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 75 章

    薛明珠从谢孤舟那里回来,斗志昂扬。

    誓要在进京后,替谢孤舟守好太子妃这个位置,直到他有了能力坐上那个位子,再将这个位子还给谢孤舟喜欢的女子,功成身退!

    到时候,一定让谢孤舟给她挑个京城中最好的儿郎。

    一定要家中人口简单、父母慈爱善良,家中穷一点儿不要紧,最最重要的是有不可纳妾家训的。

    这样的人家必然是少的。

    但也不是没有。

    等谢孤舟日后坐上了那个位子,想必这事儿对他说也并不难。

    一家子在大堂坐着,等薛明珠回来,却等来了这么一个结果。

    薛成林听完了,两眼发晕,喃喃道:“这……这能行吗?”

    他怎么就觉得这么玄乎?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薛母则是被气乐了。

    看薛明珠的眼神活像在看一个小傻子。

    下午,薛父把那日谢孤舟来府上向他提亲要求娶明珠的话都与她说了。她现在是相信谢孤舟那孩子对她家小明珠是真心的了。

    连皇上和谢婕妤都不能改变他的心意,哄着你与他订亲,说他对你没有图谋?!会在天下大定之后,再解除婚约,另为你寻一良配?!

    做为过来的人的薛母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她这个傻闺女,真是被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呢!

    看着薛明珠一脸斗志的模样,薛母无力的挥挥手,“行了……散了吧。都回去收拾收拾,马上就要进京了。明珠,你也回去收拾收拾,看要带谁上京……”

    薛成林领命退下去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这样的话……

    那殿下到底还算不算他的妹婿呢?

    薛明珠就没有想那么多了,无事一身轻的就回玉梨院了。

    去的时候惊天动地,回来时细雨无声。

    薛母看着傻乎乎的女儿,真想把谢孤舟的险恶用心告诉她这个傻女儿,掰开了揉碎了的讲。

    “算了……明珠不会是殿下对手的。”

    薛父好笑的拍拍薛母的胳膊。

    儿孙自有儿孙福,无忧无虑到百年。

    就算薛母说了,殿下也有办法将明珠再忽悠瘸了回来。

    “可也不能眼看着殿下这么欺负我们明珠啊……”,薛母不甘心啊。

    想她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生下两个憨憨的?!

    “咱们明珠可不憨,她精着呢……只是遇到的对手是殿下罢了。”,薛父不赞同道。

    若是殿下拿出对付群臣的心术来糊弄明珠,明珠怎么可能是殿下的对手?!当然只有帮人数钱的份儿。毕竟,他可是实打实的交了殿下八年,一点儿也没有藏私。

    而且,明珠对殿下从无防备之心。

    可是,若是旁人想骗他们的小明珠……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有那心思不如想想进京之后的事情……”

    谢孤舟在宁安订亲之事儿,必然瞒不了太久,便会被皇上及谢婕妤所知。皇上和谢婕妤可以交给谢孤舟去处理,但是,到时候满朝文武也必然会知晓。

    他们薛家就是想不招眼都难。

    到时候,怕是不知道要有多少事儿呢……

    他们夫妻俩何不能给女儿托后腿。

    “老爷说的是。”

    薛母立刻警醒。

    堂堂太子妃的位置,竟然被名不见经传的薛家得了去,京中那些贵妇们焉能善罢甘休?!不过,他们夫妻俩可也不是那软柿子。

    她家小明珠更是从七岁起,便由各位师傅精心教导的。

    无论是模样、见识、礼仪,可都不比京都里的贵女们差半分。

    说起来,这些师傅们可都是谢孤舟找来的呢。

    倒也没便宜外人。

    瞬间,薛母也斗志昂扬起来。

    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已的女儿如此模样了,她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到京城与她们过过招了。

