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林小说网

深林小说网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灰白色的头发,个子不高,皮肤带着一黑,蓝色的眼瞳。

    塞西莉亚重新给自己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出发,以波兹曼人的身份。

    在波兹曼人中,灰白色头发,黑色皮肤,蓝色眼瞳都十分的常见。

    唯独金褐色的眼瞳,这是墨菲家族所独有,塞西莉亚暂时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护送塞西莉亚的人是布罗德利,魔骑士团中的一员。

    塞西莉亚感觉布罗德利这人比较木讷,而且对她毕恭毕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定是从奴隶中挑选出来的,将奴隶培训为魔骑士。

    不然,如果是正牌魔骑士的话,又怎会有那么多人,会心甘情愿地听从阿娜斯塔西夏的号令。

    拉草料的马车咕噜咕噜地走在路上,而塞西莉亚坐在马车的最后,眼睛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王族城堡。

    她的这一次离开,不是舍弃,而是为了更好的归来。

    “布罗德利,你知道格兰德港吗?”塞西莉亚问奴隶魔骑士。

    但奴隶魔骑士毕竟是南方人,对于北方的事情,自然是知之甚少。所以,布罗德利当即就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不过还好,在出来之前,我已经把书找好了。”塞西莉亚像是翻百宝袋一样,把一本介绍有关格兰德港的书拿了出来。

    然后,一路上,便出现了和谐而奇怪的一幕。

    一个大汉在前面驾着车,而后面,一个女孩捧着书在那里口吃地一字一句读着。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如此循环反复。

    跟大汉、女孩一起同行的,有落难的难民,也有不怕死的商队,甚至就连奴隶主和绿林好汉,女孩也看到了。

    当时,一个奴隶主带着二十多个奴隶要从塞浦路斯到莫尔富湾,结果走到一个叫做普拉亚的地方,奴隶主就被忽然杀出来的绿林好汉给一箭从脑后射穿到了面前。

    塞西莉亚现在依然记得当时布罗德利那警惕的表情。

    但显然,绿林好汉们还是有绿林好汉们的原则的,只杀奴隶主,对他们这些路人,根本不愿多看第二眼。

    而在这一路上,塞西莉亚当然,也曾遇到过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一名老魔法师,名叫奥尔达斯,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年轻的时候,曾跟大多人一样,被现实束缚,而无法成为一名魔法师,但成为一名魔法师,对于这位老人家来,一直都是其梦想。

    于是,就在他过完了自己的六十八岁生日后,对魔法师的热爱,让这老人家再次启程。

    法师塔那么高级的地方,老人家是不可能去得了的,不过,格兰德港,却对任何魔法师,都是那么地宽容。

    毕竟年老体衰,所以当塞西莉亚第一次见到老人家的时候,老人家就看上了塞西莉亚的草料车,这是的好听一的法,要是得不好听的话,那就是牛粪、猪粪车了。

    此时在马车上……

    “所、所以,就算是松散的组织,格兰德港上,也会有不同的派别咯?”塞西莉亚道。

    老魔法师奥尔达斯似乎对格兰德港研究颇深,而且,塞西莉亚看的书那都是十多年前的资料了,又那里有亲自由奥尔达斯出来的那么生动。

    “要想在格兰德港混得好,选好自己的派别,是关键!”老魔法师奥尔达斯道。

    随后,老魔法师奥尔达斯又给塞西莉亚列举了几个派别。

    “目前,格兰德港中,最强的派别,无疑是盖什派,领导者是卡尔顿·盖什。卡尔顿这人,魔法知识渊博的程序丝毫不亚于法师塔的那些老家伙,只要你对派别有贡献,贡献足够大,那么无论是什么魔法知识,卡尔顿都能毫不犹豫地倾囊相授,传授于你。”

    “第二的话,就是奥登派了,阿特金·奥登,以来者不拒而闻名。虽然魔法知识之渊博远不如卡尔顿·盖什,但关键是,只要你想当魔法师,他就能接受你,并且把他的经验跟大家分享,往往是很多无经验的魔法师的好去处,我就打算先去投靠他。”

    “最后第三的话,就是剩下的所有零零星星、碎碎散散的,很多不同的组织,但这些其实都很难搬得上台面。一般都是由几个多少有实力的魔法师组建,然后相当于同好会、同乡会,发展局限太大。”

    末了,老魔法师奥尔达斯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你不妨跟我一起先去投靠奥登派,毕竟那里相对会更加地友好一些。”

    塞西莉亚听完了奥尔达斯的介绍,却暂时还没有加入谁的打算。她把手上的书往路边一扔——果然!时代跟人都是会变的。

    老魔法师奥尔达斯有不解塞西莉亚为什么把东西扔了,不过,看到塞西莉亚不话,他也就暂时不再追问。

    历时两周又三天,格兰德港的路碑变得清晰可见,而此时的格兰德港,也不再是塞西莉亚从书上看到的,只有她的拇指大,一个渔村,反而,现已变成俨然一座王城。

    大量的魔法师的加入,让这里,不再是十多年钱的那个人迹罕至的渔村。

    “到了!”老魔法师奥尔达斯。

    来到城门前,老人家便有些激动。

    但是,就在老人家想直接冲进去,去找阿特金·奥登入派的时候,城门门口的守卫,却直接把奥尔达斯给拦住了。

    一把剑横在了老人家的胸口。

    “?”奥尔达斯。

    “想进城,先交税。”门口的士兵面无表情地道。

    奥尔达斯看着那守城士兵,很快问,“为什么那个人他进去也不用交税?”

    门口的士兵指了指旁边另外一人胸前的别针。只见扫描一圈下来,其他人的胸前都有着同样的别针。

    奥尔达斯一咬牙,好吧!不就是交税吗!

    “多少钱?”

    “十个里昂。”

    “十个里昂?你不去抢!”

    “不交税,就别想进城。而且,你们的马、跟车也要,各五个里昂。”

    这时候,门口的士兵注意到奥尔达斯身后的马车,于是一并道。

    这话一出来,立刻就让奥尔达斯火冒三丈。

    “你知不知道,我们以后可是要成为大魔法师的!你能承受得了大魔法师的怒火吗!?”

    然而谁知道,门口的士兵却根本不为所动,一副我就是秉公办理的样子。

    奥尔达斯实在是太生气了,十个里昂,都够买十个奴隶了。而奴隶是什么,贵族的通货。所以像他们这些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有奴隶的,又那里可能拿得出十个里昂。

    一气之下,老人家就打算硬闯。

    然后悲剧的一幕就发生了。

    一开始还只是互相推攘,但是当奥尔达斯实在是被气急了,打算停下来使用魔法的时候,门口的士兵比奥尔达斯使用魔法用的还要熟练,一个魔法球直接打进了奥尔达斯的腹部,然后,奥尔达斯就眼珠子瞪大地躺在了地上。

    路过的人的脸上显然都露出了玩味的笑。仿佛在,又有一个傻瓜,真以为格兰德城是这么好进的。三年前,这里还叫格兰德港,不过现在,已经改名字了,格兰德港现在只是格兰德城的一部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