里是欢喜岭,并非城池军营,并不适合借夜色偷袭,一旦打草惊蛇,他们借着夜色逃脱包围进入密林,就再难觅踪迹。

    “打草惊蛇吗?”,谢孤舟身着黑羽黑甲,身姿挺拔如松,看着背风山崖下的点点火光,凤目寒凉,“我就是要打草惊蛇呢……”

    “送他们一件礼物。”

    “敢对宁安伸爪子,就要有被剁掉的觉悟。”

    一番话明明说得极为平静极为和缓,可就是压不住的煞气冲天。

    游击将军左弦知道这位参将是自家大将军极为看重的晚辈,与大将军的三公子是同窗,连三公子都以这位参将马首是瞻。

    这位谢参将可是以十二岁稚龄就能打虎射鹰的主儿!

    这次他被调给谢参将时,大将军曾说过这五千宁安军及他全部都听从这位谢参将的调遣。

    虽然,他并未曾与这位谢参将打过交道,但这并不妨碍对谢参将钦佩已久。

    只是……送靺鞨人一件礼物?!

    送……送什么?!

    他们再不进攻,怕是靺鞨人就要跑了。

    “推上来吧……”

    谢孤舟向身后一挥手。

    几匹高头大马拉着一辆大车缓缓的上前,上面油布下似乎盖着一个庞然大物,两个军士上前扯落油布,露出了油布下的东西─一尊火炮。

    “神威火炮?!”

    游击将军左弦震惊得脱口而出。

    这尊神威火炮,游击将军左弦自不会陌生。

    当初京中兵仗局总共造了一百门神威火炮,其中分给他们宁安十门。当年有神威火炮镇守的宁安是多么威风,周边异族无不臣服。

    可是,这些年来,京中局势风云变色,专于内斗,国力日益衰落,兵仗局已经很久没有给神威火炮补过弹药了。

    目前,宁安库存弹药只为两颗。

    其它八门神威火炮只空有威慑,而无实力。

    神威火炮虽然威力很大,可是,也不可能一炮轰死近一万靺鞨人马呀?十门还差不多。谢参军带一门神威火炮来这两军前线,是要做什么?!

    弹药不足啊!

    “不必!”

    “只一枚就足以送他们下地狱!”

    谢孤舟语气冷凝,“点火把!”

    随着谢孤舟一声令下,之前埋伏起来的五千宁安军迅速点成了火把,一字长龙将山崖下照得一片通明雪亮。

    靺鞨人的营地顿时就乱了。

    “有人!”

    “是宁安军!”

    “我们被包围了!”

    ……

    “少族长!”

    塔根惊得面色大变。

    三丹他们果然是出事了。

    萨纳脸上横肉一跳,看着漫山遍野的宁安军,眼睛充血,他不该贪心非要打探出那块羊脂暖玉下落的,终是漏了痕迹。

    “对面领军者何人?!”

    “我是靺鞨阿日善部落的少族长萨纳!”

    萨纳一边走上前高声喝问,一边对塔根使着眼色,让他迅速集结部落勇士,准备突围。

    “宁安参将谢孤舟!”

    “特在此送储位一程!”

    谢孤舟沉稳冷酷的声音穿透风声传到萨纳的耳中。

    萨纳身边心腹们耻笑谢孤舟说大话。

    你五千宁安军如何敌得过他这一万部落勇士?!

    可是,萨纳却没有笑。

    这个声音……好生熟悉。

    他是在哪里听过。

    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人说的是真话。

    虽然,他不知道他要怎么做,可是,心中的危机感却莫名的升腾翻搅,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危险,让他快走!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萨纳扔下一句狠话,就想下令将部落的勇士们突围。

    就在这时,对面悠悠传了那道让他颇为觉得熟悉又遍体生寒的声音,“想走了吗?至少也要先收下这个礼物再走不迟啊……”

    礼物?!

    什么礼物?!

    这些宁安人是不是脑子都坏掉了?!他们是来烧杀抢掠来的,他们还要送他们礼物?!

    以为送他们礼物,他们就不会杀进宁安城吗?

    真是一群软蛋!

    靺鞨人发出了嚣张的笑声。

    可是,萨纳心中的危机感却已经提到了最高,他猛然发出了歇斯底里宛如狼嚎般的声音:“撤!快撤!快!”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他们身后的背风悬崖的半中央猛然炸开了花,山摇地动,宛如巨龙翻身一般,几千吨碎石倾泄而下,只在眨眼睛就将山崖下的靺鞨人活埋了。

    人嘶马鸣全部都掩在了巨大的山崩的轰鸣之声,山崩地裂,尘雪飞扬,而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眨眼之间。

    哪怕是站在远处的宁安军都感觉到大地抖了三抖,眼前的一切简直像神迹一般。

    而调动了神力之人,更让人心生胆怯。

    看着站在最前面黑甲黑羽那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宁安军士心中惊惧混杂着崇拜。

    这样厉害的人物是他们宁安军的!

    谢参将!

    “还在等什么?!”

    “收网!”

    “记得……”

    “全灭不留!”

    声音低沉有力,冷漠肃杀。

    “是!”

    宁安将士领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