    ……

    谢孤舟回程归期订得很紧。

    好在,薛家一切都是轻车简行,众人在经过肉疼一番后,最终都精而又精的选好了自己要带入京中的东西。

    薛明珠更是心宽得很。

    对外物看得很轻。

    拿走的除了银票、一些四季衣裳及必要的首饰佩饰外,就是很有纪念意义的物品了。

    比如哥哥当年送的大阿福、王娇儿送给她的一些绣品、爹娘送的礼物,还有谢孤舟送的诸多礼物,比如那只羊脂暖玉的凤簪、还有那枚订情信物透雕凤形玉佩。

    收拾好这些后,薛明珠又抽空去看了王娇儿。

    她怕是不能回来给她添妆了,便提前将添妆礼送了过去。

    两人很是哭了一场。

    虽然,薛明珠没有明说什么,可是,王娇儿心里似有预感。

    回来后,薛明珠就有些恹恹的。

    强打起精神,为金福缘留下了数道新菜的菜谱。

    薛明珠估计这些菜谱怎么也能顶上两年。

    待她日后稳定后,会陆陆续续从京城给他寄新菜谱的。

    只是这些菜的味道,就只能靠大厨摸索了。

    好在,那大厨已经被她带出来的,做的菜已经越来越符合薛明珠的心意了。

    忙完这些,都已经是七天后了。

    薛明珠懒懒的躲在屋子里,望着自己院中的那梨树,心中充满了不舍,花烟花盏在屋子里做最后的收尾工作,仔细查看着还有没有什么漏下的。

    她们都会和小姐一同进京。

    薛府一切都在忙中有序的进行着……

    这时,下人禀报说谢公子到了,说是已经禀明了师父和师母,要带薛明珠出去玩,正等在门外。

    薛明珠有些奇怪。

    宁安这时都已经快要近八月末了。

    又要到了飘雪的季节。

    已经很冷了,而且,这天下也不早了,都已申末,天都快黑了。

    “这个时候,他来做什么?”,薛明珠奇怪的喃喃自语。

    花盏打趣道:“那小姐去不去呀?”

    小姐可已经一连几天心情都很差了,今天,更是懒了一天,都不愿意动一下。果然,一听见谢公子来了,就来了精神。

    “去啊……”,薛明珠终于舍得从软榻上下来了。

    也该出去走走了,她一天都没动地方了,骨头都酸了。

    “好咧。”

    花盏和花烟抿嘴一笑,立刻就忙碌起来。

    八月末的宁安,离下雪也就几天的样子了,已经很冷了。

    小姐的手炉、大氅、鹿皮软靴、围套,可都得准备起来,拿上穿上。

    她们也得多穿点儿。

    没听说谢公子要带小姐出去玩吗?!

    所以,等薛明珠与花盏和花烟三个出门时,每个人都穿得厚厚的,尤其是薛明珠穿得最多,裹成了一个球儿。

    看到谢孤舟凤眸中隐约可见的笑意,薛明珠脸上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嘴里嘟囔着:“这有什么?!谁冷谁知道……”

    她从小就最不耐冻了。

    每到宁安的冬天,她都会将自己包成球。

    要温度不要风度!

    “等日后到了京城就好了。”,谢孤舟伸手替薛明珠拢了拢帽兜。

    京城虽也冷,却要比宁安好多了。

    宁安的冬天酷寒。

    真正的滴水成冰。

    “可我还是喜欢宁安……”

    薛明珠拉着谢孤舟的衣角,带着鼻音闷闷的说道。

    “我知道……”,谢孤舟反手拉住薛明珠的小手,边往车边走着边道:“所以,我今天特意带你出来再看看宁安。”

    “嗯。”

    薛明珠感动的看了一眼谢孤舟。

    “我们先去哪儿……”

    “你想先去哪里?”,谢孤舟扶着薛明珠上了马车。

    花盏和花烟很识趣的上了后一辆马车。

    薛明珠坐稳后,想了想,“我想先去城外薛家的老屋看看……再去你的那个破草房看看……还有我的金福缘……”

    薛明珠一项项的数着。

    “好。”,谢孤舟应道。

    马车缓缓的往城外行去,看着熟悉的街景,薛明珠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往日的种种。等到看到曾住了几年的青砖老房和谢孤舟住过的那个破草房时,薛明珠心里更难受了。

    这些房子还是记忆中的老样子。

    看到它们,薛明珠就会想起他们初到宁安时的样子。

    那时候,他们一家人都暂住在王家。

    谢孤舟被单独分在了破草房里,却是连火都不会生。他第一次生火,薛明珠差点以为谢孤舟是把房子给点了,吓得她一路小跑的赶了过去。

    薛明珠直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谢孤舟脸上那个无辜又疑惑的表情。

    想到这儿,薛明珠忍不住抿起了嘴角。

    “怎么了?”

    谢孤舟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你第一次生火时的样子……”,薛明珠嘴角上翘,眼睛里有星星在闪。

    谢孤舟一怔,随后,露出一个温柔的浅笑。

    他还记得那一天儿,他吃到了最好吃的奶糕。

    就是这个矮他大半头的小丫头,一路上对他嘘寒问暖,将他放在心上暖着,一晃儿,就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他早已经习惯了她在身旁。

    薛明珠原本以为薛家一辈子都回不去京城的,可是,却没想到谢孤舟竟然是皇子。自己的父亲还做了他的老师,现在,更是要带他们一家子回京。

    无旨回京,薛明珠知道谢孤舟在其中将要承担了多少责难。

    只因为他不放心他们家。

    甚至连多等半年都不愿意。

    此次进京,薛明珠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在谢孤舟的身后替他好好守住他的身后,任何人都别想在背后通过她,伤害谢孤舟。

    看完了旧居,再上马车,薛明珠整个人有些蔫蔫的。

    等到马车再停下时,薛明珠才醒过来神,问道:“到家了吗?”

    谢孤舟却笑而不语,率先下了马车,在马车外等着薛明珠。

    薛明珠神思恍惚的跟着下了马车,入眼的却不是薛府,而是,一片灯火璀璨,晶莹剔透,宛如龙宫的街道。

    “这是……”

    薛明珠睁大了眼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